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下半年一场更大的危机已拉响警报,而这次再也没有所谓的信仰

核心提示:在市场人士看来,未来一段时间,央企和地方国企恐怕依然是信用债市场最大的“雷区”。

最近频繁出现的债市违约事件多次占领媒体版面,让这一行业再次成为市场焦点。根据公开数据统计显示,自2014年3月份“11超日债”开启国内债券实质性违约的序幕以来,我国境内债券违约事件数量就进入了攀升态势。

又有两家国企"倒“在了违约门口

云南煤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7月22日公告,由于资金链紧张,无法及时筹集到利息资金,导致债务逾期额达81.17亿元。该逾期债务金额较9个月前的13.05亿扩大超6倍,云南煤化债务危机持续发酵中。

截至2016年6月22日,公司及下属子公司(云维股份)债务逾期金额81.17亿元,其中本金逾期71.23亿元、利息逾期9.94亿元。

云南煤化工称,近年来受宏观经济下行、煤炭产能释放及煤化工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煤炭、煤化工行业景气度下降,云南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煤化工”或“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下降,持续出现经营亏损;与此同时公司融资规模持续增长,现金流压力较大,资金链紧张,出现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逾期情况。

去年11月,公司曾公告,截止15年10月底,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债务逾期13.05亿元。其中,信托融资6.43亿元、信用证3.42亿元、融资租赁2.07亿元、银行贷款0.76亿元、银行承兑汇票0.20亿元、委托贷款0.16亿元。

作为云南省国资委100%持股的地方国有企业,云南煤化去年曾有13亿元逾期债务由当地政府兜底,但这一次,云南煤化没有那么幸运了。

另外一家不得不说的违约企业就是东北特钢了。

东北特钢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均为辽宁省国资委,处于绝对控股地位。其余股东为辽宁国有资产经营公司、黑龙江省国资委以及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公司受辽宁省国资委的直接管理,是北方最大的特钢企业,也是国内三大特钢集团之一。

7月18日,东北特钢再发公告,本应付息的2015年度第二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15东特钢PPN002,因未能筹措足额偿债资金,本期利息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根据东北特钢公告,该债券2017年7月17日到期,发行额8.7亿元人民币,票面利率7.40%,主承销商为恒丰银行和浙商银行,本次应偿付利息金额6438万元人民币,付息日原为7月17日,因周末兑付日顺延至7月18日。

事实上,3月27日,东北特钢当天到期的短期融资券“15东特钢CP001”未能按期兑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其发行总额为8亿元,债券利率为6.5%。

3月29日,该公司再爆出违约风险,去年底发行的将于2016年4月3日(此日为节假日,顺延至4月6日)到期的超短期融资券“15东特钢SCP001”由于流动性紧张,兑付存在不确定性。规模为10亿元,票面利率为6%。

截止目前,15东特钢CP001、15东特钢SCP001、15东特钢CP002、14东特钢PPN001和13东特钢PPN001均已到期并实质违约,15东特钢CP003CN041556036=CFXS到期日为今年9月24日;13东特钢MTN2将于2018年4月到期,但在今年4月该期债未能按期付息,亦现违约。

东北特钢未能足额兑付到期债券共计31亿元,根据Wind数据统计,未来三年,东北特钢还有5支债券应偿还本金共40.7亿,由此推算,东北特钢很可能将会有70.9亿债券无法偿还。

“信仰神话”已无,今年近七成违约来自央企、国企

国企、违约、破产重整,这样的字眼已经多次出现,云南煤化、东北特钢并不是第一批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事实上,在违约名单上,多家国企甚至央企的名字都赫然在列,违约规模也动辄数十亿甚至百亿,在市场掀起一轮又一轮骇浪。

其中,在4月中旬暂停了债券交易的中国铁路物资,因其信用等级很高加上暂停交易的债券规模大,公告一经发出便引发了市场信用债供给量的高台跳水。Wind数据显示,仅4月推迟或取消发行的信用债规模就高达755亿元,创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几乎追平今年前3个月推迟或取消发行的信用债规模之和。

而截至2016年7月底,国内信用债市场共18家发行主体的38只债券违约,违约金额247.6亿元。而从2014年国内市场打破刚兑至今,总共违约金额在376亿元。可以看出,今年大半年的时间,违约金额几乎已是前两年的2倍之多。

按照发行方式来看,违约的私募债共20只,涉及金额92.6亿元;公募债18只,共155亿元。从行业来看,钢铁、煤炭、有色这些过剩产能集中的传统行业是重灾区,但值得注意的是,农业、食品、物流等行业也违约多发。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在今年的违约事件中,涉及民企9家、金额28亿元;央企子公司和地方国企6家,但是金额却达164.7亿元之多,占违约总金额的66.5%;此外,还有山东山水水泥、南京雨润两家外商独资企业,以及保定天威英利新能源公司这一外资控股企业。

与此同时,对于央企和国企的违约债务最终以何种方式解决,在业内人士看来,不论是央企还是地方国企,如何进行违约的处置,都依然在观望。

对于央企来说,是否能够偿付也不是本身能够决定,还取决于整个国家的政策制定,以及国家层面对债务处置的政策方向。而地方国企违约的解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方政府的态度。比如,川煤最终偿债,而东北特钢依然无解,当地政府的态度起到决定性作用。

