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大 半年发行优先股1600亿元

核心提示:多位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基于资本要求趋严和银行经营压力,银行外部融资需求强烈,而优先股具有债券和普通股双重特点,所以其成为今年来上市银行最主要的融资方式。

进入2016年,面对资本补充压力,上市银行加快了发行优先股的步伐。

昨日(7月6日),根据中国银行相关人士统计的数据,截至6月30日,先后有12家银行成功发行优先股,规模达1634.25亿元。

多位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基于资本要求趋严和银行经营压力,银行外部融资需求强烈,而优先股具有债券和普通股双重特点,所以其成为今年来上市银行最主要的融资方式。

谈及下半年,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熊启跃预计,下半年银行优先股的发行规模整体将与上半年保持一致,或略有下降。从国际大行的经验来看,优先股资本在总资本中的比例在9% ~10%将是长期较为合理的水平。

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除了优先股,实际上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常用资本工具还包括定增和二级资本债。对此,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向记者坦言,现在股市比较低迷,如果银行再进行大规模定增,可能会对股市造成冲击,定增的价格可能也不好。

12家银行陆续发行优先股

优先股俨然成为今年上市银行最主要的融资方式之一。

6月22日,交通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非公开发行优先股计划获得证监会批准,核准本在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5亿股优先股。此前,南京银行、宁波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也披露了优先股融资的进展,其中募集资金分别为不超过50亿元、49亿元、350亿元、300亿元等。

7月6日,中行方面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先后有12家银行发行优先股,规模达1634.25亿元。

“频发优先股主要源于资本要求趋严和银行经营压力,是资本压力加大的表现。”熊启跃表示,在监管要求方面,我国自2013年起正式实施中国版“巴塞尔Ⅲ”,虽然监管要求资本达标给予了6年的过渡期,但在经营管理中,商业银行往往是按照最高监管要求编制预算。中国版“巴塞尔Ⅲ”对于商业银行最低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分别是10.5%、8.5%和7.5%,对于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各级资本有1%的额外要求。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季度末,我国4家G-SIBs的平均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35%、12.55%和11.95%,分别高出监管要求2.85、3.05和3.45个百分点;同时,其余11家上市银行(北京银行未披露数据)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23%、9.94%和9.29%,也高出监管要求1.73个、1.44个和1.79个百分点。

熊启跃还进一步分析指出,当前银行经营压力加大对资本的侵蚀效应,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净利润下滑对内源融资造成不利影响,2015年商业银行净利润增速仅为2.4%,较2014年下降7.2个百分点,而同期商业银行资产规模增速为15.4%,在分红率保持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内源融资增速不能匹配资产扩张速度。其次,可计入二级资本的贷款损失拨备增速趋缓。《资本管理办法》规定,对高于150%拨备覆盖率要求的拨备可纳入二级资本。由于我国银行业拨备覆盖率水平整体较高,远高于150%的监管要求,所以贷款损失准备是银行二级资本的重要组成部分,平均在30%~40%之间。2015年,受资产质量恶化的影响,银行贷款核销速度加快,2016年1季度末,上市银行拨备覆盖率为164%,同比下降47.8个百分点,二级资本受到大幅度侵蚀。

董希淼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亦表示,优先股具有债券和普通股双重特点,所以是今年来上市银行最主要的融资方式。同时,因为现在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下滑很快,通过利润来补充资本这个渠道比较狭窄,加之现在监管部门对资本监管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这种压力下(银行)资本补充压力比较大,所以纷纷选择发行优先股来补充资本。

此外,熊启跃还分析指出,从整体上看,我国银行业各类资本的资本缓冲与国际领先银行仍存在一定差距,上市非G-SIBs的资本补充压力更大,主要体现在一级资本补充方面。如果未来我国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D-SIBs)名单出台,部分非G-SIBs的资本监管压力会进一步提高;对于G-SIBs而言,未来还要总损失吸收能力要求,整体合规压力较大。

下半年发行规模或略降

早在2014年,国务院推出优先股试点改革,农业银行、中国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等四家成为首批试点的银行,且于2014年年底前共成功完成1000亿元优先股的首期发行。接着,去年16家A股上市银行中,据统计,共有13家发行了总规模约2500亿元的优先股。

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相比于去年,2016年银行发行优先股的规模步伐明显加快。

“股份制和城市商业银行有更强的资本补充动力,特别是补充一级资本。影响银行发行优先股节奏的因素很多,资产扩张速度,不良贷款的增速,股票市场的走势等等。”熊启跃表示,下半年银行会继续通过各类方式筹集资本,优先股的发行规模整体将与上半年保持一致,或略有下降。从国际大行的经验来看,优先股资本在总资本中的比例在9%~10%将是长期较为合理的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优先股,定向增发也是定向增发是上市银行再融资比较主要的方式。

对此,董希淼表示,定向增发推出应该选择的时间点是股市比较好的时候。因为银行股定增规模一般都不小,而现在股市比较低迷,如果再进行大规模定增,可能会对股市造成冲击,定增的价格可能也不好,所以这两年来定增规模都非常小。总的来说,目前情况下优先股还是比较好的选择。

熊启跃也分析指出,发行优先股是银行的理性选择。我国优先股的股息支付是非累计和非强制的,同时在极端情况下附有转股条款,以上特点确保其可被纳入一级其他资本。相较于二级资本工具,优先股虽然融资成本略高,但其期限较长,又可计入银行权益,有利于降低财务杠杆,也可计入杠杆率的分子,其综合效益要大于二级资本工具。

他亦进一步表示,与国际领先银行相比,我国银行业的资本结构存在一级其它资本匮乏、境外融资规模不足、拨备/资本比例较高等三方面问题,而发行优先股有利于使资本结构与国际先进银行接轨。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