万科股权混战:大佬间的资本“捣鼓”游戏,谁才是最后大赢家?

核心提示:万科A股权之争凸显大佬间资本“捣鼓“游戏的精彩,这其中,谁玩的最顺溜,谁或许就将成为最后的大赢家。

从2015年年底至今,围绕万科股权的争夺,其实是一场资金链的较量。宝能、万科管理层均有着资金链之苦。

宝能系目前持有25.4%的万科股份,为此动用了前海人寿和多层次的杠杆。

万科"事业合伙人"的增持更是绸缪良久,通过从"经济利润"中计提奖金,以资管计划放大杠杆,自2014年5月起在二级市场增持万科A股股票,历时两年至今。

按照万科独董华生在《上海证券报》上的介绍,万科"事业合伙人"参与的几个资管计划,持有万科股票的数量才刚过10%。

如今,恒大入局,万科A股权之争更加凸显大佬间资本“捣鼓”游戏的精彩,而这其中,谁玩的最顺溜,谁或许就将成为最后的大赢家。

“五霸”势力分布

万科现任第一大股东宝能占了25%;原第一大股东华润占15.29%;安邦在去年末举牌后继续增持至6.18%。这是万科外部股东中的“前三霸”。

王石组成了一个松散的“联盟”:王石、郁亮、王文金等管理层持有少量股份,万科工会和员工事业合伙人分别持有0.61%和4.14%,内部股东持股加起来约占5%;王石的“铁哥们”刘元生持有1.21%,也是站在万科管理层一边的;持股2.98%的德嬴1号曾传闻为万科事业合伙人一致行动人,但被万科否认,姑且算作“联盟”成员。“联盟”合计持股比例约9%。

虽然安邦在去年末就宣布支持万科管理层,但由于在重组深铁一事上的分歧,做了16年大股东的华润站到了万科管理层的对立面去了。

因此,若要表决重大事项,前两大股东合计持有股份超过40%,足以否定任何董事会决议。比如此前万科与深铁的重组方案,只要华润和宝能在股东大会上都投下反对票,基本没戏。恒大无论站在哪一边都并不能有丝毫改变。

如果是改组万科董事会的话,按照惯例采取累积投票制,恒大连一个董事席位都很难得到。

这样看来,恒大这4.68%的持股就显得“并没有什么用”。然而,若考虑到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变数”,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宝能的困境

众所周知,宝能的弱点就是资金的问题。以宝能自身的能力是难以撬动市值超过2200亿的万科,但是有了“杠杆”就不一样了。这其中,一部分是通过前海人寿的保险资金进场的,一部分是钜盛华通过自身的层层股权质押获得的融资资金,还有一部分资金是通过九大资管计划“配资”而来。

问题就出在宝能这九大资管计划里。万科针对宝能九大资管计划的举报信,引发了最近一场监管风暴——证监会最近发布了资管业务新规,其中最致命的一项要求是:针对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等资管机构所发行的资管计划,资金杠杆比例必须由原来的高杠杆大幅下调,具体是权益类的杠杆下调至1∶1。

宝能的资管计划杠杆比例是1∶2,虽然目前尚无新规会规范存量的资管计划的说法,但已有两家上市公司的员工持股计划触线而被迫取消,宝能的资管计划受不受此影响尚无定论,但仍存在风险。

不过,证监会去年末开始规范“融资类收益互换”业务,尽管强调“存量业务可按合同继续履行”,但当时宝能“早已看穿了一切”: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回购了券商代持、钜盛华享有收益权的万科A股份,适时收手。

目前,前海人寿和钜盛华持股万科大约占了15%,通过九大资管计划增持部分大约占万科总股本的10%。若是监管趋严,再加上万科股价继续下跌,宝能的资管计划就如一个“定时炸弹”。

宝能应对之策只能是进一步补充劣后级资金。以当前九大资管计划236.25亿元的总规模计算的话,若杠杆下调至1∶1,宝能需要再补仓约78.75亿元,对于当前宝能来说,或许难度不小。

考虑到监管政策的“变数”,宝能需要预留足够的“补仓”资金,因而进一步增持万科股票的“后劲”就明显不足了,这也解释了恒大介入之前,万科股票持续下跌,宝能为何仍按兵不动。

