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亿对王健林只是小目标,一万学费却要徐玉玉全家攒一年

核心提示:西谚有云:凡有的,要加给他,让他有余;凡没有的,连他拥有的也要夺去。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新浪财经、向小田公众号、财经网)

“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我先赚它一个亿。”王健林这句公开言论,在广大民众之间广泛传播,许多人以此自我调侃。

虽然王健林此言论有其上下文,可以让这句话显得没那么突兀。这句话背后所反映的中国阶层固化、富者愈富的“马太效应”将在未来持续上演。

西谚有云:凡有的,要加给他,让他有余;凡没有的,连他拥有的也要夺去。

在当下社会财富的分配中,更富裕的个体在收益的增长方面将会显得更有优势,他们的优势地位还会自我强化。在经济学中,我们把这种现象叫做马太效应。

马太效应在我们身边的案例不胜枚举,而且愈演愈烈。广电总局刚刚批判了某部电视剧中明星演员的高片酬,两位影视明星合计拿走了1.5亿的片酬,在总制作成本中的占比超过了60%。而在宣布上市的丽人丽妆公布的招股说明书中,我们看到其给papi酱的广告费相当于公司去年净利润的一半以上。

不仅仅是超级明星,超级企业也同样享有财富的优先分配权——这一点在互联网时代尤其显著。在中国互联网界,有一个说法叫做“赢者通吃”。如果没有做到行业第一名,甚至连参与行业利益分配的地位都难以保证。在任何一个互联网细分领域,第一名拿走不低于60%的市场份额已经是共识。留给其他人的利益也是少得可怜。

互联网+的热潮在席卷所有的传统行业,它会改变我们整个经济的面貌,让“赢者通吃”这个法则变得越来越普遍。互联网本身是开放的,但是商业模式却朝着垄断的方向前进。只有垄断,才能收割。收割的是什么呢?是普通用户的剩余价值。

我们可以设想任何一个已经具备垄断地位的互联网企业,它首先会将整个行业中利益最大的一块拿走。所有生态链上的企业、用户,都会成为为这个巨无霸打工的一份子。普通人通过提升自己的生产力,获得的收入增长,永远追不上企业利润和股东(资本家)财富的增速。除这些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之外,高工资将与大部分人无缘。

从王健林的角度讲,他作为2015年中国首富,将赚一个亿认为是一个“小目标”,是有底气的:数据显示,2016上半年万达集团收入1199.3亿元(万达百货为王健林个人公司,收入未计入万达集团),也就是说万达集团每天的营业收入大约在6个多亿。而A股上市公司万达院线上半年营业收入57.22亿元,净利润为8.05亿元。

万达作为中国体量数一数二以地产为主的综合型企业,其赚钱效应在行业与规模优势下凸显。然而,对于大部分中小企业,甚至不少A股上市公司,在中国经济逐步进入低增长趋势下,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以上市公司2015年年报为例,一年之内盈利不足1500万的有300多家,超过上市公司总数的10%,1500万什么概念?仅仅可以买到北上深主城区一套房产。如果看非上市的中小企业,境况可能还不及此,从前些年沿海地区外贸企业因出口放缓而纷纷倒闭,到去年以来因热点城市房价暴涨,将不少制造业企业挤 出。可以说,这几年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国企业,尤其是制造业的日子并不好过。近期甚至出现不少深圳、东莞制造企业老板,在企业遭遇困境之际,感 慨当初应该将赚到的钱买房,而不是扩大再生产。

与之相对应的,今年7月企业新增贷款大幅度萎缩,在7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4636亿元当中,企业贷款没有新增,且反而减少26亿元,环比骤减6114亿元。企业新增贷款负值这在历史上仅是第二次,上一次还是十年前的2005年7月。

无疑,这说明实体经济凋零、企业惜贷,盈利、偿付能力都颇为艰难,金融体系市场化决定了他们必然的选择。要么企业死掉了,要么自己主动关闭了企业,资金需求出现断崖式下跌,信心一旦崩塌,就算银行愿意贷企业也不愿意要。

同时,宝能、恒大这类具备雄厚资金的企业,却到处在抢购股权和资本运作,每一次金融资产的狂欢,都令他们受益匪浅。

大企业与小企业强者恒强、弱者愈弱是当前中国经济的缩影。同时,富裕阶层与大众阶层财富和资源分化加剧,体现出中国阶层的日渐固化。

万达每年巨额收入,王健林父子财富日益膨胀,类似情况在其他富裕人员中亦有体现。据统计,目前中国亿万富豪人数多达6.7万人,在全球富豪排行榜中超过美国,已是全世界亿万富翁最多的国家。

另一方面,大家还记得前几天因遭遇电信诈骗的徐玉玉么?她因为9900元的学费被骗光,冲动之下选择自杀。而这9900块,是她全家省吃俭用近一年的收入。

甚至徐玉玉尸骨未寒,就有另一名山东大学生宋振宁,因为被骗了2000元而同样选择自杀。——当时还有人质疑这是假新闻:怎么会有人为了区区两千块就自杀了呢?但是,对于很多家境贫寒的孩子来说,两千块都是天文数字。你质疑,是因为你没穷过。

在过去十几年中,中国大学的学费算是价格涨幅相对较低的种类之一——十年涨幅约一倍。即便是这样的涨幅,以前努力工作勉强攒够学费的家庭,在经过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十年之后,依然还是要努力工作勤俭节约才勉强攒够学费。这些家庭的收入,事实上早已经进入了增长停滞状态。

在更多的行业中,一个打工者的收入增幅,能够持平于GDP的增速已经算是好事(这也是很难的,因为政府收入的增速高于GDP增速,暗含私人部门的收入增速可能会低于GDP增速)。在互联网行业中,一个基层码农的收入增速,也会趋于行业平均增速——绝对不会赶上公司估值增速。

2015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21966元,人均GDP也不过5万元。此外,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社会基尼系数为0.462,而国际公认的贫富差距警戒线则为0.4(基尼系数是国际通用、用来衡量居民收入分配差异的重要指标,全世界超过0.5的国家只有10%左右,发达国家的基尼系数一般为0.24—0.36之间)。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渐大、央行持续释放流动性,人民币一直走低,贬值压力不小。此时,高净值的富裕阶层,可以通过海外资产配置,来防范汇率等风险因素影响;但低净值人群,也就是穷人,面对货币贬值等风险因素时,似乎没有多少措施防范。

在国内投资渠道方面,大众只能选择股票、银行理财等途径,因此A股估值一直居高不下,而银行存款和理财产品,则彻头彻尾是为富人财富增值做“嫁衣”,因为大量的银行理财资金,流向金融市场的结构性产品。

一度成为中国首富的企业家严介和之子严昊近日称,中国如今已告别“一夜暴富”时代。的确,随着经济增长逐步平稳,各行业各领域皆被触及,“一夜暴富”情况很难像改革开放前几十年一样频频出现,这是国家进入成熟阶段的特征。

但是,严昊此言尚有话外之音:现在的穷人日后成为富人的可能性降低。降低到什么程度,很难预测,但如果一个人凭借知识和勤劳不再能让自己过上比较满意的生 活,上学无用论、奋斗无用论、“拼爹”是王道论频频被验证,那么阶层固化的负面效应将会显现,后果不堪设想,甚至有可能陷入拉美式的中等收入陷阱。

阶层固化,随之而来的将是一个没有活力的中国,这应该是绝大多数国人不愿意看到的。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新浪财经、向小田公众号、财经网)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