今年年初,政策驱动之下,“债转股”被认为是未来一个重要的国企解决债务问题的工具。中钢、东北特钢等多家企业拿出的脱困方案中,都提到债转股,但是投资者并不买账。

而今年5月9日,权威人士撰文中的表态,被认为是“债转股”风向的逆转。

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刊文明确表示:“对那些确实无法救的企业,该关闭的就坚决关闭,该破产的要依法破产,不要动辄搞‘债转股’,不要搞‘拉郎配’式重组,那样成本太高,自欺欺人,早晚是个大包袱。”

意料之外还是情理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市场人士看来,未来一段时间,央企和地方国企恐怕依然是信用债市场最大的“雷区”。

首先,宏观基本面是带来这一结果的主要因素。近年来,产能过剩是我国宏观经济最主要的特征,以往投资拉动的高增长逐步回落,机电、地产等都在下行。煤炭、钢铁等主要集中在央企和国企,而现在经济结构调整的方向就是让过剩产能退出,在这种大的背景下,央企和国企出现“违约潮”是一个正常现象。

其次,是结构性的问题。目前国有企业正在面临一场改革,未来发展方向各界都在探索,兼并重组、债务重组、债转股等都可能是未来的发展路径。所以,从央企自身的企业结构来说,现阶段不确定性比较大。

第三,央企在过去几年曾经历了快速的扩张,可以看到,违约的央企不乏大公司的子公司、分公司。在过去,人们普遍把被冠以“中字头”的企业笼统看作央企,理所当然的认为其背后有央企的信仰背书,但实际上,这些企业的资质、经营状况差别悬殊,信用风险也会比较高。

警惕!下半年债市风险恐仍难离场

更不利的情况是,今年境内债券市场到期偿还量还将创历史新高,尤其是下半年。Wind数据显示,今年7~12月,将有2.72万亿元的公司信用类债券面临到期偿还或提前兑付,高于上半年的2.53万亿元。

从这一体量来看,下半年信用债的到期压力只增不减。平安证券研报显示,7~12月到期的信用债数量为2610只,按照上半年违约率进行线性外推,下半年或有40只债券违约,将涉及违约金额约259亿元。相比上半年37只债券违约和237.4亿元违约金额,违约压力有所增加。

然而,在前面债券没能兑付的情况下,不排除后面债券也出现违约。按照常规来看,如果有了资金,要按债券到期时间依次往后顺延偿付。

另一方面,要警惕风险的内部传导。前述分析师指出,尤其是违约企业,可能是一个集团的母公司或子公司,风险很容易在集团内部传导。例如在母公司保定天威连续遭受债券违约之后,旗下子公司天威英利也难独善其身,“母子”先后开始了债务滚雪球,目前,天威系六次违约债涉及金额已超过54亿元。

此外,还要警惕市场情绪的传染容易将风险带到整个行业。前述分析师表示,刚兑信仰已经打破,可能会引来效仿,在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一些企业或许会放弃“硬抗”。据瑞银统计,在钢铁等产能过剩严重的行业,8月开始将是债券到期高峰,届时会有约800亿元债券到期,10月和11月将有大约900亿元债券到期。

中投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田元强进一步表示,信用债集中到期,那么发行人就需要筹措资金,面临的流动性压力就比较大,信用违约事件可能比较容易集中爆发,煤炭、钢铁这类过剩产能行业的压力比较大,而且银行在抽贷、压缩这些行业的贷款,加剧了他们的困境。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Moody's)最新发布的关于中国的报告称,在中国企业融资方面,债券市场的作用有限。银行借贷能力增强,以期帮助陷入困境的借贷者。政府的干预能力和舆论都可能会是促成危机的因素。

该机构注意到,自2015年三季度以来中国境内债券市场处于混乱状态,中国高风险公司债券收益率上升。原则上,这一情形会增加企业的融资成本和违约成本,最终导致信贷危机和流动性危机。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2016年是债券市场集中到期兑付的高峰期,全年约有4.45万亿的债务融资工具到期。相比之下,度过这一年,债券市场的违约风险或将显著下降。2017年到期的债务融资工具规模总计1.6万亿左右,仅占今年到期规模的三分之一左右。

投资者该何去何从?

债券一旦出现违约,投资者最为关心的自然是如何才能尽量多地回款,将损失降到最小。在这一点上,较中国相对成熟的国外投资者的做法或许可以作为参考。

以山水水泥为例,其在境内、境外均发行了债券,去年11月11日,山水水泥宣布,几乎可以肯定集团将于次日到期的境内债务发生违约。境内债务项下的违约,同时会触发集团其他的财务贷款,包括本金额5亿美元的优先票据的交叉违约。

违约发生后,境外投资者采取的做法是集体进行法律诉讼,这种方式的诉讼成本较低,并且在法庭上拥有较高的议价能力。另外,对于违约债券,海外投资者会迅速召开债权会议,通过公开市场将违约债券出售给专门处置不良资产的机构,通过这种方式投资者更可以从违约债券中获得较高的回款。

相比之下,中国的投资者和债券市场尚未达到如此成熟的程度。穆迪大中华区信用研究分析团队负责人钟汶权表示,国内违约事件发生后,通常银行反应很快,会很早就做出决定,但普通债权人则往往都到了问题很严重的时候才开始采取行动,这时资产价值已经损失很多。

“当然,作为投资人自身也要做好风险把关,在选择债券时一定要对公司进行调查,通过对其报表进行分析,了解其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经营状况和公司以往债券的支付情况,尽量避免投资经营状况不佳或信誉不好的公司债券。”一位券商经理表示,防微杜渐更重要。

(本文整合自中国联合商报、第一财经、北京商报、界面等)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