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继伟答记者问:房地产税还在立法阶段

核心提示: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将于3月7日(星期一)9时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财政部部长楼继伟、部长助理许宏才就“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楼继伟:房地产税还在立法阶段今年“营改增”税制改革一定要完成

针对舆论有关“财税改革推进速度低于预期”的疑问,财政部部长楼继伟7日说,确实有些改革进度没有达到预期,如税制改革进度稍慢,但总体改革达到进度。后续改革需要进一步转变理念,破除利益藩篱,各方合力推进。

楼继伟在当天上午梅地亚中心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介绍了财税体制改革的进展情况。

对于财税改革的“先行军”预算改革,他说,此前部署的一些改革已经做到,如预算编制和预算执行都贯彻《预算法》中的一些基本准则,包括先有预算后有支出、预算调整依照程序、预算公开要更加细化、推行跨年度平衡机制和中期财政规划、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等。

但他说,也有一些预算改革进度还没有完全达到预期,主要是在转换过程中大家的观念还需要转变,而且全面深化改革也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旧的思想观念、利益藩篱成为干扰改革实施的阻碍。“改革需要顶层设计之下坚决的推进,要啃硬骨头。同时也要增强各方面的协调,处理好各方面的矛盾。”

楼继伟直言,税制改革进度没有达到预期,总体进度比原来预期稍慢。如去年政府工作报告就讲到“力争完成营改增”,但去年没有“力争到”。楼继伟说,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了“5月1日全面实施营改增”的时间表,军令状已经下了,这是任务鞭策。

对于下一步改革,楼继伟说,今年营改增一定要完成。地方税体系正在建立中,房地产税还在立法阶段,个人所得税改革正在提出方案,其他一些地方税的改革也在推进。

此外,对于最难的中央和地方事权划分和支出责任的划分,楼继伟说,改革应在税制改革基本完成后推进,财政部可以做一些顶层设计,但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这一改革非财政部一家能够解决,需要各方面共同推进。“这一改革是一个很大的系统工程,而且是一个顶层设计、各方面配合、协同推进的一个过程,也是渐进的过程。”

楼继伟:简单提高个税起征点不公平

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7日表示,我们多次上调过工薪所得税的费用减除标准。个税起征点,精确地说,是工薪所得减除的费用标准,听起来就比较别扭,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和绝大多数国家不一样,实行的是分项征收的个人所得税,只是对工薪所得有一个基本费用减除标准。那么应当实行综合所得,而不是说对工薪所得的费用标准,是综合的减除标准。那么带来一个问题,要不要再提高起征点?简单地提高起征点是不公平的,一个人的工资五千块钱可以过日子过得不错,如果还要养孩子,甚至还要有一个需要赡养的老人,就非常拮据,所以统一减除标准本身就不公平,在工薪所得项下持续提高减除标准就不是一个方向。

楼继伟:今年财政政策首先保证重点支出优化支出结构

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7日表示,今年财政政策首先要保证重点支出,优化支出结构,严格控制“三公”经费增长,让更多的支出保证基本公共服务和重点民生支出。

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7日举行记者会,楼继伟就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回答了中外记者提问。

楼继伟表示,在优化支出结构的过程中,要对收入高增长时期支出标准过高、承诺过多的不可持续的支出,或者政策性挂钩的支出,在合理评估的基础之上,及时压减。相应提高均衡性转移支付的支出,安排给地方更多的自主可支配财力。

楼继伟说,按照脱贫的目标,今年增加了扶贫方面的支出、老少边穷地区的转移支付。中央基建支出,今年安排了五千亿,要把那些小、散的项目压减,集中用于属于中央事权的、跨域的、公益性较强的、重大的基建支出项目上去。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中央财政安排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重点用于职工分流安置。对此,楼继伟表示,今年预算将先安排500亿元,明年再安排500亿元。

“当然,根据工作的情况进展,这个数字都是可以调整的。”楼继伟说,要根据各地方完成去产能任务的情况给予支持,要与去产能规模挂钩,考虑需要安置的职工人数,也要考虑到当地财政困难程度等,实行梯度性奖补。

他同时表示,去产能的主要责任在企业和地方,这也是中央奖补的重点。中央企业在去产能过程中同样可能有人员安置,也将兼顾到。

楼继伟:中国的财政赤字率可以适当提高

楼继伟表示,中国的财政收入占GDP比重只有30%左右,低于一般国家的比重,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比重。所以,赤字率可以适当的提高。点击进入直播专题

