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直升机撒钱”呢,难道只是大家的“意淫”么.....

核心提示:今年以来,“直升机撒钱”这一单词在先后被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提及后,频频出现于公众视野。人们都在期盼着“直升机撒钱”的到来,这正如过去的十几年间对QE的期待。

今年以来,“直升机撒钱”这一单词在先后被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提及后,频频出现于公众视野。人们都在期盼着“直升机撒钱”的到来,这正如过去的十几年间对QE的期待。

而这其中,大家最爱“意淫”的国家非日本莫属。

在过去一段时间内,日本市场因猜测政府将采取“直升机撒钱”计划而兴奋不已。先是英国退欧之后大量的所谓避险资金买入日元使得其大幅升值,再然后是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访问日本,并和安倍晋三,以及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吃了顿午餐后,日元对美元创下21世纪来最大周跌幅,而伯南克被普遍认为几乎是直升机洒钱政策的“教父”式的人物。

与此同时,人们也关注欧洲央行的动态,因为德拉吉在今年3月的新闻发布会上曾表示,“直升机撒钱”的想法很有意思。

到底什么是直升机撒钱(helicoptermoney)?

字面意思上看,就是政府或央行提供大量货币供应的政策,就好像有人拿着大把的钞票坐在直升机上撒钱一样。

从更实际的角度来看,它是一种货币化的财政政策(Money-Financed Fiscal Policy,MFFP)。之所以叫货币化的财政政策,是因为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所需的资金,直接由中央银行提供,而不是通过给公众发债筹资(即与常规的Debt-Financed Fiscal Policy对应,DFFP)。

这一概念已经存在很多年了,最先是由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在1969年提出,他在著作《The Optimum Quantity of Money》里是这么描述的:

想象一下,有一天,一架直升飞机飞过你住的社区,天上掉下来1000美元。当然,居民们会把钱捡走。每个人都相信这种事百年一遇,可能有生之年再也不会遇到了……

21世纪初期美联储伯南克将此形容为对抗通缩的一剂良方,还因此得了一个“直升机本”的绰号。

那么,这钱该如何撒呢?德意志银行总结了四种主要方式:

央行通过扩大财政购买国债,将现金转移到国库,减记央行持有的政府债务,直接给大众发钱。

显然,第一种形式大家已经见到了,其中的典型就是欧洲央行、日本央行。但是考虑到国债数量有限,通过这种方式购买国债是存在技术和数量限制的。日本央行就已经感到了这种局限性——潜在对手越来越不愿意出售手中的国债,因为金融机构对此类资产用于抵押的需求很高。

第二种形式则被很多分析师认为将是日本央行下一步可能采取的行动。

第三种形式也包括央行购买收益率为负值的国债。不过,这是最激进的选项里的最后选项。

第四种形式就不用多说了吧。

此外,它和量化宽松有着明显的区别:

量化宽松是由中央银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以提高货币供应,可视之为“无中生有”创造出指定金额的货币,也被简化地形容为间接增印钞票。

其操作是中央银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购入证券等,使银行在央行开设的结算户口内的资金增加,为银行体系注入新的流通性。说的简洁就是央行扩表,基础货币增加,但要通过银行扩张信贷,投资债券等方式投入实体经济。

而直升机是直接印钱撒到群众中去,直接扩M2。直升机撒钱就是给每个国民直接发钱,使纸面财富增加,因为国民获得这份钱之后,基本上会还自己的家庭债务,小部分用来消费。故直升机撒钱相当于政府印钱替国民还债。让每个国民都有机会摸到钱,而量化宽松基本上流不到最需要它的地方去。

因此相对量化宽松,直升机撒钱或许更有意义。

然而,日央行否认“直升机撒钱”说法

投资者之前一直押注,日本央行将在下次政策会议上祭出一轮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

然而,据日本共同社7月22日报道,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21日播出的英国广播公司(BBC)电台节目中就通过直接购买国债等扩大财政支出的“直升机撒钱”方式予以了否定,称此举“既无必要也无可能性”。

