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债违约这半年:从“闭着眼买”到“啥也不敢买”

核心提示:在分析人士看来,今年下半年信用债的违约风险依然不容放松警惕,即将到期的近2.8万亿信用债中,或将还有1%面临违约。

“我们卖债的现在头晕眼花,求爷爷告奶奶的,和去年境遇相差太多。”一位券商投行部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2016年过半,信用债违约总量已经超过了2015年全年。对于刚刚和违约“过招”的中国信用债市场投资者来说,应对这样的变化,就是从过去的“闭着眼买”到现在的“啥也不敢买”。

投资者的谨慎也不无道理。在分析人士看来,今年下半年信用债的违约风险依然不容放松警惕,即将到期的近2.8万亿信用债中,或将还有1%面临违约。

         (本报整理数据来源:wind)

从“闭着眼买”到“啥也不敢买”

据Wind资讯统计,截止到6月23日,国内债券市场今年已经发生18家发行主体债券违约事件,涉及债券数量36只,涉及本金超过200亿元。这已经超过2015年全年的违约量。

2016年过半,信用债违约总量已经超过了2015年全年。对于从来没有经历过违约的中国信用债市场投资者来说,应对这样的变化,就是从过去的“闭着眼买”到现在的“啥也不敢买”。

“过去不考虑信用风险,只考虑流动性;现在依旧没有判断,笼统一刀切。东北和山西的不买,煤炭钢铁不买,沾点边的都不敢买。”在前述券商投行负责人看来,目前投资者对信用债又过于矫枉过正。

根据wind统计,2016年上半年,我国境内共发行企业债268只,共计3256.5亿元;公司债1335只,共计14109.05亿;中期票据444只,共计5848.40亿;短期融资券1451只,共计18040.55亿。

尽管总量较去年同期有了大幅的增长,但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却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状况。分水岭就在今年4月,信用违约事件频发,信用债市场信心被彻底压垮,需求遇冷之下,大量债券弃发,发行量也急转而下。

以企业债为例,今年3月巅峰期发行86只,总计1058亿元;而到了5月份,仅发行12只,总计143.5亿元。今年1~4月,信用债弃发的规模超过了2000亿。

根据央行公布的社会融资规模数据,5月企业债券融资减少397亿元,同比减少2017亿元。

Wind的统计也显示,今年6月1日至7月6日,山西省共发行了31单信用债,但其中企业债和中期票据只有4单,超短融3单,其余全部为银行同业存单。

前述券商投行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信用债发得最疯狂的时候,几乎是周五申报,下周一就审批,和目前的清冷形成强烈的反差。

“现在我们只能挑着做,风险大的就给否了,风险一般的发的出来,卖不出去,批文一般一年有效,就等等看。但是据我了解,不少批文已经过期了。”他说。

下半年违约将继续增加

在分析人士看来,今年下半年信用债违约的风险依然不容放松警惕。

相关统计显示,今年下半年还将有接近2.8万亿信用债到期,而8月和11月将是兑付高峰,如果按照1%的违约率来算,下半年可能还将有200~300亿的债券面临违约,按照业内人士的看法,1%已经是保守估计。

标准普尔近期发布报告称,中国境内债券市场上的违约情况可能继续增加。

在过去18个月内,标普评级的240家中国企业和基建公司的信用质量持续恶化,评级下调的数量是上调的三倍。截止今年5月底,其中近四分之一的评级趋势是负面,即评级展望为负面或评级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

标普全球评级信用分析师李国宜表示,很多中国企业的债务负担已经非常大,且还在不断增加。实体经济需求萎缩的背景下,企业盈利能力正显著承压。与此同时,政府正寻求关闭那些产能过剩行业(如钢铁和煤炭业)内处于困境的企业。

根据Wind信息,太阳能、煤炭、钢铁和水泥行业发生的违约数量占所有违约信用债的73%。

中信证券研究部总监、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告诉记者,不论是从资金面还是从信用风险来看,对下半年的债市都持谨慎的态度。在他看来,尽管市场还在对央行降息、降准翘首以待,但目前看来下半年降息、降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汇率更加灵活、更加市场化是央行的主要目标,从汇率和利率的配合来看,利率宽松显然不是最优选择,因为利率宽松可能导致再一轮的资产泡沫和系统性金融风险,而对实体经济无益。”他说。

利好的消息是,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日前在北京召开,我国最高领导人重申国有企业地位与作用,强调要在国有企业改革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成效,在供给侧改革中发挥带动作用,着力创新体制改革,加快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近来,国企重组与混改案例也日益增多。明明认为,近日宝钢、武钢作为资源型企业龙头拟大规模整合,或为国企改革进一步打开想象空间。投资者可关注国家命脉行业、龙头企业与地方支柱产业的经营与改革动向。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