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琪再掀宫斗高潮 快鹿兑付剧情还会出啥“幺蛾子”?!

核心提示:漩涡中的快鹿集团兑付事件,吸睛无数。业界认为,不管之后“好戏”如何,快鹿集团的兑付最终能否实现,才是投资者真正关心的问题,那么,它还会出啥“幺蛾子”么?!

漩涡中的快鹿集团兑付事件,吸睛无数。业界认为,不管之后“好戏”如何,快鹿集团的兑付最终能否实现,才是投资者真正关心的问题。

高管被接连被“通缉”

8月16日凌晨,快鹿集团在官网发布了《关于周萌萌孙晔冒用中海投平台涉嫌诈骗10亿元的公告》。公告称,快鹿集团旗下中海投集团公司原总裁周萌萌伙同快鹿集团原孙晔等人藏匿公章,做虚假报表,并分别在上海及马鞍山地区销售虚假资产包,金额高达10亿元。目前两人已神秘失踪,快鹿为此开出40万元“悬赏”查找两人。

而早在7月26日,快鹿就发布了免去周萌萌所任一切职务的紧急通知,并将其代持的快鹿集团在中海投2家公司的股权进行了工商变更。

实际上,这已不是快鹿集团第一次发布类似的“悬赏”。7月11日,快鹿集团在其官网发布集团及相关公司在外应收债权追讨名单,其中包含前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韦炎平、当天财富投资管理董事长邵永华在内的9名前快鹿集团或旗下理财平台的高管,9名高管一共承担共计25亿的债务,并称加上涉嫌诈骗香港上市公司的金额,总金额可能达到近35亿元。

快鹿集团称,上海当天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邵永华利用职务便利,先后多次以个人无限责任担保形式,向快鹿集团及相关公司借贷18.3亿港元,长时间占用公司资金。

此外,邵永华以借款名义,与他人联合,在不到三个月时间内,使快鹿集团失去港股大中华金融的控股权,致上市公司市值蒸发80多亿港元,造成快鹿集团直接经济损失50亿元以上。

在这份《追讨名单》中,被追讨人的个人信息被详细披露。快鹿集团表示,前述被追讨人对本次快鹿事件的兑付工作造成的影响极大,对提供线索追讨者,最高赏金可以达到50万元以上。

有观点认为,内部高管接连被爆出诈骗和债务丑闻,反映出快鹿内部管理混乱,风控管理缺失。同时,也有观点认为快鹿此举有转移视线,拖延解决兑付危机的嫌疑。

这次连徐琪也“落水”了

与此同时,8月14日,快鹿有关部门负责人透露,律师已查实了徐琪侵吞公司6000万元财产的事实,将起诉徐琪,并追讨。

有快鹿内部人士称,徐琪此次选择离开是因为其无法释怀外界对其侵吞公司6000万元的怀疑,这位人士表示:“其实那篇自媒体文章还是徐琪自己转到我们工作群里的,当时徐总表示要起诉造谣的人。施建祥(快鹿实际控制人)还安慰他,不用在意。在此之后,徐琪就不大在公司露面了。”

记者注意到,在徐琪8月11日公布的声明中,他回忆起 “临危受命”的120天,让他骄傲的是“没有一起恶性伤害事件,没有一起群体事件,没有一条关联人命案,平和地解决了10000多名员工的辞退工作” 。

同时,徐琪指出,“关于谣传我收受了6000万利益,从神开股份(002278.SZ)的股东撤诉公告,相信明白人就知道事实真相了。确实有集团内人员承诺过给我好处,但是我当场回绝了,也有微信为证。我没有利用过一次任职期的权力来获取任何经济利益,造谣诽谤者有板有眼地描述两个账户的打款,那就拿出证据来!我会在适当的时候,拿起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保护我爱的人。”

不过戏剧性的是,8月14日,有快鹿高层向记者透露,律师已经掌握了徐琪侵吞公司财产的事实,将对其起诉并追讨6000万元,“真的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一直以为传言都不是真的,今天下午3点开会一直开到5点半,我才知道的这个消息。”此外,该位人士还称,公司也已掌握徐琪学历造假的证据,“但这个已不是重点。”

回顾徐琪的120天任期,快鹿系的兑付剧情一直与其去留联系在一起。

6月15日,网曝东虹桥担保阻挠快鹿兑付进程,不履行担保协议。同日,徐琪在辞职信中公开了快鹿不良资产细节以及快鹿及相关子公司负责人阻挠兑付工作。6月21日,徐琪确认重回快鹿,快鹿债券转让平台正式开始运作。6月22日,快鹿举行投资人见面会,成立快鹿投资事件管理处置委员会,徐琪宣布快鹿对神开股份的11亿元处置款到账。

6月29日,快鹿公布,免去徐琪在集团的一切职务,韦炎平接任快鹿董事长一职。7月3日,快鹿实际控制人施建祥宣布授权徐琪担任董事长一职。

7月6日,徐琪在社交媒体称部分快鹿高管侵吞公司资产50亿元。7月26日,快鹿发布公告,免除徐琪上海快鹿投资事件管理处置委员会代表一职。

8月2日,网络上有文章爆料称徐琪涉侵吞6000万资产,爆料人同时称徐琪给自己开120万工资。

8月11日,徐琪在其微信朋友圈内宣布离开快鹿。

8月14日,快鹿方面向记者表示,网传6000万属实,近期将发公告,并起诉徐琪,“徐琪说的要归还120万元工资,目前快鹿没有收到。”

兑付新政推出再搁浅  投资人的钱还有没有盼头?

