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催债公司的生存怪状:过度“妖魔化”,却依然被需要

核心提示:不好的想象也让人谈起催收公司就“色变”,事实上,近年来,伴随着“老赖”的不断涌现,讨债公司也越来越多。

说起催收债务,大部分人脑海里浮现的是这样的场景:泼红油漆、五大三粗的黑衣大汉……很容易想到的是:是不是真的都是一群人高马大的汉子,戴着墨镜成群上门?

而这些不好的想象也让人谈起催收公司就“色变”,事实上,近年来,伴随着“老赖”的不断涌现,讨债公司也越来越多。

揭秘国内催收公司生存现状

不干违法的事  催回款最高收费50%

对催收公司来说,不同的单子催收的收费也不完全相同。

相关人士表示,每个单子的具体情况不一样,个人借款的话要看具体情况,如果能找到人,手续也比较齐全,10万元金额的收费大概在催收回来金额的20%左右。

在深圳地区开展业务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官网给出的“全风险代理的标准是:广州、中山、深圳、东莞、惠州市内能找到债务人收费是,5万元以下是标的额的50%,5万元到10万元之间是40%,10万元以上的标的额是30%,不能直接和债务人见面的标的额的是50%;全国其他地区,加收10%;债权纠纷超过一年以上的,收费标的额50%;各类经济纠纷,投资纠纷,上当受骗,收费为标的额的50%。”

对于运营方式,业内大部分催收公司的业务模式都类似,一般要求能找到借款人或者有相关的凭证,催收公司才会帮忙去催收,催收到资金之后才会收费,如果没有催收到,则不会收费。

至于催收方式,多家催收公司人士表示,他们肯定是在法律框架内进行。

一个催债公司负责人称,其过程中难免需要用点“手段”,如干扰债务人企业的正常经营、不让其好好过日子等,但尽量不去触犯法律。不过,记者采访的催收公司均表示,“能不能收回钱,不在于行为有多暴力,而是要有针对性的方法。”

催收规则明确  女人更适合讨债

人们好奇的是,催收公司是如何日常运作的。

有十余年行业经历的黄宇说,催收公司大抵可以分为前台、中台和后台,中台也就是上述的风控环节。

催收过程非常重要的一环就是甲方和乙方(催收公司)之间大量的数据往来和处理,甲方的数据发放、更新、核对、回流、确认是一套严控的过程,通常会给乙方一整套业务规范,而这,就是初级状态下的后台。

前台就是催收公司对于数据批量化处置的过程,也就是催收公司是如何催收的。

首先,甲方下发的数以万计的业务数据要通过系统流向催收公司布局在各个地区的终端作业人员,作业人员通过专业技术、能力和流程要求对数据进行处置,把客户的欠款行为重新数据化,包括沟通过程语音的数据化、文字的数据化、实现结果的数据化,再反馈到系统当中。黄宇说,这套系统最起码要具有初期的识别能力,包括客户的属地、类型、欠款规模等,目的是尽可能将欠款客户分配给合适的催收员。

在前台,流程控制非常重要,一个欠款客户的信息来了之后,每一步都有既定规则。比如说,哪一类型的客户要先将其所有的电话拨打一遍,哪些客户要先调查再打电话,甚至包括欠款客户的职业是什么,那么对应的话术上就不能出现什么。

当然,在这个行业里,也有些比较有趣的事情。比如,长期实践下来发现,女性比男性更适合做催收员。

“可能是因为从催债的角度来讲,女性更加伶牙俐齿,优秀的催收员往往以女性为主,女性在表达上既有压力感,也容易令人接受。”黄宇说。

员工收入高  但留人仍成难题

随着信用卡的越发普及,近两年催收公司的业务量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

一位业内人士就表示,自己公司的订单近两年每年增加30%。“民间资本从沉寂到被挖掘,这个体量是很大的。上海有很多银行总部,金融公司,P2P公司,商机无限。关键就是看每一年,我们团队怎么能够入客户的法眼。从盈利状况看,我现在是赚的,但我不得不拿出盈利再加上兜里的钱继续投资铺点,在确保现有业务的基础上覆盖更加多的点,这样也许明年、后年,我们还将持续保有竞争力。”

据透露,现在每年全国都要开出200-300家专业讨债公司,而关门的也有这么多。“上海至少有300家,银行不会给你很多时间适应,达不到他的要求,就可以选择其他家。因此有很多小公司做得好可能暂时生存,做的不好就只能倒闭。”

业内人士指出,这一行还是有其存在的必要,也不会受到太多经济形势的冲击。“如果经济走下坡,刚需不容易被满足。经济环境好,冲动消费更多。”

另外,对于很多催债公司而言,招聘是个很棘手的“难题”。

实际上,催收员的收入与业绩挂钩,高的每月可超过3万元。但目前催债的社会认同度不高,很多人对这个行业还是很抗拒。一位业内人士直言,“我们对人才需求很大,但招人却很困难。”

“不被认可”催债公司究竟该不该存在?

欠债坏钱,天经地义。对于欠债不还的老赖,即便是国家执法部门,也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手段去解决,这也催生了一批靠催债谋生的职业人。

“老赖”为何这么牛?主要原因是法律问题。打这类官司效率极差,不要说民间个人,即使国有银行也不愿意打这类讨债官司。这就给催债公司的生存提供了土壤。

1993年,国家工商总局出台规定允许成立“讨债公司”,但到1995年,公安部等部门又联手予以禁止,从这个“路线图”来看,先“放”后“收”中透露出初衷的良好和监管上的无奈。从多年来的媒体报道看,半地下性质的“讨债公司”目前不但生存得很好,而且因多自觉采用“软暴力”的策略,因讨债引发的殴打、囚禁等刑事案件也日益减少,以致雇请者给予其“追债效率高、讲信誉”的评价。

虽然他们的存在是不合法的,但在客观上却对“老赖”造成了威慑、惩罚的效果,打击了“老赖”的气焰,同时给债权人出了一口气。

从这个角度看,如果目前对他们进行严厉打击,赶尽杀绝,彻底“清算”,很可能会出现被欠债人破财又流泪、“老赖”却欢欣鼓舞、更加趾高气扬的局面。

从具体操作上看,把“讨债公司”赶尽杀绝也有很大的难度。只要市场有需求,就有人为此去冒险。更重要的是,讨债公司因为不合法而行为低调,“软暴力”的手段也很难让人分清是不是违法行为,而“老赖”由于自知理亏,对于讨债人的骚扰等办法也是尽量隐忍,并不想把事情闹大,更不想报警和求助媒体。所以,在现有法治环境下,“讨债公司”还会继续生存下去。

其实,在导致“老赖”产生的问题无法很快解决的情况下,政府部门也可以换一个思路,比如在吸取原来法律或政策缺陷和监管漏洞教训的前提下,国家重新制定新的“民间讨债公司管理办法”,不但允许其存在,还要对讨债手段进行更具体的约束,严禁超越法律底线。作为对政府、法律作用的一个补充的合法讨债公司,在美国、西班牙、泰国、奥地利等许多国家早已有了。

(本文整合自劳动报、大河报、第一财经、每日经济新闻等)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