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民营银行信披途径完整性存疑 多数官网至今难觅2015年年报

核心提示:民营银行牌照的稀缺性显然不言而喻,截至目前也不过8家银行宣布获批。

从诞生之日起就被置于聚光灯下的民营银行,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一直在努力降低存在感,不过,其底限则是金融业较为严格的监管规则。

《证券日报》记者近日浏览民营银行官网发现,部分民营银行的信息披露渠道的完整性存在疑问。

根据《商业银行信息披露办法》规定,“商业银行应将年度报告置放在商业银行的主要营业场所,并按银监会相关规定及时登载于互联网网络,确保公众能方便地查阅”。但《证券日报》记者在部分民营银行官网几经搜索也未能找到完整版财报。

“依照有关规定,我行已向监管部门提交了年度报告,向股东及相关利益人进行了披露,通过主流媒体主动公布了经营数据”,有民营银行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解释。“商业银行官网如果不能主动披露详尽的年报内容,其披露的路径有可能是不完整的”,有资深法律界人士则对本报记者表示,“当然也存在一种可能,民营银行将年报披露在非官网的某个互联网渠道。不过从方便公众的角度来看,银行至少应在官网公布指定的互联网渠道”。

信息披露属于强制性规定

《商业银行信息披露办法》的规定显示,“本办法适用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依法设立的商业银行,包括中资商业银行、外资独资银行、中外合资银行、外国银行分行”。本报记者注意到,该规定也适用于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城市信用社等。“虽然该规定颁布之际,民营银行牌照尚未颁发,因此规定的适用性列举中没有专门提到民营银行。但是作为非政策性银行,民营银行的商业银行属性还是明确的”,前述法律界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按照上述规定,商业银行应披露财务会计报告、各类风险管理状况、公司治理、年度重大事项等信息。此外,商业银行应在会计报表附注中披露关联方交易的总量及重大关联方交易的情况,并在会计报表附注中说明会计报表中重要项目的明细资料,包括存贷款数据、资本充足状况以及表外项目的年末余额及其他具体情况。

在民营银行中,网商银行官网披露的年报最标准。该行官网专门设有信息披露栏目,里面虽然仅有一条信息,但就是2015年年度报告。《证券日报》记者点击进入发现,年报内容比较完备,也包括了监管要求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

其余民营银行官网虽然设计了信息披露栏目或公告信息栏目,但是《证券日报》记者均未能查阅到2015年年报的全文。“依照有关规定,我行已向监管部门提交了年度报告,向股东及相关利益人进行了披露,通过主流媒体主动公布了经营数据”,有民营银行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解释。

事实上,据本报记者了解,民营银行大多确实通过媒体披露了2015年的主要经营数据或开业一周年的经营数据。“但是其渠道和内容的完整性是值得推敲的,而且单纯通过媒体传递信息可能在传递中出现偏差或被误解”,上述法律界人士分析表示。

本报记者注意到,今年3月份,某民营银行高管对媒体表示,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不到1%”,相对宽泛的表述使得市场对于该行不良贷款率究竟是高还是低有所争议。从2015年年报的数据来看,截至去年年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为0.18%;而今年6月份,该行公布的不良贷款率为0.36%。从上述数据分析,3月份时,这一指标的极端情况也不太可能超过0.5%,“不到1%”的表述虽然没有错误,但确实不够精确,监管部门对于年报等重要信息强制性信息披露规定显然是必要的。

牌照价值与强监管“双生”

民营银行牌照的稀缺性显然不言而喻,截至目前也不过8家银行宣布获批。

据统计,继2014年首批五家民营银行试点之后,今年5月上旬重庆富民银行获批、6月上旬四川希望银行获批,而随着8月1日三一重工的一条“银监会同意批复筹建湖南三湘银行”公告落地,第八家民营银行也正式浮出水面。三湘银行由三一集团、三一智能、汉森制药、新仁铝业等多家湖南本土企业发起成立,注册资本为30亿元。

对于首批民营银行,监管部门的评价是“民营银行的运行总体是平稳的,为传统市场带来了一些新的活力。由于民营银行家数还比较少,规模也比较小,影响还不太明显”。

“民营银行牌照价值虽然高,但是确实也附加了强监管,一方面是监管部门的严格管理,另一方面则是公众的监督”,一位股份制银行有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互联网金融与银行之前并不处于同一个监管框架和纬度,一部分创新和极致的客户体验也是在与银行监管要求不一致的情况下实现的。民营银行如今的情况则不同,其牌照认定了银行属性,有权利自然也有义务,因此必须更为稳扎稳打地经营。”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