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亿资产一夜归零!这个女人到底是传奇还是大骗子?

核心提示:从身家45亿美元(约合296亿元人民币)沦为穷光蛋,医疗公司Theranos创始人伊丽莎白· 霍尔姆斯有切身体会。据《福布斯》6月1日报道,公司陷入困境,霍尔姆斯资产估价从去年的45亿美元降至零。

从身家45亿美元(约合296亿元人民币)沦为穷光蛋,医疗公司Theranos创始人伊丽莎白· 霍尔姆斯有切身体会。据《福布斯》61日报道,公司陷入困境,霍尔姆斯资产估价从去年的45亿美元降至零。

霍尔姆斯2003年创立医疗公司Theranos,希望引领血液检测领域的革命。从2014年的股价来看,公司价值90亿美元左右。2015年,《福布斯》也曾估计霍尔姆斯身家达到大约45亿美元,在“美国最富有白手起家女性”榜单上夺魁。

不过,Theranos核心血检产品的准确性受到质疑,美国联邦政府也介入调查。数据显示,Theranos年收益不到1亿美元。这家公司的实际价值可能只有8亿美元。“在估值如此低的情况下,霍姆斯所持股份基本已一文不值。”

霍尔姆斯拥有Theranos公司50%的股份,因此个人身家一度高达45亿美元。不过,随着公司价值跳水,霍尔姆斯的个人股份也打了水漂。

Theranos公司宣称,只要一滴血就能进行数十种血液检测,取代传统血检。不过,《福布斯》评论说,作为公司业务核心,血检技术谜团重重,缺乏有力的证据支持。霍尔姆斯曾承诺公布相关数据,但直到4月也没有拿出核心数据来。另外,Theranos的客户群体是否存在也令人怀疑。

风投人士罗伯特· 尼尔森表示,现有的血液检测价格低廉,想要取代它们,并不容易,发展空间也有限。

霍尔姆斯预计8月将在“美国临床化学学会”(AACC)年会上发表演讲。届时,她能否拿出有力证据将是一大看点。在此之前,富豪榜上昔日的明星则暂时与榜单无缘。

19岁创业,无任何医学背景

Holmes女士在2003年时创立了Theranos公司,当时她年仅19岁,刚念大二的她,选择从斯坦福大学退学。

Holmes女士宣称,自己因为惧怕针头而成立了Theranos公司。她无数次的在公开场合说道,抽取少量的血液、避免使用大号的注射器能够减少患者的对血检的抵触,这样能帮助医生更早的确诊、拯救更多的生命。

她最初的想法是做一个小的手臂补丁,能够防止传染病、输送抗体。她咨询了当时在斯坦佛医学院任教的Phyllis Gardner教授。不过这个补丁并没有成功推向市场。

“她当时还是一个小孩子,只接受过基本的工程训练,没有经过任何医学培训”,Gardner博士这样说道,她的丈夫曾经是Theranos顾问团队的成员之一,现在仍然持有该公司的股份。

2005年,Holmes女士聘用了英国生化学家Ian Gibbons。他拥有的研究技术能够处理和分析微量的液体。根据美国专利与商标局的统计,Gibbons与其他Theranos的科学家们合作,一共推出了23项专利技术。Holmes女士在其中19项技术中,被列为了联合发明人。

这些专利书上显示了Holmes女士原本的创意是如何转变为公司的商业模型的。但是进展相当缓慢,“Gibbons博士曾告诉我,没有任何东西奏效”,他的遗孀Rochelle说道。

核心的科学家自杀

20135月,Gibbons博士自杀身亡。Theranos公司的律师代表King女士说,“Gibbons在自杀前的前一年,就经常因为健康和其他原因缺勤工作。”但对于公司技术失败的言论,Theranos公司并不同意。

Gibboson博士的遗孀与记者交谈过后,Theranos公司的律师代表寄给她了一封信威胁道,如果继续对Holmes女士和相关的保密信息发表“虚假陈述”,将会向法院起诉她。Gibbons太太现在已是Theranos公司的股东,她从死去的丈夫那里继承了Theranos公司的股份。

 

Theranos2013年开始向公众开放检测。在凤凰城(Phoenix)地区开放了42家血液采集“健康中心”,另外2家在加州,1家在宾西法利亚。它们大多位于Walgreens 药房连锁店的内部。

Holmes女士成功游说了亚利桑那州的政府官员,让当地免除了“民众必须有医生处方才能接受检测”的法律规定。Theranos承诺能够快速的拿到检测报告,并且价格是竞争对手的“一小部分”。目前,Quest Diagnostics Laboratory Corp. of America Holdings 两家公司占领了美国每年750亿美元血液检测行业。

