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解释美联储为什么失去信用:可能比较“倒霉”吧...

核心提示:毫无疑问FOMC今年的态度相当摇摆不定,尤其是在春天和夏初的时候。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Jan Hatzius认为,美联储9月加息的概率是30%,12月加息的概率是45%,总的来看今年至少加息一次的概率是75%,“所以我们的基准预测是,美联储会在9月保持谨慎,等到12月才会出手。”

但他同时也警告,从现在到9月21日之间任何令人鼓舞的信号都可能令上述预测存在变数,尤其重要的是9月2日发布的非农就业报告。

这就很尴尬了。在Q&A部分,Hatzius承认他太过看中美联储的前瞻指引,尽管他清楚的知道“2016年最大的教训就是美联储总能找到理由变得鸽派,无论他们提前释放了什么信号”。

对于美联储广为人知的“失信”问题,Hatzius解释如下:

毫无疑问FOMC今年的态度相当摇摆不定,尤其是在春天和夏初的时候。

今年3月29日耶伦发表了异常鸽派的讲话,不过4月26-27日,FOMC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还是走在了相对中性的路线上,但5月18日的FOMC会议纪要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美联储态度突然变得强硬,强烈暗示今年6月或者7月加息,耶伦5月27日在哈佛的讲话中更加强化了这一信号。

就当市场开始准备夏天加息的时候,6月3日公布的五月非农就业数据意外地糟糕,随之而来的英国退欧公投也引发了担忧情绪,令加息进程一再延后。这种戏剧性的转变让市场相当抓狂。

结论是:

在我们看来,美联储一直都不太走运。我们认为联储本身是非常希望6月或7月加息,但受到“疲弱的非农数据”以及“英国退欧公投引发全球经济可能陷入萎缩”的牵绊。如今这两大问题已经差不多解决了,我们非常确信美联储正计划再度加息,只要经济数据和金融市场环境能够提供足够的支持。

但目前的状况可能连美联储自身都在思考,究竟现有的政策框架是否合适。上周旧金山联储主席Williams发布研究观点称,要考虑上调通胀目标或者用名义GDP取而代之。此前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就表达过对潜在经济增长的悲观态度,他说,长期经济预测不再有效。

为什么这次Williams的研究格外引人关注?虽然他今年没有FOMC投票权,但一直被视为耶伦的盟友。耶伦2010年任美联储副主席以前任旧金山联储主席时,威廉姆斯是她的首席政策顾问。

有着“美联储通讯社”之称的《华尔街日报》记者Jon Hilsenrath也提及,“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官员一直坚定地认为他们能够重新回到原来的轨迹,经济会缓慢复苏,年度通胀可以攀升到2%的水平,利率能从零附近回升到4%左右甚至更高的正常状态。”

但当他们准备在Jackson Hole年会上碰面的时候,这些官员猛然意识到,昨天再也回不去了。他在文章中写到,美联储开始考虑到利率不会回到原来正常的水平,他们制定货币政策和应对危机的方式都必须要作出改变。Hilsenrath:

旧金山联储主席Williams在研究中表示,新的现实对现有的货币政策制定模式提出了挑战。

换句话说,如果再碰到一次经济冲击,08年金融危机后使用的非传统工具可能会被摒弃,这些工具包括购买长期债券以压低长端利率,同时确保短端利率在未来一段时间维持在相当低的水平。但即便如此,目前4.2万亿美元的购债规模和向银行准备金支付利息的方式仍会维持下去。

这并不等同于美联储今年不会再加息,这艘巨轮已经驶出,想要停下来没有那么容易。Hilsenrath称,很多官员仍然预期今年加息,只是未来数月甚至数年不会加那么多。

所以,在本周即将召开的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会上,市场将焦点放在耶伦是否会讨论市场最关心的“明星问题”——均衡联邦基金利率(简称R*)以及货币政策框架调整。

对此,高盛的理解是:

我们不认为短期内美联储的政策框架会有明显的改变。首先,联储官员好像并不着急,杜德利在接受FOX商业新闻采访时曾表示,现在谈论提高通胀目标的时机不够成熟。Williams自己也说过不想中途换道,况且他还曾推动过加息。

第二,就算美联储内部就此问题达成了一致共识,想要执行也存在相当大的难度。“更高通胀”的概念并不受欢迎,我们认为美联储要做也是重新回归到“价格稳定”的定义上,将其内涵从目前的2%通胀目标提到更高的水平。

第三,经济本身将会主导这场争论。我们认为r*不可能进一步下降,最终可能还会反弹,我们预计长期均衡利率实际水平在1.25%-1.5%,名义水平在3.25%-3.5%。r*的稳定减少了调整政策框架的必要性。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