楼继伟说,扩大赤字和扩大债务的空间,真是难讲,因为债务和赤字连在一起的,赤字扩大一般是发债来弥补了,所以债务空间和赤字空间是连在一起的。第二个,如何控制这些风险,今后一个时期,我们的财政收入潜在增长率有下降的趋势。前些年大家都问,经济增长10%,财政增长20%,现在要回答了,就是说6.5%以上的增长,财政收入增长为什么低于经济增长。不一样了。最重要的是,连续的PPI在下降,使得财政收入增长的空间受到了挤压。那么是不是我们就没有赤字的空间?不是的,关键看赤字是干什么用,会不会赤字今后会减少、会回头?相比于其他的国家,临时性的赤字上涨,比如美国曾经在2008年以后,2009年、2010年,最高的时候是7.9%的赤字率,这两年回到了4%。要看财政政策做适度的支撑之后,经济的恢复能力,赤字或者债务能不能上涨,有多大空间,这是个很难简单回答的问题。财政收入的形势是严峻的,要扩大一些赤字,第二个这个赤字的空间很难讲多大比较合适。我们有一定的空间,但是也不能增长得特别多,因为我们的财政收入占GDP比重只有30%左右,低于一般国家的比重,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比重。所以,赤字率可以适当的提高。

再一个说法是债务的空间,我们的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大约40%,这在可比国家中是比较低的。这方面我们还有一定的空间。重要的是,我们要把这些债务空间利用好,使得今后特别是支持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使得经济的活力在增加,使得经济的结构上中高端,然后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起来,这个空间就可以算是很好的利用了。不能把赤字的空间,重要的都是用在基本支出了,一般公共的支出,那就会出现大的问题,好在我们是保持着“黄金原则”,就是债务用于资产,我们留下了很多优良的资产,这是我们心里有点底的地方,没有用于“吃饭”。“吃饭”靠借钱不行,“吃饭”要靠发工资,借钱可以买房子,用今后的工资收入来还它,按揭是可以的,我们保持了这条防风险的底线。

再有,我们如何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中央政府债务问题不大,关键是地方政府会不会在《预算法》规定之外出现新的债务的口子,那样的话债务风险就可能会突破,这方面会同各级财政加紧管理,相信我们会取得效果。

楼继伟:今年增加民生支出或压减“三公”经费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专场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对2016年财政赤字情况作了详细说明。楼继伟表示,2016年将增加0.6%的赤字率,优化支出结构,按照可持续、保基本的原则,安排好民生支出,严格控制例如“三公”经费的增长,甚至要压减,让更多的支出保证基本公共服务和重点民生支出。

楼继伟表示,要对收入高增长时期支出标准过高、承诺过多的不可持续的支出,或者与政策性挂钩的支出,在合理评估的基础之上及时压减。

楼继伟谈劳动法:对企业和雇员保护程度不平衡

楼继伟表示,劳动合同法的确是有毛病,在企业和雇员方面保护的程度是不平衡的,所构建的用工的基本模式是标准用工的模式,对于在职的职工保护比较多,对于新入职的就业带有歧视,带来一些弊端,我说过分析,一个是没有激励提高职工的高技能,因为企业加大职业培训而职工可以提前一个月离开,企业为何要帮你培训技能,目前高级技工的短缺,都是劳动合同法造成的,肯定有关。

楼继伟:中国经济仍将中高速增长

楼继伟针对如何看待“对国有银行经营状况持续恶化的担心”表示,很多国家的这个问题都得到了比较好的处理,处理的原则其实是两个方面的共同作用,一方面是市场机制作用,大家按照契约原则,按市场的规则来处理。另外一方面,政府适当给予帮助,适当加了一些杠杆,帮助这些特别是重点的系统性比较强的金融机构,使他们不至于出现严重的问题。当然,中国的情况同2008年以后的危机情况不一样,2008年危机的时候,有的国家把私营银行临时国有化了,甚至把私有制奉为“天条”的美国,都临时把系统性的重要金融机构都国有化了,采取了超常性的一些措施,使得这些金融机构发挥正常作用,特别是对实体经济继续给予支持的情况下,不要产生资产负债表过度恶化,修复资产负债表,采用临时国有化的方式,比如使得这些系统性银行在美联储的保护之下,都采取一定的措施。担心不担心,同是不是这些银行大股东关系并不是很大,因为这些重要的银行,他们的问题会带来系统性风险。我们下一步同他们所处的阶段不一样,他们是危机处理的时候,我们是面对下行压力,但是仍旧是中高速增长,条件不一样。

楼继伟:银行不良贷款率温和上升

楼继伟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近年来,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在上升,现在是温和的上升。在结构性改革的情况下,不良贷款率可能还会要上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各个国家都暴露出了原来的结构性问题,在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都发现了有银行不良贷款率的上升。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