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利率政策正从瑞士、瑞典和日本席卷全球

核心提示:负利率政策正从瑞士、瑞典和日本席卷全球。按照一项指标计算,美国也出现了负利率。今年美国国债价格的上涨已导致剔除通胀因素后的10年期美国国债实际收益率自2012年以来首次降为负值。

美国出现负利率

负利率政策正从瑞士、瑞典和日本席卷全球。按照一项指标计算,美国也出现了负利率。今年美国国债价格的上涨已导致剔除通胀因素后的10年期美国国债实际收益率自2012年以来首次降为负值。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上周日表示,全球部分央行实施负利率政策,将有助于实施额外的货币刺激并放松借贷条件。

华尔街日报说,通胀是债券持有者面临的主要威胁。很多债券持有者之所以关注实际收益率是因为它反映了投资者投资固定收益资产所获的实际购买力。投资者在无法获得足够通胀补偿的情况下依然愿意购买10年期美国国债,这让很多分析人士感到困惑。有些分析人士担心,如果市场人气恶化,这种情况容易引发债券市场动荡。

空头的误导性假设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报告,新兴市场资本外流预计将在今年放缓,因有关全球以及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开始缓解。数据显示,今年新兴市场资本流出总额为5000亿美元,低于去年的7500亿美元。美国资本集团分析认为,新兴市场资产多年来回报令人失望,但空头具有误导性的假设为它们创造了投资机遇。该集团认为,美国加息会损害发展中国家股市的假设具有误导性,因为在美联储提高借贷成本时,发展中国家股市的表现往往好于发达国家。

彭博社指出,鉴于自2012年以来市值蒸发近四分之一的发展中国家资产上月大幅上涨,美国资本集团的乐观看法可能已经引起市场关注。大型发展中国家股市3月份市值回升约1.8万亿美元,创下2007年以来最大涨幅,然而,衡量新兴市场股市的基准指数仍然低于5年平均水平。

沉溺于通缩恐慌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维勒鲁瓦德加洛在上周末刊登的一则采访中称,欧洲央行仍有武器对抗欧元区通胀过低问题,必要时将会采用。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则对日元急升发出警告,称政府必要时将会采取行动来回击汇市的“单向”波动。日元升值令出口商信心降温,并严重拖累日本摆脱通缩的努力。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尔·格罗斯近日在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写道:发达世界的中央银行被通缩恐慌压得喘不过气来。本不应该如此:这一恐慌没有根据,沉溺于此十分危险。央行应该着重于以名义GDP增长衡量的收入增长率;毕竟,对于重债政府和企业来说,这才是重要的事情。发达经济体央行应该克服它们对通缩螺旋的不理性的恐慌,停止不顾一切地刺激需求。否则,它们将背负大幅扩张的资产负债表而做不出什么成绩。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