这个时候,恒大来了,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恒大入手万科股权

8月4日,市场传言恒大和许家印买入万科股份已达2%。自下午13时17分起,万科A股票突然出现直线拉升,一度上涨5.59%至18.88元/股,随后出现短暂波动并再次迅速上涨,并于14时50分左右涨停,收盘于19.67元/股。

而作为港股上市公司,中国恒大在港股收盘后发布了一则公告,称截至8月4日,该企业透过其附属公司在市场上收购约5.17亿股万科A股,占万科已发行股本总额约4.68%,总代价为91.1亿人民币。

之所以要买买买,是因为“万科是中国最大房地产开发商之一,其财务表现强劲,收购项目是恒大在投资”。

事实上,通过这一买,恒大稳稳坐上了万科第四大股东的位置。

万科独董华生在8月4日晚间微博中这样表示:

有意思的是,8月5日,深交所就恒大买入万科股票一事向万科发布关注函。深交所关注问题主要为:1、要求万科自查是否私下泄露恒大拥有万科股份权益的信息;2、要求恒大说明是否存在利用不实言论交易万科股票;3、要求恒大说明与万科今年一季度列示的前十大股东是否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

豪买背后,恒大资金来自哪里?

1、中融信托否认是恒大购买万科资金来源

此前,《中国经济周刊》得到消息,恒大收购万科的91.1亿元并非来源于恒大自有资金,而是通过中融信托成立信托计划募集得来。有相关人士透露,恒大为了募集这笔资金耗费了一定的时间,很有可能寻找了多个资金方。

不过对此,中融信托相关人士表示,该消息不属实,中融信托给恒大的融资主要用于特定房地产项目的开发、合作。目前,融资资金仍在保管行帐户,尚未使用。保管行会根据合同约定的使用范围使用,不会参于上市公司股权投资。

中融信托,前身为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于1987年。注册地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嵩山路33号,主要办公地为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武定侯街2号。据中融信托公司官网介绍,经纬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央企恒天集团下属A+H股上市公司)、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哈尔滨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沈阳安泰达商贸有限公司分别持股37.47%、32.99%、21.54%和8.01%。

2015年,中融信托营业总收入65.88亿元,同比增长19%;总资产管理规模7805.33亿元,同比增长8%;创造净利润26.05亿元,同比增长7.06%。上述数据连续7年实现正增长。年报显示,在6699亿信托资产中投向实业的有34.3%、金融机构29.12%、基础产业的占比15.75%,证券市场10.77%、房地产6.82%、其他类3.24%。

恒大与中融信托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合作,且恒大和中融也均在各自行业内代表着激进的作风。据媒体报道,2014年,恒大地产在5个月内通过9家信托公司发行17款产品,仅中融信托便为其发行了6款。即便在地产信托风险上升时期,中融信托仍然保持与恒大稳固的合作关系。2015年,恒大西成、御景等项目的融资中都还能见到中融信托的身影。

中融信托另一个身份则是中植系旗下重要的资金平台。

在群雄逐鹿的A股名利场,德隆、明天、方正等“资本系”轮番登场,其投资风格和套利路径各具千秋。“中植系”或许是其中最低调的一个——法律意义上,它未控制哪怕一家上市公司,却在十余家公司的资本运作中潜藏。

中植系“实际控制”的中融信托是起点、亦是枢纽,它承担原始资金融通职责,又是未来与上市公司合作的重要筹码。

“中植系”通过中融信托筹措资金、收购原始资产,随后参与上市公司资本运作获得股权或现金,进而与上市公司及其关联方合作,再通过中融信托筹措资金继续并购资产,如此循环往复。

最精妙的是,中植系最终掌控这一运作链条上各环节。中植系的幕后掌门人是常年隐身幕后的解直锟。

据美尔雅公开披露,解直锟直接持有或控制5%以上股份的境内外上市公司共18家,除了控股或拥有控制权的上述3家,其他15家分别为康胜股份(002418.SZ)、超华科技(002288.SZ)、中南重工(002445.SZ)、骅威文化(002502.SZ)、天龙集团(300063.SZ)、物产中拓(000906.SZ)、兴业矿产(000426.SZ)、格林美(002340.SZ)、宝德股份(300023.SZ)、荃银高科(300087.SZ)、金洲慈航(000587.SZ)、老恒和酿造(02226.HK)、法尔胜(000890.SZ)、佳都科技(600728.SH)、大名城(600094.SH)。

