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债违约危中寻机 “秃鹫”投资者“抄底”垃圾债

核心提示:信用债危机的爆发,让垃圾债爆发式增长。面对这样的机会,有人避之唯恐不及,而有人则趋之若鹜,不少秃鹫投资者在此淘金。
21世纪经济报道 

信用债危机的爆发,让垃圾债爆发式增长。面对这样的机会,有人避之唯恐不及,而有人则趋之若鹜,不少秃鹫投资者在此淘金。

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1日,今年以来已有30信用债未及时拨付兑付资金,而2015年仅有21只,2014年仅5只。而今年以来,涉及债券负面事件的信用债已达1002只。

招商基金总经理助理吴武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阶段A股市场还没有出现大的系统性反转机会时,投资垃圾债可能存在较好的机会。“如挑选出好的标的,风险不算大。”

参与垃圾债投资的深圳私募基金经理李惠兴也告诉记者,其投资债券的资金由去年占投资额10%增加到今年的30%。“今年有违约倾向的、估值比较合适的、跌破面值的债券比较多,所以我加大了这方面的投资。”

此外,也有公募基金以另类的方式投资垃圾债。

一家公募基金公司人士王林(化名)告诉记者,其公司的专户产品有配置垃圾债,通过量化投资方式做。

公募另辟蹊径

信用债危机爆发之后,垃圾债数目明显增加。“往年只有两三个,今年增加了很多。”王林表示。

王林介绍,“中国市场没有海外垃圾债的界定方式,一般符合垃圾债的特点有三个:一是这些债券被降过评级,同时只允许债券合格投资者投资(如净资产不低于一千万元的企事业单位法人、合伙企业;名下金融资产不低于三百万元的个人投资者);二是被降过折算率,即折算率从很高降到很低,或从很低降到零;三是有被临时停牌的风险,机构担心会失去流动性。基本上满足这些情况,一般到期收益率在15%-20%以上的债券,我们把它界定为垃圾债。”

“有些投资者已开始注意到了垃圾债的机会。市场上很多的债券,因为信用违约风险,价格由100多块钱杀到了60块钱、50块钱。但实际上,其中有一部分债券不会出现真正意义上的违约,具体需要深度观察。但它跌下来这么多之后,就意味着风险已得到一定释放,这里面有机会。今年这样的品种越来越多。” 吴武泽表示。

一家华南大型基金公司固收部人士也告诉记者,对于垃圾债,“确实可以考虑抄底。但要看你的资金性质,还有风险容忍程度。”

不过,公募基金、券商自营、大型机构等对低评级债券相当敏感,大多采取“一刀切”。

“我们持仓的风格,不会去搏高收益,比较强调风控,比较保守。” 一家基金公司固收部人士明确表示,不会投资垃圾债。

事实上,这也是多数机构的风格。“很少机构做垃圾债,因为担心出现系统性问题。”王林说。

不过也有基金公司另辟蹊径。

“我们部分专户产品用量化方式或多或少配置了垃圾债,”王林说,“投资垃圾债是另外一种投资思路,相当于天使投资,或海外重组并购基金。在配置垃圾债的时候,不是看基本面,是算概率,用量化的方法来做,要算违约概率、回撤率等。”

垃圾债投资之术

相较机构的谨慎,私募和大散户是投资垃圾债的主力军。

从2008年开始做债券投资的李惠兴,投资垃圾债屡有斩获。

在信用债危机爆发,大量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撤离债市时,李惠兴反而加大了垃圾债投资,把投资额由总资产的10%增加到30%。

“除我之外,朋友圈里有很多私募和个人大户也在投资高垃圾债。” 李惠兴说。

“我今年投了五洋债、昆仑债、天瑞债、江泉债等多只跌破面值的债券。”李惠兴说。

虽然未到兑付期,但李惠兴通过做波段也斩获不少。“以江泉债为例,其从年初的80块钱到3月份的90多块钱,我做了一波行情,在93-94元抛出,近期江泉债又跌至87元左右,可以考虑再买入。” 李惠兴介绍。

“垃圾债其实也叫高收益债,其风险是可控的。”李惠兴说。

例如他在2015年的“12湘鄂债”投资,抓住了好时点,获得了较高收益。

2015年2月12日,中科云网发出风险提示公告,12湘鄂债在2015年4月本息能否按期足额兑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随后12湘鄂债价格下跌。

2015年3月,李惠兴以94.6元的价格买入100万元 “12湘鄂债”,票面利率为6.78%。

“债券违约以后,中科云网在2015年5月兑付了三分之一,我拿到30万,2016年2月全部兑付,” 李惠兴说,“这笔投资比正常债券投资收益多了5个点,年收益率超过12%。”

李惠兴选择此类高收益债有自己的一套经验,他介绍,一是选择债券不能只看公司的赢利状况,主要看公司总的资产状况;二是要看公司的性质,建议多关注国企和上市公司发行的债券。

不过,李惠兴建议投资者不要把全部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可以适当分散风险。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