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体经济的大利好来了!中央决心要抑制资产价格泡沫

核心提示:通道业务是中国金融体系非常特有的现象,过去的通道有信托,后来变成了券商、基金、保险,通道业务在中国发达的背后,是形成大量的货币空转,使得大量的货币无法进入实体经济。

今天,史上最严的银行理财监管规定征求意见稿来了,看了一下,我认为除了防范金融体系的风险之外,还是实体经济的最大利好!

简单归纳一下,我认为征求意见稿中最重要的几点:

1、通道业务要大幅度压缩,银行理财资金不得对接资管计划。

2、银行理财资金不得对接分级基金。

3、银行理财资金不得直接、间接投资股票、股权。

通道业务是中国金融体系非常特有的现象,过去的通道有信托,后来变成了券商、基金、保险,通道业务在中国发达的背后,是形成大量的货币空转,使得大量的货币无法进入实体经济。

同时,会导致银行的表内信贷向表外转移,使得很难监管,以至于造成大量的信贷以理财资金的形式存在,越滚越大。

中国银行业大概有26万亿规模的理财资金,而通道业务有占据了大部分,这使得这部分资金在中国金融体系内空转,无法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如今的监管新规,将会使得资金流向实体经济,是实体经济的大利好。

同时,银行理财资金不得对接资管计划,不得对接分级基金,不得直接、间接投资股票、股权,这些都是将货币从虚拟经济赶向实体经济,尽管短期会对股市形成冲击,长期是有利于实体经济的。

这也可以看成是万科之争,给监管层带来的思考,并有目标的制订了正确的监管规定,这将会导致金融风险大幅度降低,因为有效的降低了杠杆。

如果从万科之争的角度来看,这场旷日持久的争夺,给中国金融监管带来了太多的思考,但它的伟大意义今天也出来了,那就是监管新规的出台。

未来的中国经济,将会更加偏向于实体经济,虚拟经济的泡沫会在新规出台后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尽管股市的短期会很痛苦,但这是中国实体经济的利好,也是中国经济的长期利好!

二、刚刚,中央政治局下决心要抑制资产价格泡沫

就在今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除了决定10月在北京召开十八届六中全会外,还分析了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了下半年经济工作。

政治局的会议,基本代表了最高决策层的意志。

在对下半年经济工作进行部署时,罕见地提出要「抑制资产泡沫和降低宏观税负」。

所谓抑制资产价格泡沫,说到底,就是控制房产和金融等泡沫的不断上升。这一提法是在布置和推进五大重点任务时提出的。

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补短板、降成本被称为最近一段时期的「五大任务」,如何落实和推进这五大任务,这一次有了具体的路径和明确方向。

原文是这样说的:要采取正确方略和有效办法推进五大重点任务,去产能和去杠杆的关键是深化国有企业和金融部门的基础性改革,去库存和补短板的指向要同有序引导城镇化进程和农民工市民化有机结合起来,降成本的重点是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抑制资产泡沫和降低宏观税负。

我们知道,前不久的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第二季度和上半年经济数据,GDP增速为6.7%,虽然整体经济稳住了,但是结合其他数据看,结构非常不平衡。

经济增长基本是靠国企借贷拉高杠杆来支撑的,这与决策层提出的去杠杆已经背道而驰。

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7.53万亿元,6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01.49万亿元,首次突破100万亿元。

但是,居民消费、民间投资和工业生产等均没有明显增长,国企投资反而增长23.5%。

上半年2.36万亿元银行贷款流向了房地产按揭贷款,再加上房地产企业、汽车消费贷款、地方政府平台贷款,超过了上半年银行贷款的60%~65%。

在7~8年前,中国的M2约为17%,GDP增速保持两位是增长。

然而,眼下M2目标仍为13%,但GDP增速目标仅为6.5%~7%,可见实际经济增速仅为货币增速的一半,这证明货币政策越来越无效。

中国已经出现「流动性陷阱」现象,这是中国20年来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从城市来看,上海、深圳上半年地方财政收入增长超30%。可是看不到大家露出一丝笑容,为什么?

因为深圳房价已经逼近9万元/平方米;上海房价已经超过6万元/平方米。

这样高的商务成本,谁还来投资?谁还会来创业?企业怎么吸引人才?怎么承担得起如此高昂的成本?

所以,尽管中国经济稳住了,但是结构性问题很严重。

表面看稳中向好,实际上泡沫膨胀,实体经济越来越糟糕。楼市疯涨上涨,结构更加畸形。各种救市不断,计划经济回潮。房地产一花开尽百花残。楼市一业独兴百业调零。

一二线城市楼市疯涨,更是将实体经济逼入绝境。

逻辑很简单,各行各业皆不赚钱,民间投资急剧放缓,资金蜂拥到房地产,楼市疯涨不断。

楼市疯涨,吸走了实体经济的资金,推高了实体经济的成本,进一步加剧了实体经济危机,中国国际竞争力将急剧锐减,经济将急剧空心化。

旧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新的发展模式又难以支撑整体经济,总体来看,经济依然处于经济寒冬之中,形势难言乐观。为了下一步转型和未来经济发展,决策层必须下定决心,打破这个恶性循环。

但是,来自各方面的阻力也很大。

为了土地财政,地方政府希望将房价越推越高,但百姓怨声载道;为了增加税收,一些部门掘地三尺,将企业逼上绝路;一些决策者为了国有经济,却伤害打压了私有经济;为了表面繁荣和GDP增长,拔苗助长,一味呵护泡沫经济。

畸形的经济结构和增长模式,造福了极少数利益集团,却让绝大多数企业和国民承担了成本。

一个国家的经济,最重要的不是GDP总产值,而是实际生产力水平的高低和就业问题,还有居民的收入水平,这就是其他国家央行之所以这么关注非农就业数据的重要原因。

这一次,中央下定决心要「抑制资产价格泡沫」,说到底,其实是向利益集团宣战,成效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