与此同时,那些专注于健康领域的大型风投公司并没有成为Theranos 的投资者。根据道琼斯 VentureSource的数据,科技公司甲骨文(Oracle)的创始人 Larry Ellison与风投公司Draper Fisher Jurvetson分别认购了Theranos公司的股份。

Theranos已经经过了数轮融资,最近一轮是在2014年的6月。与大多数控制严格的公司一样,Theranos很少对外透露自身的运营与财务情况。

通常情况下,门诊实验室从诊断仪器的制造商手中采购检测设备。在此之前,仪器制造商必须经过美国食品药监局的严格审查。

因为Theranos公司并没有把Edison仪器销售给其他实验室,所以在开始销售他们的检测项目时,公司并不需要食品药监局的批准。但是公司仍然为超过120个检测项目寻求官方认证,以求让自身更为严格和透明。

7月,Theranos宣布其中一项疱疹检测的项目获得了食品药监局的批准。但Theranos公司和食品药监局拒绝透露其余项目的申请情况。

“能力检测”涉嫌舞弊

无论实验室是对外采购检测器材还是内部研发,都必须向管理医疗保险与医疗救助的美国联邦中心证明检测结果的准确性。这个过程被称为“能力检测",具有认证资质的机构每年会将有待检测的样本寄给实验室数次。

收到样本后,实验室必须对其进行检测并且报告实验结果,这个过程并不对外公布。如果检测结果与平均水平接近,该实验室就会获得通过。

根据内部邮件显示,2014年初,Theranos把这些“能力检测”的样本一分为二。其中一部分由内部研制的Edison仪器检测,另一部分则使用其他公司的仪器进行检测。

在维生素D、两种甲状腺激素、前列腺癌的检测项目中,两种仪器给出了不同的结果。根据内部邮件和熟悉该过程的人员透露,某些员工认为,其中的差距表明Edison仪器的检测结果并不准确。

实验室的管理员工把两组实验数据汇报给了Therenos的总裁兼运营总监 Sunny Balwani。在一封电子邮件中一位员工写到,他“仔细阅读了这些规定”,并询问哪些结果应该向检测官员和政府汇报。

次日,总裁Balwani先生回复他,“缺乏法律背景的人却在这里谈论法律情况和对于这些问题的理解,我感到十分恼怒和失望,”他写道,“这样的行为必须立即停止。”

他补充道,“一开始就不应该用Edison仪器去检测样本。”

一些前员工称,Balwani先生勒令实验室部门停止使用Edison仪器对样本进行“能力检测”,只允许汇报从外部购买的其他公司仪器的检测结果。

这些前员工表示,他们虽然依照了指示行事,但却担心这样的指示触犯了联邦法规。联邦法律规定,“实验室对能力检测的样本处理过程必须与实际临床样本的处理程序一致,而且必须是实验室日常例行的检测方法。”

而在日常工作中,Theranos都是使用的Edison仪器对病患的血液样本进行维生素D、两种甲状腺激素和前列腺癌症的检测的,前员工们说道。

2014年三月,一位化名Colin RamirezTheranos员工向纽约州公共卫生局实验室投诉称,该公司人为操纵了“能力检测”的过程。

公共卫生实验室临床实验评估计划的主管 Stephanie Shulman在邮件中回复道,匿名邮件中描述的行为若属实,“将会触犯美国州立和联邦条款”。员工所描述的行为是“能力检测舞弊的一种”Shulman女士补充到。她已将此事向公众卫生实验室的调查部门汇报。

纽约州卫生部证实,它们在2014年四月收到了一个“关于Theranos实际检测手段”的正式投诉,并已经将此事汇报到了联邦医疗保健与医疗救助服务中心。

被问及对此次投诉事件的看法,Therenos公司承认,Edison系统去年内提供的多项检测结果与传统仪器提供的检测结果存在不同。

不过,这样的差异是基于“剩余的能力检测样本”得出的,“这些样本是用于附加实验的检测,目的是为了获得最优方案”Theranos的法律顾问King女士说道。公司在能力检测中从来没有不达标过,她补充道。

她认为公司总裁Balwani先生的指示与公司的“可替代的评估过程”一致,之所以采用此过程是因为,公司相信其独特的技术并没有同类组,能力测试样本中的防腐剂会对其技术造成不利影响。

对于监管机构,Theranos公司一向保持着“直率、坦诚”的态度,King女士补充道。

准确性备受质疑

2014年底,Theranos公司中只有不到10%的检测项目是依靠Edison仪器完成的,这其中包括了前列腺癌症与怀孕项目的检测,一位前资深员工说。

除了这15项由Edison系统完成的检测项目之外,有超过60%的项目是使用了特殊稀释的方法在传统仪器上完成的,这位资深员工说道。因为收集的血液样本容量太小,公司不得不增加样本的容量以适应传统仪器的规格要求。

