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东北特钢曝连环债券违约 如此“玩法”又该如何脱困

核心提示:盈利不代表不会违约,虽然出现盈利,可是东北特钢的利息保障倍数一直处于较低水平,安全性较差。

7月18日,东北特殊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公告称,2015年度第二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债券简称:15东特钢PPN002)应于7月18日(本期债券兑付日原为2016年7月17日,因本日为法定节假日,故兑付日顺延至2016年7月18日)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日终,公司未能筹措足额偿债资金,本期债券利息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据悉,本期债券发行规模8.7亿元,利率7.40%,本期应偿付利息金额6438万元。

东北特钢称,将积极筹措外部资金,加强企业自身经营,努力通过自身经营性现金流偿付本期债券利息。

国开行否认封杀辽宁

7月18日,财新网报道称东北特钢CP001、CP002、CP003主承销商国家开发银行(下称“国开行”)拟召集第三次持有人会议,一份媒体披露的议案内容显示,投资者要求“提请证监会、银监会、发改委暂停辽宁省政府及企业融资并倡议所有金融该机构全面停止购买辽宁省政府及辽宁地区债券。”

就此,7月18日晚间,国开行发布声明称所谓“国开行议案倡议三会暂停辽宁省政府以及辽宁地区企业融资”的报道不实。



国开行在声明中称,东北特钢多只债券违约后,国开行作为主承销商之一,与其他主承销商一道,严格按照监管部门有关要求,通过债券持有人会议等合规渠道,收集和整理债券持有人相关提案,及时反馈发行人并上报主管部门。国开行作为中介机构,本身不具备提起议案的职能和权利。

国开行强调:“多年来,国开行一直积极贯彻落实国家东北振兴战略,通过多种方式为辽宁省企业提供融资服务,有效支持辽宁经济发展。未来,国开行将一如既往,发挥开发性金融作用,支持辽宁省及东北地区经济发展。同时,国开行作为东北特钢债券主承销商之一,将继续尽职履责,督促有关部门和东北特钢尽快履行偿债义务,尽最大可能保障债券投资人合法权益,维护区域金融生态安全。”

事实上,东北特钢此前已爆出六次债券违约



7月12日,东北特殊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称,2013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债券简称:13东特钢PPN001)应于7月11日兑付本息,公司因资金流极度紧张,未能筹措足额偿付资金,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当期债券发行规模3亿元,利率7.00%,应偿付本息为3.21亿元。

6月6日,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公告称,2014年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债券简称:14东特钢PPN001)应于2016年6月6日兑付本息。截至2016年6月6日日终,公司未能筹措足额偿付资金,“14东特钢PPN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期利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当期债券发行规模3亿元,利率8.20%,应偿付本息为3.246亿元。

5月5日,东北特殊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公告称,2015年度第二期短期融资券(债券简称:15东特钢CP002)应于2016年5月5日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15东特钢CP002”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本期债券发行总额为7亿元,发行期限为1年。

4月12日,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公告称,2013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债券简称:13东特钢MTN2)应于2016年4月12日兑付2016年利息。截至2016年4月12日日终,公司依然未能筹集是额偿付资金,“13东特钢MTN”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期利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当期中票发行规模8亿元,利率5.63%,本期应偿付利息为4504万元。

4月5日,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公告称,2015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债券简称:15东特钢SCP001)应于2016年4月3日(此日为节假日,顺延至4月5日)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15东特钢S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当期超短融发行规模10亿元,利率6.0%,应付本息总额为10.15亿元。

3月28日,东北特钢发布公告称,2015年第一期短融15东特钢CP001本应于3月27日(此日为节假日,顺延至28日)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当期短融发行规模8亿元,利率6.5%,应付本息总额为8.52亿元。

盈利的东北特钢为何接连违约

东北特钢作为我国北方最大的特钢企业,拥有特钢产能500万吨,号称“特钢航母”,其产品在军工、航空等领域有较强的竞争力。从基本面来讲,东北特钢的利润情况要好于市场上大部分钢铁企业。

东北特钢主要上市平台抚顺特钢(600399.SH)发布的2015年年报显示,2015年东北特钢利润总额达到2.2亿,较2014年增长30%,在全国钢铁企业中列位17名。这在2015年利润总额亏损占比达到68.89%的钢铁行业中看起来十分亮眼。

但是盈利不代表不会违约,虽然出现盈利,可是东北特钢的利息保障倍数一直处于较低水平,安全性较差。公开年报统计显示,东北特钢从2010年到2015年第三季度,利息保障倍数都仅为1.1左右,结合近5年来东北特钢高达80%以上的负债率,且负债结构严重短期化,近5年来流动负债占到负债7成以上,一旦外部融资周转受限违约不可避免,所以东北特钢连续出现违约也是情理之中。

而债务评级跟踪机制欠缺也是造成东北特钢债务违约效应扩大的原因之一。从2012年起到2015年,联合资信给东北特钢的主体评级一直是AA,虽然评级展望维持负面,但是直到今年3月份东北特钢违约后,才突然高空跳伞降到C。

此外股权结构松散,缺乏一致行动人也制约着东北特钢债务问题的解决。东北特钢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辽宁国资委,其余股东为东方资产和黑龙江国资委,股权结构松散,国资委能力和动力均存疑。招商证券研究报告认为,东北特钢受辽宁省国资委的直接管理,作为北方最大的特钢企业,仍然出现短融兑付困难的情况,足以证明企业背后问题的复杂。且从其23亿其他应收款来看,公司资金有11.6亿被辽宁省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占用(其中6.61亿元应付投资款项从2012年拖欠至今),也从侧面反映出省国资委面临的约束。省国资委协调解决流动性危机的能力也有不确定性。

在去产能、经济下行等大背景下,地方政府兜底意愿本就非常低,更何况出现辽宁和黑龙江两地国资委之间的利益博弈,地方政府就是想兜底也多半是有心无力。

东北特钢连续债务违约表明省国资委在协调解决流动性危机的能力可能有所欠缺,结合渤海钢铁事件的情况来看,低等级地方国企的风险可能会逐步暴露,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是否真的能够让钢企迎来转机尚不得而知。

债转股或“复活”

早在上周,投资者间就流传出一份东北特钢工作协调领导小组会议精神的提纲,其中提到:“辽宁省国资委组织企业和相关机构制定了重组脱困方案,7月2日,省委常委扩大会议讨论通过了东北特钢债务重组脱困方案。”

具体的脱困方案中,包括了金融债务实施重组。“对金融债务按照70%的比例转为股权,30%保留。债转股完成后,原债权人可通过东北特钢整体上市或者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后在资本市场退出。”

至于该材料的真实性,东北特钢方面人士未予置评。有承销机构人士表示,真实度很高。对于公开发行的债务不具备债转股的实现条件,要求银行发放贷款兑付,然后将银行的新增贷款转化为股权。

某投资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几乎所有的投资者都抵制这个方案,因为东北特钢公开承诺过同意债券不进行债转股。而且听说,这个方案在高层已经被否了,一是因为国家层面债转股政策尚未出台,其次是方案并未和债权人协商过,是东北特钢单方面的想法。”

5月25日,东北特钢两期中期票据“13东特钢MTN1”和“13东特钢MTN2”的持有人会议决议公告显示,投资者要求:“发行人书面承诺本债券不会债转股、不会恶意逃废债、尽一切手段保证本期债券本息兑付。”东北特钢在随后几天给投资者人回复中表示,“同意本决议”。

(本文整合自观察者、一财网、21世纪经济报道、wind资讯等)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