2、手握千亿现金  恒大豪赌万科不求人

其实,今年上半年以来,除了万科A,恒大在资本市场已频频开展收购:

8月7日晚间,廊坊发展(600149)发布公告显示,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于8月4日在二级市场合计增持公司股票19,007,55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0%,成交均价为20.98元/股,成交金额39875.95万元。本次增持后,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廊坊发展股份57,024,55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00%。

这已是恒大第三次举牌廊坊发展。

回顾恒大地产对廊坊发展的举牌,其手法一如既往地凶悍、快速:

首次举牌,恒大地产仅用了2个交易日,均价15.3元/股,合计耗资2.91亿元;

第二次举牌,恒大地产也只用了2个交易日,均价14.06元/股,合计耗资2.67亿元;

第三次举牌,恒大地产仅用了1个交易日,均价20.98元/股,合计耗资3.99亿元。

此外,4月24日,恒大确定出资36.09亿元,收购嘉凯城(000918.SZ)52.78%的股份;4月28日,恒大宣布出资100.17亿元,收购盛京银行(02066.HK)17.28%的股份。

而恒大年报显示,2014年恒大总资产为4740亿元,现金为595亿元。但是到了2015年年底,恒大总资产上升了59.6%,达到7570.4亿元,而手头的现金上升了175.7%,达到1640.2亿元,较2014年增加超过1000亿元。

另一方面,恒大的净资产并没有增加:2014年年底为511.2亿元,2015年年底只有510亿元,较上一年还减少了0.2%。

资产和现金大幅增长的背后,恒大的借款亦出现巨幅增加。截至2015年年底,恒大计入流动负债和非流动负债的借款之和达到2969亿元,较2014年年底的1560.6亿元增加了1408.4亿元,增幅达到90.25%。

也就是说,恒大在手头现金增加、超过1000亿元背后,借款增加了1408.4亿元。

目前收购盛京银行、嘉凯城、万科A股三个项目,恒大所付出的现金合计仅231.35亿元,只占到集团2015年年底1640.2亿元现金中的14.10%。目前恒大现金仍极为充沛。

事实上,现金为王,不断强化资金实力,是恒大自2015年起实施的战略。2016年的四面出击,正是厚积薄发的结果。

为了加快资金回笼,2015年年初恒大一度推出促销政策:除个别项目,所有在售商铺,在现有折扣基础上,额外5.5折;在售车位,在现有折扣基础上,额外6.2折。

2015年上半年,恒大发行了10亿美元2020年到期优先票据;以配售方式发行了8.2亿股,获得46亿港元。

2015年下半年,恒大发行了总额为200亿元的境内企业债。其中50亿元为期5年,利率为5.38%;68亿元为期4年,利润为5.30%;82亿元为期7年,利率为6.98%。

恒大2015年还发行私募债筹得200亿元,平均利率为7.44%。

在2015年年底,恒大还有未动用银行授信额度1545亿元,加上账上现金,合计可动用资金高达3185亿元。

进入2016年,恒大仍然在不断加强其资金实力。1月11日,恒大发行了7亿美元的优先票据。而在同一天,恒大一家子公司还发行了总金额100亿元的中国债券。

除此以外,自2013年起,在恒大财务报表中出现的神秘“永久资本工具”项也在不断上升。在2013年年底250.24亿元的基础上,2014年年底该项上升至528.52亿元,2015年年底进一步上升至757.37亿元。

可见,91亿建仓万科,对于恒大来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并不需要其他金主来帮忙。

另一主角“融创”孙宏斌:没买万科股票

在万科股权大战中,这两天,除了恒大许家印,融创的孙宏斌同样也成了主角,此前有媒体报道称,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或已斥资10亿元人民币杀入万科A,其入局的时间甚至早于恒大。

不过,今天孙宏斌已经对买入万科传言进行了否定。

孙宏斌8日在微博上回应称,自己和融创均没有买万科的股票,“买万科的股票既没有理由也不合逻辑”。

此前,孙宏斌曾就“万宝之争”有过多次评论。他曾表示,万科现有团队是最优秀的团队之一,任何买万科股票的股东,都不会去替换甚至罢免万科现有的管理团队。孙宏斌也曾直言,如果万科管理层有魄力创业,自己会投一个亿给他们。但目前,万科的股票太贵,买万科股票不如买融创自己的股票。

(本文整合自中国新闻网、证券时报、中国经济周刊、网易财经、信托圈等)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