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想不到!负利率时代,大家皆因钱被“偷”哭疯,这个行业却在赚大钱

核心提示:对于一个普通人,由于负利率的出现,银行已经不再是保值的首选,储户们担心在某一时刻突然被银行收利息,已经有部分人开始取出现金,或买入黄金,甚至买入房地产以求保值,不过,和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一个行业却仍在“闷声发大财”!

在全球经济萎靡不振之下,以往的宽松不再奏效,一条道走到黑的央行在量化宽松之后,不得不放出负利率大招,就是期待银行能够继续宽松,增加对于企业以及家庭的信贷。

目前,全球已经有日本、丹麦、瑞士、瑞典及欧洲央行实施了负利率政策。

而随着全球低负利率的盛行,投资者陷入恐慌,不甘任由资产稀释,但对于投资却又变得不知所措。不过,和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一个行业却仍在“闷声发大财”!

什么是负利率?

负利率,顾名思义就是存款利率为负的情况。也就是说,你把钱存在银行里,还要倒付银行利息。但是,如果真这样,谁还会愿意把钱存在银行呢?还不如拿回家塞在床垫子下呢。银行吸收不到存款,也就没有钱放贷,那欧洲和日本央行怎么能藉此拉动经济复苏呢?

先要说明的一点是,欧洲和日本实施的此负利率非彼负利率。以欧洲为例,3月10日欧洲央行宣布,将存款利率下调0.1个百分点,至-0.4%;基准再融资利率下调0.05个百分点,至0.00%;边际贷款利率下调0.05个百分点,至0.25%。

在这里,存款利率指的是商业银行在欧洲央行的隔夜存款利率。自2014年年中以来,该利率一直为负。基准再融资利率则是指商业银行通过每周进行的公开市场操作向欧洲央行借款7天的利率。如果商业银行需要的是紧急的隔夜贷款,那么它们可以通过更高的边际贷款利率从欧洲央行借入。

还有一个概念是实际负利率,指的是在某些经济情况下,虽然存款利率为正,但赶不上同期CPI的上涨幅度。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居民在银行的存款表面上并没有减少,但购买力却因物价上涨而降低了

近日,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中期策略会上演讲时就指出,中国的CPI 将近 2%,一年期存款利率 1.5%,中国为实际负利率。

为什么印钞者们热爱负利率?

为抵御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深度衰退,瑞典在2009年7月到2010年9月间将存款利率下调到-0.25%。2014年7月,该国重新引入负利率政策。2015年2月,瑞典央行又宣布将其主要贷款利率——回购利率下调至负值。今年2月,瑞典央行再次宣布,将回购利率从-0.35%下调至-0.5%。

丹麦在2012年6月至2014年4月间将存款利率下调至负值。在恢复了一段时间的正利率后,该国在2014年9月将定期存款利率下调到-0.75%。

2014年12月,瑞士引入负利率,其实该国早在1972年就曾经实验过负利率,当时瑞士非居民存款利率被下调到-2%。

日本央行今年1月29日也宣布,将商业银行在央行部分存款的利率设在-0.1%。

欧元区于2014年6月将存款利率下调至-0.1%,当年9月下调至-0.2%,然后又在2015年12月下调至-0.3%,今年3月进一步降至-0.4%。

负利率本质上是量化宽松的一种延续,就欧洲和日本而言,实施负利率的初衷在于刺激银行信贷和提升通胀预期;相比之下,丹麦和瑞典当初实施负利率主要是为了缓解资本流入和本币升值的压力。

不过,从基本面来看,负利率实际上来自于实体经济投资回报水平的下滑,这也显示出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增长缺乏增长点的一个现实挑战。

但问题在于,货币政策在经济向上时候可以收紧,但是在经济下行时候的放松往往效果有限。借凯恩斯的话来说,在这种情况下,低利率就如同“推绳子”一样无能为力。事实上,目前负利率直接损害的是银行利润,在欧洲央行公布消息之前,不少银行家已经表示不满,负利率直接影响银行利润,而且他们中一部分愤愤表示,这可能导致将成本转嫁给客户。

任何魔法都有成本,就看是否值得。负利率的问题有两点,一方面目前没有很积极的证据证明其效果,另一方面则将经济代入一篇空前的荒野之地,以往定价规律也面临改写。归根到底,央行希望银行的风险偏好能够提升,以扩张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而负利率要求银行为其存放在央行的资金支付利息,这一举措依靠何种效应能够推动银行提升其风险偏好,经济学并没有给出成熟说明。实际上,以汇率市场表现而言,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市场并不是完全没有预期,但是外汇市场当天还是出现了大起大落。

某种程度上,负利率政策就像一个黑洞,无法准备探测出政策的传达链条和过程,至少目前央行家们并不能说得非常清晰。

近期国际清算银行(BIS)出具一份报告,警告了负利率政策的冒险,它认为,负利率一方面影响货币市场成本,另一方面并没有如央行预期那样影响家庭和企业借贷成本。

负利率的冲击波

市场对于负利率的见解莫衷一是,其关注的焦点往往在于该政策对于实体经济运行的影响究竟几何,对于现行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又会有何冲击。

