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江峰开启“乐视+酷派”时代 昔日豪强能否再现生机?

本报记者藏瑾北京报道

导读:对于加入乐视生态的酷派来说,团队的整合管理、产品线的梳理、文化的变迁,诸多方面都存在不确定性,昔日生机能否在刘江峰手中再造,犹未可知。

作为曾经的手机四强“中华酷联”之一,酷派正试图对自己进行彻底的重构。

8月16日,在新生代歌手华晨宇炸裂的歌声中,加入乐视后的酷派发布了新品牌cool和首款产品cool1dual。前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不出意外地在发布会上宣布出任酷派CEO。

乐视方面介绍,未来,乐视、酷派将实行双品牌战略,在专利资源、产品资源、研发资源和生态资源、供应链资源上密切协同。

新任操盘手刘江峰表示,cool是酷派迈出的第一步。未来,品牌上酷派总体倾向于坚持多品牌发展,不同的品牌会针对不同的人群。其中,酷派品牌定位商务人群,cool品牌定位年轻人,既有的产品和品牌会逐步整合。在价格上,会采取接近成本定价的模式,定价会更激进。

可以感受到,刚刚进行了人事调整的酷派还没有完全确定未来的方向细节,唯一确定的是——要转变。

事实上,在乐视入主前,从成立电商品牌大神到与360合作,到全面转型成立ivvi品牌布局线下,酷派也在不断寻求转型,不过都不太成功。“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包括引入资金和合作伙伴,但现在我们算是找到了方向。”酷派总裁李斌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在中国手机发展史上,酷派曾经创造了不少辉煌,比如创造了全球首款双卡双待的手机、制造了中国第一款双摄像头手机。然而,近两年随着运营商的式微和互联网的冲击,酷派步入低谷。乐视联合创始人、酷派执行董事刘弘向记者介绍,乐视从2013年开始“追求”酷派。那时正是“中华酷联”如日中天的时候,而乐视当时还处于起步阶段。

8月5日,酷派发布公告宣布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获任酷派董事会主席,乐视对酷派的收购正式完成。

刘弘颇为得意地将最终联合的达成归结于乐视的“前瞻性”,并称酷派必须从“以2B的运营商品牌为主”转型为2C的公众品牌,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乐视生态的全面注入,从手机硬件公司变成一个生态型的互联网公司。

最新发布的公告显示,酷派集团6名执行董事中,乐视方面已占4席。据悉,未来刘江峰将和李斌一起管理酷派。其中,刘江峰将从全局管理酷派,李斌主要负责研发和供应链部分。

关于未来酷派和乐视是否会在手机业务上形成竞争,乐视控股战略副总裁阿木表示,酷派所积累的一万多项专利,其中很多是全球原创、首创,对于乐视手机生态以及乐视的全球化都是巨大的财富。反过来,乐视从硬件到软件再到平台与应用的创新,也将促进酷派壮大自己的用户。“不是在互相切蛋糕,而是将整个蛋糕做得更大。”

贾跃亭为这块“蛋糕”定下了体量:乐视+酷派在今年完成5000-6000万的手机销量,达到行业前四;2017年乐视+酷派将实现上亿销量目标,与华为+荣耀、OPPO+vivo形成行业前三的新格局。刘江峰此前也为酷派设定了五年内手机销量过1亿台,重回行业第一,酷派市值过1千亿的宏大目标。

但现实很骨感,2015年乐视手机的销量仅为400万台,截至今年5月,总销量才超过1000万。而华为则在去年突破了年销量1亿台。OPPO、vivo当前单季度国内销量也分别可达千万量级。从市场份额来看,乐视生态距离华为、OPPO差距明显。

此外,按照贾跃亭“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生态模式,2015年乐视终端业务营收60.89亿元,但却付出了高达81.86亿元的成本,乐视超级电视的主要生产方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在2015年持续亏损。一亿台的销量如果通过补贴完成,将会是一个更大的数字。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老杳分析认为,酷派渠道建设较晚,眼下渠道能力上仍处于劣势。而从刘江峰的经历来看,其在线下渠道的运作上甚至不如李斌更了解。尽管乐视的生态及内容优势会对酷派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要真正取得突破,酷派还是得在渠道上下功夫。

事实上,除此之外,对于加入乐视生态的酷派来说,团队的整合管理、产品线的梳理、文化的变迁,诸多方面也都存在不确定性,昔日生机能否在刘江峰手中再造,犹未可知。

(编辑:黄锴,邮箱:huangk@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