130项测试之中,有三分之一是由传统仪器完成,这样就需要用针管从病患的手臂静脉上获得更大容量的血液样本。

对于用稀释才能完成的检测项目,过程中会让血液中检测成分的浓度降低到仪器允许的范围之外。实验专家称,这样的操作会增加误诊的概率。

大多数的实验室只会在少数情况下对样本进行稀释,比如病人服药过量的检测中就会采用,专家说道。

“任何时候稀释样本,都会参杂其他物质,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样本原来的形态,同时也增大了错误的可能,”加州大学旧金山实验医学系副主席 Timothy R. Hamill如是说道,“采用稀释经常是一种差劲的实验手段。”

Theranos公司称,稀释是实验室里的常用手法,但却拒绝回答其是否稀释了血液样本。“Theranos分析样本的准备方式是公司的商业机密、无法对大众公布”King女士说道。

“这些方法已经向监管机构公布”而且“不会对检测的质量和检测结果的准确性有负面影响”她补充道。

该公司前员工则称,在去年年初一项检测钾元素的测试中,扎手指采集血液并进行稀释的实验方法造成了准度问题。实验专家称,扎手指获得的血液样本比静脉采集的血液样本纯度更低,因为通过扎手指而得到的血液中经常会混合着其他体液和细胞组织,干扰实验的准确性。

一位前员工表示,Theranos的测试结果显示,某些病人的钾元素含量高得离谱,如果实验结果真的准确的话,这些病人早就已经死了。

公司法律代表King女士否认了钾元素测试的所有问题,并声称“没有任何迹象表明Theranos对病人提供了不精准的检测结果。”

 

对于华尔街日报提供的医疗服务供应商对该项鉴定结果的解读和病人病历的调查情况,Theranos公司发起了反击。

与华尔街日报交谈过后,Theranos公司拜访了其中一些当事人,并要求他们在事先准备好的声明上签字,声明称华尔街日报扭曲了他们的言论。当事人中有两位签字,一位拒绝。

一位在凤凰城Walgreens药店工作的护士Carmen Washington说,在看到了钾元素和甲状腺测试中不寻常的检测结果之后,她开始怀疑Theranos的准确性。她曾对药店的经营者和Theranos实验室的主管表达过顾虑,并要求公司提供相关数据,证明扎手指检测方式与静脉抽血的结果一样准确。

“他们从来没能提供出这些数据”她说。但Theranos法律顾问King女士却给出了不同的答案,称公司已经向这位护士展示过关于实验准确性的具体数据。

一位Walgreens公司的发言人称,这位护士一直负责开具Theranos测试的实验室订单,直到去年2月份她从诊所离职为止。Walgreens公司还称,目前与Theranos的合作关系进展顺利。

知情人士称,2013年年末到2014年年末,曾有多名医生和护士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投诉Theranos的测试结果。不过,美国亚利桑那州总检察长办公室、卫生部和商业改进局表示,他们没有收到关于Theranos公司的投诉。

同一病人,不同结果

一位来自凤凰城的医生Betz称,他接收的一位女性病患在去年8月份接受了Theranos公司常规的钾元素检查,以监测潜在的高血压药物治疗的副作用。Theranos给出的检测报告称,她体内的钾元素已经逼近临界值。

三天之后,另一家实验室重新做了一遍测试,但结果表明一切正常。

公司法律顾问King女士表示,直到今年年初为止,Betz医生的护士一直在向Theranos公司输送病患。

一位地产代理,Maureen Glunz抱怨了她耳鸣的症状后,在去年感恩节前夕去了一趟Theranos,做了手臂静脉抽血的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她的血糖、钙、总蛋白和三种肝酶的水平异常。

主张自然疗法的主治医生Nicole Sundene,担心Glunz女士会有中风的风险,要求她去急诊中心。两天之后,医院的检查报告出来了,显示一切指标正常。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Hamill博士说,Glunz女士的一些检测结果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保持了稳定。

Theranos公司的法律顾问King女士则称,“不同实验室之间检测结果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别这很普遍,”她补充道,Glunz女士的药物治疗和日常饮食可能是导致这次结果“波动”的原因。并没有一项指标“接近临界”,她说。

“仅凭借病人的轶事就得出结论,这样会误导大众”她说道。

Glunz女士表示,她喜欢Therano公司检测低廉的价格,如果能确定检测的准确性,她愿意再次光顾。“但是,把病人当做试验品、出具错误的诊断书,这样的情况是无法让人接受的”她说。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