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趋严成真: 某小规模企业遭劝退

核心提示:实际上,IPO审核趋严早已有迹可循。从监管层近期对IPO审核案例中就可窥见一斑。例如在上上周(5.16-5.20),4家上会企业3家被否,其共同特点是净利润规模都不大。而上周过会的四家企业,发审委也就净利润以及持续盈利能力等方面提出了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经多方采访求证后独家获悉,IPO审核趋严已成不争事实。

净利润规模小的IPO排队企业正面临被劝退可能。记者还了解到,近期已有企业因净利润规模小且出现业绩下滑而被监管层劝退。

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曾报道“监管层可能会集中清理IPO排队中一批净利规模比较小且盈利能力出现下滑的企业。”该报道引起业内广泛关注。

实际上,IPO审核趋严早已有迹可循。从监管层近期对IPO审核案例中就可窥见一斑。例如在上上周(5.16-5.20),4家上会企业3家被否,其共同特点是净利润规模都不大。而上周过会的四家企业,发审委也就净利润以及持续盈利能力等方面提出了问题。

有投行人士告诉记者,3000万净利润和5000万净利润成为创业板与中小板、主板企业的隐性审核标准。不过也有券商人士并不认可。但无论如何,不可否认的是,IPO审核已趋严。一位地方证监局人士也直言,“现在都严了,变得开始像之前一样严格。”

净利润指标成隐形门槛

有关监管趋严的消息正从传闻变为现实。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就有指出,净利润规模小盈利能力差的企业或将被清理。近日,记者了解到,已有企业因该问题而被监管层劝退。

“我们有一个IPO项目就是因为利润问题被劝退,刚刚把材料撤下来。企业规模不大,业绩又出现下滑,和会里沟通了一下,然后就撤了。这家企业本来是快要上初审会了。”上海一家券商投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现在会里的口径就是创业板3000万净利润以下的就不要报了,至于现在申报是否还受理暂时不清楚,我估计利润在3000万以下的企业应该也不会报了吧。”

另一位券商投行人士也向记者确认,净利润3000万与5000万的财务指标再次成为监管层审核IPO项目的重要标准。

“最近我们也和证监会发行部进行了沟通,创业板企业在上会前(不是申报前)一年净利润低于3000万的过会可能性不大,净利润在5000万以下的中小板企业被否的可能性比较大。”深圳一家大型券商的IPO业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实际上,此前也有报道,证监会审核趋严,利润在3000万以下的创业板排队企业、利润在5000万以下的主板排队企业可能会被劝退。

上述投行人士认为,利润和规模要求更多会以窗口指导形式出现。不过,也有券商人士表示不认可。“IPO审核相比之前确实是严格了,但利润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近期被否的那些IPO企业,都存在各种各样的其他问题。”

不管3000万与5000万的净利润是否成为了IPO审核的硬性指标,不可否认的是,监管层对IPO企业的净利润规模、持续盈利情况的考量比重变得更大。

有投行人士告诉记者,监管层是希望上报一些收入规模、利润规模都比较大的企业。若如此,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在IPO排队企业中利润规模不满足该要求的怎么办?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可能性较大的就是主动撤材料与坐等被否。

IPO审核趋严有迹可循

事实上,证监会的监管趋严已有一段时间,并购重组、再融资等方面审核都已变得严格。对IPO的审核趋严也有迹可循。

例如,从证监会近期对IPO审核的关注点就可窥见其开始加强对企业盈利能力的关注。上周共有4家IPO企业上会,但从发审委的提出问题,可以看出其持续盈利能力的关注。

5月27日,深圳路畅科技首发申请获通过。发审委提出的主要问题都针对业绩内容,包括发行人补充说明2015年度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外部经营环境是否发生重大变化,2016年经营业绩是否会持续下滑;发审委对沈阳兴齐眼药的审核问题包括“如何合理安排资金以保证资金链条的安全并避免持续经营能力受到不利影响。”

而在此前一周,共有4家IPO上会其中3家被否。从3家被否的案例中也可看出监管层对净利润规模和持续能力的关注。吉林科龙建筑节能2013年至2015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967万元、1652万元和2668万元。

南京中油恒燃石油燃气2012年至2014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3191万元、2379万元和3068万元;吉林省西点药业科技发展2012年至2015年1-6月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3141万元、3399万元、3708和1859万元。

事实上,在此轮改革之前3000万净利润与5000万净利润一直被认为创业板和中小板、主板企业IPO审核的隐性门槛。目前的监管政策表明,IPO审核或再重现财务硬性指标。若果真如此,IPO排队企业将有一部分面临折戟。

中国证监会统计显示,上周IPO新增受理10家,截至2016年5月26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788家。其中,已过会待发企业118家,未过会670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641家,中止审查企业29家。

据记者粗略统计,或将有超过150家IPO排队企业因业绩不理想而面临被劝退或被否的压力。这意味着,这些企业前期付出的高昂隐性成本很可能会付诸东流。

对此,业内也有不同看法。有券商人士认为,一些资质差的公司为了将来高价卖壳而上市,从这个角度看,证监会清理业绩差的排队公司值得肯定。也有投行人士认为,这是在倒退。

“新主席上任后,业内监管风向发生大转弯,目前监管核心就是防范金融风险。”上海一位投行人士对此表示。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