从微观层面来看,负利率对依赖传统定价模型的金融机构造成了威胁,这类似于“电脑千年虫问题”。传统定价模型中不包含负利率这个变量,因而这些模型不能正确发挥定价的功能,这势必影响到这些金融机构的正常运转。此外,由于存款利率尚被隔离在负利率之外,该政策对于个人储户目前的影响并不显著,但也出现了日本民众囤积现金的现象。负利率对于民众心理预期的影响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就行业层面而言,首当其冲的是银行业。商业银行是负利率政策实施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负利率缩小了商业银行的利差,而银行迫于同业竞争的压力往往又不敢将这种赋税转嫁给消费者。以欧洲为例,2015年第四季度欧洲大型银行的财报显示,15家大银行中亏损的有6家,利润下降的有9家,而2016年以来这些银行的股价悉数下跌,跌幅远大于同期欧洲主要股指的跌幅。究其原因,负利率造成的银行盈利水平下降难辞其咎。

负利率对全球资产配置行业也有影响,其中债券市场尤甚。这表现为债券收益波动率加大,收益率曲线下滑,近期欧洲多国的国债收益率均下跌至历史新低,负收益率债券频繁出现。根据美银美林的统计,目前全球负收益率的国债规模达到13万亿美元,而这一数据在英国脱欧公投之前还仅为11万亿美元。负收益率一方面导致银行对国债市场的兴趣降低,比如日本在实施负利率政策的几个月以来银行对其国债的购买热情明显降低,日本央行成为了新发国债的最终购买者。另一方面,债券市场的负收益率对寿险及社保机构等长期投资者的资产配置造成了挑战,这些机构依靠持有及到期来获得收益,负利率降低了其投资组合的收益率,从而可能使其采用更为激进的投资策略,增加对风险更高资产的投资。

万万没想到,这个行业却赚大发了!

一旦央行祭出了名义负利率,说明经济形势已经出现了重大恶化或扭曲。与之相伴的,很可能是大规模的破产和违约,信用债的收益率反而有可能不降反升。当众多商业银行也显露出破产征兆时,储户在商业银行的存款也不能再被当作万无一失了。

因此,对于一个普通人,由于负利率的出现,银行已经不再是保值的首选,储户们担心在某一时刻突然被银行收利息,已经有部分人开始取出现金,或买入黄金,甚至买入房地产以求保值。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过去几年虽然存款利率急转直下,但是德国人还是喜欢将钱放在储蓄账户中。储户认为放在这些账户中资金很安全,但最近很多人丧失了这份信任。”

这一趋势的最大受益者是保险柜行业。德国的储户开始远离去银行存款的传统方式,很多人现在找到一个更加安全的地方来安放现金,那就是保险箱。

今年82岁的德国退休人员Uwe Wiese最近就买了一个保险柜,将自己53000欧元的储蓄以现金的方式“藏”在里面。这种需求极大地刺激了保险柜行业的增长。德国最大的保险柜生产商Burg-Waechter KG今年上半年家用保险箱的销售量同比大涨25%。其负责销售的主管 Dietmar Schake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称:“个人对于保险柜的需求出现了井喷,主要是德国国内的需求。”

无独有偶,同时行业内另外两家龙头保险柜企业Format Tresorbau GmbH和Hartmann Tresore AG今年上半年的销售量也录得两位数增长。Format Tresorbau的董事总经理Thies Hartmann对《华尔街日报》称,保险柜生产商的产能利用率现在已近极限。自2014年我们的销量就以25%的速度增长。即便很多保险柜生产商现在采用3班24小时不间断生产都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延迟交货时有发生。

两年前欧洲央行开始用负利率向银行收利息,此后银行将部分成本转嫁给了公司大额存款,但对于零售客户收利息一直是“禁忌”。但这个月终于有银行顶不住了。据彭博报道,一家位于巴伐利亚的德国合作储蓄银行近日称,要开始向储户存款收取利息。从9月份起,存款超过10万欧元的储户需要向银行支付0.4%的利息。也就是说,这家银行将央行负利率成本100%转嫁给了储户。因为多数德国人倾向于将储蓄存在所居住区域的地区储蓄银行,所以这家名不见经传地区银行的“小小举措”让德国人有“杀鸡儆猴”的感觉。

保险柜热销不仅仅在德国发生,在日本保险柜也已脱销。为囤现金或黄金,日本五金店里的保险箱已经卖断货,成为负利率后第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华尔街日报》援引日本岛忠连锁家具店的销售员称,由于负利率政策,年长一些的日本民众正考虑把现金(锁在保险箱内)存放在床垫底下。该家具店称,价值700美元的保险箱已经卖断货,一个月内都难以补货。

(本文整合自新京报、国际金融报、界面、华尔街见闻)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