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商行9年后缩量发行重返A股IPO

核心提示:从本轮7家拿到批文企业的预计募资规模和江苏银行的获批发行规模来看,为了稳定市场,避免二级市场恐惧银行融资,拟上市银行的发行规模或许可能适当缩减。

阔别近9年时间后,城商行IPO有望再现A股市场,但员工股东一夜暴富的财富神话却难以再度上演。

“50万股的员工个人持股上限(否则不予核准公开发行新股)决定了此前城商行上市‘造富神话’难以再度上演”,一位资深IPO中介机构有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不过,从总量上来看,目前排队上市银行如果全部完成A股IPO,员工股东的合计身价将是百亿元量级的。”

此外,从本轮7家拿到批文企业的预计募资规模和江苏银行的获批发行规模来看,为了稳定市场,避免二级市场恐惧银行融资,拟上市银行的发行规模或许可能适当缩减。

江苏银行发行规模大减

6月17日晚间,证监会核发新一批IPO批文,江苏银行等7家企业获准首发。这意味着时隔六年,A股银行板块将再迎新成员,而这距离上一轮城商行上市已经接近9年时间。

江苏银行截至2015年年末的全行总资产为12903亿元,较2014年年末增长24%;各项存款余额7764亿元,增长14%;各项贷款余额5618亿元,增长15%;全年实现净利润95.05亿元,增长9.26%,各项监管指标总体稳健,资本充足率为11.54%,本外币流动性比例57.35%,拨备覆盖率192.06%。

根据江苏银行预披露文件,该行拟在上证所发行不超过25.975亿股,发行后总股本将不超过129.875亿股。但迄今为止,该行尚未披露其IPO募集资金规模,而根据年报数据,截至2015年年末,江苏银行每股净资产6.27元,如果按照募集规模上限计算发行数量,江苏银行IPO融资规模将在160亿元左右。但是,权威信息显示,本轮拿到首发批文7家公司的筹资总额预计不超过88亿元,而且本次获得批文的企业中,上交所2家(包括江苏银行),深交所中小板2家,创业板3家。也就是说,江苏银行的募集资金规模肯定是明显低于88亿元的。而且,证监会批复核准江苏银行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11.54亿股,发行股数减少逾一半。

员工“造富效应”有限

对于A股市场而言,城商行上市最大的看点一度并不是银行主业本身。《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在2007年首批城商行上市时,部分高管凭借数百万股的持股,上市即成亿元量级身价的富翁,部分银行股东名册中出现了“娃娃”股东,上市后身价也是百万元级别,这些“造富神话”曾经令城商行上市饱受关注,也成为监管层加强对于该类银行股东结构监管的重要原因。

2007年,以南京银行和宁波银行为试水者,城商行打开了上市之门,然而在同年北京银行上市之后,监管部门就再也没有新批任何一家城商行的A股上市申请。而在2008年就已递交上市材料的城商行如上海银行等数家银行陷入苦等期,此后数年排队的银行越来越多,但即便是被列入初审名单后为走完最后一公里也已经花费了逾4年。

事实上,地方银行IPO这一等就是9年,主要原因一方面是考虑资本市场对于银行股融资规模的恐惧,另一方面则在于拟上市地方银行普遍存在的员工持股及股权过度分散等问题需要规范和解决。

如今,城商行等地方银行尽管迎来了上市的曙光,但通过内部持股、员工持股而实现“一夜暴富”的美梦很难再成为现实。

根据监管规定,内部职工持股的具体标准为,“公开发行新股后内部职工持股比例不得超过总股本的10%,单一职工持股数量不得超过总股本约1的1%。或50万股(按孰低原则确定)”。照此测算,类似之前几家城商行那样一上市高管身价便逾千万元甚至亿万元的现象难以再现。

预披露招股书显示,江苏银行截至2015年6月份,内部职工股东共计5940户,合计持有股份28404万股,占股本总额的2.7%,内部职工认购股份未超过总股本的10%,单个职工持股最多为50万股,占股本总额的0.005%,单个职工持股未超过50万股”。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50万股的上限计算,即使江苏银行按照目前已上市银行最高的动态市净率(1.32倍)发行,单个员工最多也仅能实现不足500万元的持股市值,即便上市后新股股价能大幅上涨,但是距离“造富神话”显然也差距较远。不过,该行员工持股的合计市值还是数十亿元量级的。

其他拟上市银行与江苏银行情况类似,单个员工股东的持股量有限,而合计的持股规模还是非常庞大的。《证券日报》记者按照披露职工持股的拟IPO银行大致统计,有2.5万名银行员工(含内退等情况)持有所在银行的股权:农商行持股员工的比例较高,在60%-80%之间,城商行员工持股比例稍低,但也在20%-60%之间。即使只按照公司净资产计算,这些员工持股的累计价值也超过百亿元。

除了对持股比例作出限制外,《通知》还对“套现”也进行了严格限定:金融企业高管和个人股份转让锁定期不得低于3年,期满后,每年可出售股份不得超过持股总数的15%,5年内不得超过持股总数的50%。这意味着,高管要完全“套现”至少需要5年以上。

“从此前上市的三家城商行的情况来看,管理层并没有因为身价暴增而大面积离职或出现团队的不稳定,事实上,三家上市城商行管理团队的稳定性甚至高于多数已上市的国有大行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适当的员工造富是符合银行业混改的大方向的”,有银行业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