8月22日,快鹿集团官网发布《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兑付维稳工作小组对200亿资产评估情况及兑付新政公示》(下简称公示),称兑付新政还在起草中,200亿资产包的评估困难较大。而在不久前的18号,快鹿集团就称,原定8月底公示的200亿资产评估及100亿债权兑付方案有很多困难。

公示指出,一些同事藏匿资料致使资料严重缺陷,评估工作有非常大的困难,因此决定分批公示。兑付新政还在着力起草当中。

而在8月18日发布的公告中,快鹿集团就称资产评估困难重重,“任务量及工作量巨大,难以想象”,预定八月份启动的对付方案涉及10万人,无经验可循,“在取得相关部门批示后可在近日公示。”

不过,虽然众望所归的资产评估报告以及普对方案还没有出台,但是并没有对目前进行中的兑付工作有任何影响,据快鹿集团8月19日兑付周报显示:8月15日- 8月19日这一周重点兑付的是月利宝等月收益类产品,共兑付6,744,909.81元,兑付人数:2249人,较八月第二周的数据,本周兑付金额和兑付人数都有明显增加。截止到8月19日,快鹿集团八月共兑付金额25,695,280.05元,兑付人数:6576人。

对于中海投原总裁周萌萌的“悬赏令”引发的又一轮投资人恐慌,快鹿集团兑付工作小组相关负责人则很快给出答案,“周萌萌所销售的十亿元虚假资产包只是她伙同孙晔利用中海投平台欺骗投资人的手段而已,实际上中海投的自身资产并未流失,希望投资人不要恐慌,中海投事件不会影响兑付。而快鹿此举旨在保证中海投资产未来不被侵犯。”

此外,徐琪离职后,快鹿也公布了领导班子的成员名单及联系方式,原东虹桥金融在线董事长张蕾接任快鹿总裁一职。快鹿有关人士8月14日称,张蕾主要负责运营和资产处置,目前公司正在对前段时间发布的追讨名单做追踪,重新设立机制将不会出现“一言堂”的局面。

其实,快鹿积极兑付已堪称业界良心

目前,依托民间借贷发展起来的P2P行业累计成交额已经突破万亿。但在这个新兴而火热的行业里,却呈现着“铁打的互联网金融,流水的P2P平台”的现象。野蛮生长的P2P平台无法掩盖各种问题的出现,平台的频频“跑路”,投资者血本无归都成为这个行业的痛点。

数据显示,从2014年1月到今年3月,投资P2P平台的人数从17.19万人爆发式增长到286.09万人。而截止今年3月,出现问题的民营P2P平台已高达1521家。其中,E租宝、中晋、大大、望洲等投资者原本十分信任的平台均以跑路收场。

去年,P2P行业步入融资高峰期,在或真或假的面纱掩盖下,似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平台都能拿到千万风投,然而,同期伴随着风口的是持续了一整年的跑路潮,以及去年下半年愈演愈烈的资产荒、资金荒,整个P2P行业名誉似乎已经跌至谷底。

金融专家分析称,“P2P行业问题平台的出现很容易理解,借助于互联网的广阔覆盖面,传统民间借贷突破了地域和人群的限制,得以在更加广阔的范围内吸纳资金,进而也远远突破了传统民间借贷主体所能达到的杠杆倍数,使得民间金融不再是简单的传统民间金融,金融风险被大大扩散到众多部门与主体身上。进入门槛低,监管缺失这也进一步导致了P2P问题平台的爆发。”

而值得注意的是,快鹿的创始人施建祥,曾被上海当地媒体称为“沪商首善”,与他同期出现兑付危机的金融机构还有中晋、望洲和大大。在这些金融机构准备跑路的时候,施建祥却果断地选择了留了下来。

尽管当时他已辞去快鹿董事局主席职位,前往美国治病,但他还是在少有的几次媒体会面中坦言:“以前的我总想着如何赚钱,现在的我的首要事情是赶快还钱。

对现阶段来说,我一定要让曾经那些相信‘互联网+金融+电影’模式的人投资人,早点拿钱回家。”

“七二五”会议上的施建祥:“我有能力也有实力完成兑付”

7月25日上午10点,在快鹿集团挤兑事件爆发100天之后,快鹿集团创始人施建祥虽人在美国,却在金鹿集团总部组织了一次以“恢复经营,完美兑付”为主题的会议,会议中,施建祥以视频会议的形式透过电视屏幕对快鹿集团接下来的所有兑付工作进行了部署。

“眼前的这个施建祥,少了曾经横刀立马的霸气,却多了破釜沉舟同仇敌忾的胆魄。这,也许是这一百多天带给施建祥的改变吧。”一位参与会议的财经媒体人士在他的微博上这样记录。

会议一开始,施建祥就先做了个重要声明, “我,施建祥,从今天起,我要拿出我所有的资源和社会关系重拳出击了。而且我有实力,也有能力完成兑付,我在这里跟大家讲,快鹿集团绝对不会成为政府的累赘,快鹿集团更不会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而就是在这次会议上,施建祥抛出了200亿资产包作为担保,承诺在16个月内实现这次在P2P金融史上前所未有的完美兑付。他的这一行为,被沪上财经媒体称为“里程碑式的举动”,因为他这种不逃避、不妥协、坚持托底的态度,是任何一家P2P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在先前各式各样的危机中,都不曾表现出来的。

(本文整合自中国经济周刊、盈众传媒、微信公众号:亚洲财经、中国网、新京报)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