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银行业危机边缘:压力测试难阻沽空潮涌, 坏账风波悄然升级

核心提示:在欧洲银行业进行压力测试前,被视为欧洲银行业坏账风波“催化剂”的意大利西雅那银行为降低自身坏账问题做了一系列努力,其中包括向监管部门递交寻求出售100亿欧元不良贷款的方案,并计划在处置不良资产后再通过股权融资募集50亿欧元,补充一级资本等。
21世纪经济报道 

G20杭州峰会进入倒计时,欧洲银行业却面临着新一轮的危机。尽管上周欧洲银行压力测试结果显示51家欧洲银行抵御极端环境冲击的能力总体强于两年前,但金融市场依然对此选择沽空。

8月2日,德意志银行与瑞信股价分别下跌3.75%和4.67%,股价重回英国公投后的7月最低水平;德国商业银行股价更是下跌8.1%触及历史新低;而意大利银行股日子更加不好过,意大利第三银行西雅那(Monte dei Paschi)股价下跌16%,意大利裕信银行股价跌7.2%。

值得注意的是,8月2日西雅那银行股价在下跌5.6%后,一度暂停交易。

“欧洲金融监管部门并没有将负利率与英国脱欧纳入这次压力测试,这才是对欧洲银行业业绩的最大威胁。”一家欧洲对冲基金经理直言。

在他看来,引发投资机构大举沽空欧洲银行业的另一个导火索,是欧洲最大指数供应商斯托克有限公司(STOXX Ltd.)近日决定将德意志银行和瑞士信贷从欧洲斯托克50指数双双剔除,这意味着指数基金将不会再投资欧洲银行股。

“这也是欧洲银行业身陷坏账风波的多米诺效应。”他表示,目前要缓解银行业坏账危机,首先需要意大利银行业通过不良资产剥离与股权融资等方式,逐步压低高达3600亿欧元的坏账总额,提振市场投资信心。

但在当前环境下,未必有投资机构愿意“铤而走险”,最终还需要欧洲金融监管部门与意大利政府协商出台一系列银行救助方案。

压力测试“避重就轻”

在欧洲银行业进行压力测试前,被视为欧洲银行业坏账风波“催化剂”的意大利西雅那银行为降低自身坏账问题做了一系列努力,其中包括向监管部门递交寻求出售100亿欧元不良贷款的方案,并计划在处置不良资产后再通过股权融资募集50亿欧元,补充一级资本等。

不过,这种努力依然没有改变西雅那银行在压力测试中排名垫底的结果。

据欧洲银行压力测试结果显示,在各种不利场景下,西雅那银行普通股一级资本率(CET1)由11.79%降至-2.44%,降幅高达14.23个百分点。

在上述欧洲对冲基金经理看来,这项结果加剧了金融市场对欧洲银行业坏账风波的担心,令欧洲银行股普遍遭遇新的抛售潮。

“不过,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多数投资机构认为欧洲监管部门对压力测试采取了避重就轻的态度,没有反映欧洲银行业真实的经营压力。”他强调说。

所谓避重就轻,主要有两点,一是与2014年10月举行的欧洲银行业压力测试不同,此次欧洲金融监管部门没有给予各家银行是否通过压力测试的判断,取而代之的,是通过普通股一级资本率(CET1)的评估,估算未来2年经济环境持续恶化,51家欧洲银行是否有足够一级资本消化不良贷款。

二是此次压力测试仅仅设定了全球债券收益率骤然上升、银行盈利增速降低、公债与私人部门债务上涨、影子银行系统风险加大等四个场景,并没有将市场关心的负利率与英国脱欧冲击纳入压力测试范畴。

这也导致此次压力测试结果普遍好于市场预期。据欧洲银行管理局(EBA)公布的数据显示,此次51家欧洲银行平均CET1充足率为13.2%,较上次测试水平高出200个基点,假设2015-2018年经济持续恶化,这些银行CET1率平均下降380个基点至9.4%,CET1充足率由12.6%降至9.2%,总体杠杆率由5.2%降至4.2%,整体表现高于上次压力测试结果。

“但是,金融市场却不买账。”这位对冲基金经理直言,因为多数投资机构最关心的,是欧洲银行业能否抵御负利率与英国脱欧的持续冲击。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全球市场策略师Alex Dryden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欧洲银行股持续下跌,更像是金融市场对压力测试结果投了不信任票。由于意大利金融监管部门已经不允许沽空当地银行股票,现在德国银行股反而成为资本沽空的重灾区。

在Alex Dryden看来,如果欧洲金融监管部门不采取措施对欧洲银行业采取必要及时的资金救助措施,这场欧洲银行业坏账风波短期将不会停歇。问题是现在欧洲金融监管机构与意大利政府就救助方案还没有达成共识,而利用政策分歧加大沽空获利力度,恰恰是不少投资机构最擅长的。

欧洲银行业“风雨飘摇”

在多位金融业内人士看来,金融市场之所以对压力测试结果“用脚投票”,还因为多数投资机构担心负利率与英国脱欧会对欧洲银行业盈利能力造成更大的负面冲击。

近期公布的欧洲银行财报显示,受负利率与经济波动影响,欧洲大型银行均面临利润大幅缩水的窘境,比如瑞银二季度净利润为10.3亿瑞郎,同比下滑14%;巴克莱资本二季度税前利润为7.63亿英镑,同比下滑53%;瑞士信贷第二财季净利润为1.70亿瑞郎,同比大跌83.8%;德意志银行二季度净利润为1800万欧元,同比暴跌98%。

“目前,欧洲银行业只能通过裁员等措施削减开支,缓解利润下滑压力。”上述欧洲对冲基金经理表示,但这种做法治标不治本,因为负利率、英国脱欧,以及日益扩大的货币宽松政策正在吞噬欧洲银行业业务盈利的基石。由于买入德国国债面临亏损,欧洲不少银行只能转而购买风险度更高的欧洲其他国家国债,由此带来更大的投资风险。

多位金融业内人士指出,要提振金融市场对欧洲银行业的投资信心,务必先缓解愈演愈烈的意大利银行业坏账风波。其中,意大利西雅那银行能否有效实施不良资产剥离与股权融资方案,某种程度决定了欧洲银行业坏账风波能否尽快得到平息。

目前,西雅那银行坏账总额约占意大利银行业坏账总额3600亿欧元的1/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经过一番协商,意大利当局与欧洲金融监管部门可能达成一项折中方案,即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Intesa Sanpaolo)和意大利联合银行(UBI Banca)同意向私募基金Atlante注资1.6亿欧元,再辅以养老基金和意大利国有银行(CDP)的注资,共筹集30亿欧元以购买100亿欧元西雅那银行坏账。

随后私募基金Atlante将100亿欧元不良资产进行证券化进行分级出售,原银行股东承担最大风险,私募基金承担中间风险,而数家银行所组成的财团以70亿欧元过桥资金购买这笔不良资产,承担最小风险(由意大利政府提供担保)。

“不过,这项方案能否获得监管部门认可,依然是未知数。”花旗银行欧洲经济主管Christian Schulz直言,此前西雅那银行获得政府两轮救助,且过去两年售股募集80亿欧元资金,依然没有缓解自身坏账危机,此次资本市场未必愿意为这家银行“买单”,这也意味着欧洲银行业坏账风波依然将是全球金融市场的一颗不定时炸弹,一旦引爆,很可能掀起新一轮欧洲金融危机。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