黑田表示:“我们有着强有力的政策框架。若有必要,进一步的货币宽松并无太大制约。”他认为凭借现行政策就能够加以应对。据路透社称,采访时间是在6月中旬。

由于黑田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本月与曾经倡导“直升机撒钱”的伯南克举行了会谈,黑田的态度受到外界高度关注。

不过,日本公共财政法第五条禁止日本央行直接承购任何政府债券,虽然也留了一道口子,称在特殊环境下,日本央行也许可以在国会同意后有条件地这么做。

欧央行依旧按兵不动

7月21日晚间,欧洲央行召开自英国脱欧公投之后的第一次货币政策会议。欧洲央行选择将按兵不动,维持三大主要利率、QE购债规模(每月800亿欧元)不变,这跟上周英国央行的表态如出一辙。此前,全球央行在英国脱欧后纷纷表示出扩大宽松的意图,缘何眼下纷纷选择观望?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表示,初步迹象显示,英国退欧未对通胀造成重大影响,但他也重申,欧洲央行将在必要时采取一切工具。

之所以央行宽松失约,招商证券(香港)宏观经济研究部副总裁宋林分析称:“虽然英国已经脱离欧盟,但就在几天之前,英国央行还宣布维稳货币政策不变,值此风口浪尖之际,欧洲央行扩大宽松政策显得‘不太可能’,欧洲央行的企业债购买计划从6月初才开始实施,并已经呈现出积极的效果,可能需要进一步观察。”

同时他也指出,英国脱欧已经过去快一个月,全球金融市场和宏观经济形势也没有任何恶化的迹象;那些欧元区内较不发达国家的债券市场也运转良好。欧洲央行此次会为未来几个月推出宽松政策奠定基础。

德拉吉表示,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改善了贷款条件,欧元区经济持续复苏,未来数月通胀将维持极低状态,预计通胀将在年内稍晚时间回升,并在2017年、2018年进一步回升。德拉吉也强调,必须采取结构性改革,提高生产率。

至于近期各界热议的“直升机撒钱”,德拉吉并未在发布会上提及。宋林表示,关于债务货币化(直升机撒钱),欧洲央行一再强调这种由央行直接为政府提供融资的形式不合法,“因此,我们认为在现阶段,欧洲央行不会采取债务货币化的政策。”

而此前,德拉吉对直升机撒钱的“称赞”,一石激起千层浪,令长期对欧央行低利率宽松政策不满的德国产生强烈反对情绪。

其实,直升机撒钱早在美国的试验中已“完败”

投资顾问公司Alhambra Investment Partner研究主管Jeffrey Snider在文章中指出,

虽然说提起直升机撒钱,人们往往先想到的是通胀一度达到2200000%的津巴布韦。不过,不同于“历史悠久”的QE,直升机撒钱倒是在发达经济体尝试过的——正是2008金融危机之后的美国。不过结果一败涂地,所以人们又选择性地忘记了。

2009年初,刚上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通过了《2009年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包括2,860亿美元的个人和企业减税措施,以及5千多亿美元的政府开支计划组成。而这2860亿美元的减税措施,被认为是以退税形式出现的,“直升机撒钱”的小试牛刀——奥巴马期望通过减税,提振市场消费情绪来刺激经济。

美银美林首席投资策略师Michael Hartnett认为,直升机撒钱,按说应该带来资金流入风险资产——这正是货币政策的终极目标。然而,税收减免并没有带来这一效果,多数美国人拿这笔钱去偿还债务了,这也带来了后来美元的汇率波动。

所以,Jeffrey Snider认为,一觉醒来,看到银行的账户里收到了来自央行的馈赠,理论上来说,人们会高兴地去买买买,但可惜事实上什么都没发生。“人们收到了央行给的钱,但无动于衷。这才是‘直升机撒钱’背后的准则,尤其是当时它是通过扩大赤字来达到的。” 

而《2009年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实施时,美国达到史上最大财政赤字的1.7倍。

(本文整合自第一财经、华尔街见闻、环球网、第一黄金网等)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