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动的6月 全球央妈轮番上阵 人民币将何去何从?

核心提示:在外部市场异常波动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显得颇为“淡定”。尽管本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度跌破6.60重要关口,但昨日已重回稳中有升轨道。

这个6月,全球各大央行异常忙碌。6月16日,备受关注的美联储6月议息会议终以鸽派收场,市场对于美联储年内加息的预期再次跌入谷底;日本央行昨日同样选择按兵不动,日元大涨横扫全球汇市;“英国脱欧”最让全球央妈揪心,种种迹象表明市场并未对英国脱欧做出充分准备,倘若黑天鹅事件发生,更大的金融风暴恐接连而至。

在外部市场异常波动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显得颇为“淡定”。尽管本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度跌破6.60重要关口,但昨日已重回稳中有升轨道。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短期内人民币贬值预期仍在,主要受到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上升的影响;与此同时,虽然中国经济并未表现出十分强劲的增长态势,但整体稳中有进,因此人民币持续贬值的可能性不大。

彭博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麦德能(Michael McDonough)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则认为,英国脱欧对于全球市场的影响可能并没有预期般大,“真正会长期、深刻的影响全球市场的‘大事件’仍然为美联储未来加息节奏以及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

波动加剧全球央行异常谨慎

16日凌晨,美联储6月议息会议最终以10:0全票通过,宣布维持基准利率不变。

美联储议息会议委员会认为,自今年4月以来,尽管美国经济活动增速有所回暖,但就业市场的改善却在放缓,通胀依然低于2%的长期目标。此外,5月美国非农数据远不及预期令市场大跌眼镜,再加上英国脱欧公投悬而未决,所以美联储这一决定符合之前市场的预期。

“加息预期大幅延后,7月加息概率低,年内加息或泡汤。”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分析认为,美联储议息会议声明及之后美联储主席耶伦的发言整体偏“鸽”派,市场加息预期大幅延后。

当前期货市场显示,7月加息概率仅为7%,9月为29%,12月概率也低于50%,意味着年内或不再加息。尽管7月议息会议召开时美联储可获得更多的经济数据,耶伦也指出7月份加息并非不可能的事,但姜超认为,昨日的议息声明和耶伦讲话都没有对7月是否加息给出暗示,意味着7月加息的概率较低,“门槛”却相对较高,经济数据要足够好才能证明5月非农数据的偶然性。

美联储选择“按兵不动”这一结果公布后,美元对欧元、英镑、日元、离岸人民币贬值幅度迅速扩大,其中美元对日元贬值幅度扩大至0.5%,美元对离岸人民币贬值幅度扩大至0.35%,跌233点。

在市场尚未完全“消化”美联储最新决议时,昨日下午,日本央行在利率会议上也选择按兵不动。

其中,对于近期不断飙升的日元汇率,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特别强调,不希望看到日元走势脱离基本面,汇率走高可能对日本国内的物价和经济造成不利影响。

然而就在他发表讲话期间,日元涨幅进一步扩大。日元对美元升值幅度一度扩大到2.24%,报103.77。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全球多个风险点不断向市场释放出的压力,越来越多国家的央行加入到了这场“混战”中谋求自保。

当地时间6月15日,非洲最大产油国尼日利亚央行被迫宣布,6月20日起,本国货币奈拉对美元实施自由浮动汇率机制。这意味着,该国正式放弃了维持16个月的固定汇率制,市场普遍预期届时奈拉将出现大幅贬值。

此外,俄罗斯央行在6月10日下调关键利率0.5个基点至10.50%;此前一天,韩国央行意外下调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至1.25%,创历史新低;新西兰央行虽然在上周议息会议中选择维持利率在纪录低位2.25%不变,但仍强调将保持进一步宽松倾向。

连平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当务之急是合理协调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

“在目前金融市场高度全球化的前提下,各国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十分明显。”连平分析称,随着美联储步入加息正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继续加大宽松力度,完全背道而驰,两种货币政策差距将进一步拉大,这必然会给市场资本流动、利率、汇率带来很大的波动因素。

英国脱欧或成年度最大“黑天鹅”

随着英国退欧公投日期的临近,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意识到,无论英国最终“留欧”还是“退欧”,英国公投结果本身都有可能成为扰动金融市场的“黑天鹅”。

姜超认为,如果英国本月决定退欧,对英镑、欧元都将构成压力,黄金和美元或同步走强,风险资产承压。但如果英国留欧,市场或现反转局面。

眼下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显然已经成为全球央行最揪心的事情。

在昨日美联储议息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耶伦特别强调,英国脱欧形势是美联储在6月会议上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美联储对于更长期利率处于什么位置非常不确定;不排除7月加息可能,但不知道美联储官员是否会在那时很快对经济获得信心。”

本周,欧洲央行与日本央行相继对英国可能退出欧盟的结果进行回应。

据知情者向媒体透露,一旦英国公投决定退欧,欧洲央行将在公投结果公布次日宣布,与英国央行联手救助金融市场,届时两家央行将联合发布声明,强调无论如何也要维持充分的市场流动性。

6月14日,日本央行意外取消了公开市场购债,引发市场关注。与业内人士分析,日本央行此举可能被迫为英国公投引发市场动荡而保存购债“弹药”。由于投资者因英国退欧风险而出现抢购日债的情况,14日当天,日本5年、10年、20年、30年和40年国债收益率均创历史新低。

昨日,丹麦央行也公开表示,可能因英国退出欧盟带来的风险而出手干预。丹麦央行行长Lars Rohde称,一旦英国6月23日公投决定退欧,由此危及丹麦克朗与欧元挂钩,丹麦有无限量的货币干预“火力”排除对本币挂钩的一切威胁。

人民币汇率以稳为主

近期众多风险事件的叠加,无不对人民币汇率稳定造成“干扰”,但从长期来看,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市场改革的不断延伸,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仍将成为主旋律。

对于短期内人民币汇率走势,谢亚轩认为,由于英国退欧公投和美联储议息两个风险因素的影响,人民币汇率预计在6月和7月都将保持弱势。

但他同时强调,三季度末人民币汇率将具备再次走强的条件。一方面,季节性因素可能带来贸易顺差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同时,人民币可能在2016年9月正式进入SDR货币篮子,带动一些经济体参考该货币篮子增加配置人民币资产;此外,中国股票和债券市场的开放政策有望持续发酵,为中国带来更多的国际资本流入。

“稳定的人民币汇率也是经济企稳及推动供给侧改革的需要。”瑞穗证劵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分析认为,一方面,当前中国实体经济运行困难,5月经济数据不容乐观,工业生产、消费仍然保持低位,一度拉动经济企稳的投资数据再度下滑,其中,民间投资增速更是下探至3.9%,显示受去产能与企业利润下滑的影响,私人部门活力持续下降。房地产投资与基建投资曾是拉动经济企稳的主要力量,但5月投资新开工与房地产投资数据均出现拐点,加之早前权威人士对于宽松政策的批评,均加大了未来经济运行与政策走势的不确定性。

此外,考虑到今年9月杭州G20峰会,以及10月人民币正式加入SDR的较好机遇,在此背景下,短期内鼓励海外资本流入国内债券和股票市场,同时维持汇率稳定仍是占优策略。

“今年确保汇率稳定仍是当务之急。毕竟避免人民币贬值预期有助于人民币加入SDR后提升国际地位,同时,也为防范金融动荡,为国内加速推动供给侧改革和经济企稳创造条件。”沈建光说道。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