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为什么会发生恐怖袭击?从巴黎到布鲁塞尔

核心提示: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比利时在西欧国家中较早意识到异文化地区移民大量涌入和聚居,可能对社会安定构成隐患,并早在几十年前便开始采取一些疏导、防范措施。

当地时间3月22日上午8时许,比利时布鲁塞尔扎文特姆国际机场出发大厅接连发生两次爆炸,至少造成13人死亡、35人受伤。一波未平一波又起,9时11分左右,布鲁塞尔东区欧盟机构附近的马埃尔贝克地铁站又发生一起爆炸,造成至少15人死亡,55人受伤。截至目前,比利时警方已宣布有34人死亡,170人受伤。

这是战后布鲁塞尔所经历的规模最大、伤亡最惨痛恐怖袭击事件,也是迄今最靠近“欧盟心脏”——布鲁塞尔欧盟总部的一次。“伊斯兰国”(ISIS)据称已对事件表示负责,尽管尚未能通过第三方核实,但比利时警方已基本确认,此次连环爆炸案是一起极端暴恐事件,且许多分析家都认为极可能和原教旨极端分子及国际恐怖主义势力有关。

去年是巴黎,今年是布鲁塞尔。以前是马德里,是伦敦……

这些欧洲的名城,一个一个成为恐怖活动的目标。一次又一次的枪声和爆炸,让曾经富裕和谐的欧洲,现在似乎成了欧洲人的欧洲梦。

布鲁塞尔机场、地铁站发生连环恐怖袭击后,比利时首相夏尔·米歇尔说,这是丧失理智的、暴力的、卑鄙的袭击。比利时全国进入最高警戒状态。核电站一度疏散人员,更凸显出反恐形势的极端严峻性。

去年11月13日,法国发生震惊世界的“11.13”系列暴恐事件,此次事件涉及8名直接参与袭击者和众多幕后策划、窝藏者,而这些人中许多都是居住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市郊的北非裔穆斯林,其中包括主嫌阿巴乌德(Abdelhamid Abaaoud)、首名被辨别身份的恐怖分子的萨拉赫.阿卜杜拉姆(Salah Abdeslam)、据说善于制造炸弹的哈德非(Bilal Hadfi),以及唯一长期在逃、直到今年3月18日才在比利时莫伦瑞克区被捕的布拉西姆.阿卜杜拉姆(Brahim Abdeslam),去年圣诞节后,比利时警方曾对布鲁塞尔、列日两地郊区“重点社区”进行排查,发现大量暴恐线索、隐患,但此次3.22事件的发生表明,仅靠这种类似中国“严打”的特别行动,并不足以消除暴恐隐患。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比利时在西欧国家中较早意识到异文化地区移民大量涌入和聚居,可能对社会安定构成隐患,并早在几十年前便开始采取一些疏导、防范措施。但大批来自北非及刚果金、卢旺达等地的移民、难民和当地人宗教、文化甚至“观感”都大相径庭,且经济条件差、职场竞争能力弱,一方面被社会边缘化,另一方面却自相抱团,形成半封闭性质的“边缘化社会”。上世纪90年代后半叶起,比利时进入经济转型期,布鲁塞尔周边莫伦瑞克、查尔贝克、安德莱赫特。圣若斯等曾经热闹非凡的工业区风光不再,大批企业倒闭转型,而这些企业原本提供了大量蓝领熟练工岗位,这些岗位又恰是穆斯林和非洲裔移民最集中、最热衷和最稳定的就业源。这种剧变造成上述工业区出现“空洞化”,丧失希望的移民较过去更边缘化也更自我封闭,而原教旨思潮便趁机填补了这一“空洞”。

公平地说,不能将原教旨主义和恐怖主义简单化等号,但同样公平地说,国际恐怖势力的确驾轻就熟地将原教旨主义极其遍布全球的传播网络,利用改造成为自己扩充势力、招募和补充兵源、收集恐怖经费和补充恐怖“军需”的“物流体系”,而对这一“物流体系”,长期以来国际社会或视而不见、或视若无睹、或掉以轻心、或隔靴搔痒。申根协定的签署是欧洲一体化的重要环节,本意是促进欧洲各国的融合,却因配套设施的不齐全,在客观上令“跨国暴恐”更添方便之门,“本国反恐”却横生掣肘之梗。“11.13”后曾有人称,莫伦瑞克乃至布鲁塞尔成了“欧洲原教旨暴恐中转站”,但倘若这一“物流体系”及其成因得不到重视和警惕,即便打掉了莫伦瑞克,“暴恐中转站”仍能驾轻就熟地利用“欧洲无疆界”的便利和原教旨网络、边缘化社区这两大温床,在诸如法国巴黎93省或德国巴伐利亚某地重新孳生。

事实上比利时或布鲁塞尔对恐怖主义威胁已经提高了警惕,去年底将恐怖警戒级别提升到2级,3.18抓获阿卜杜拉姆后提升至3级,此次连环暴恐案发生后更提高至4级(最高级),但这样的高等级戒备意味着大量人力、物力的长期投入,非但财政上负担沉重,过于绷紧的弦也未必有利于反恐效率的提高,弄不好反倒容易因“过劳”而产生懈怠。

不少知情者指出,布鲁塞尔乃至西欧许多都市,其捷运系统多采用开放式,安检措施聊胜于无,这就为恐怖分子从容作案和快速“转场”提供了便利,2015年8.21阿姆斯特丹-巴黎高铁未遂暴恐案,嫌犯卡扎尼(Ayoub El Khazzani)就是利用这种漏洞险些制造了惊天大案(耐人寻味的是,卡扎尼也是比利时籍摩洛哥裔,自称“住在布鲁塞尔公园长椅上”),此番三起连环爆炸,一起正发生在捷运系统内,另两起虽发生在设有安检关卡的机场中,却爆炸于安检系统管制范围外的出发大厅。很显然,即便持续维持3级或4级反恐警戒,倘不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的捷运安检模式,8.21或3.22式隐患仍然很难被防范和排除——问题在于,人们究竟愿意和能够为反恐和社会治安,牺牲多少生活的便利?倘过犹不及,是否又恰中了恐怖分子和暴恐策划者的奸计?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上述种种矛盾不但比利时人需要认真思考,包括国人在内的每个国家和城市居民,恐怕都必须好好想一想。

比利时恐怖袭击对世界的五大警示

警示一、情报工作不能失职

反恐反恐,首要的就是情报工作。作为惨痛的教训,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后,全面改革情报体系,创设了统筹全美15个军方和非军方情报机构的国家情报局,CIA等情报机构都要向情报总监报告。这种50年来的最重大改组,避免了情报机构的相互扯皮和内耗,这也是911后美国本土未发生重大恐袭事件的一大原因。相形之下,欧洲的反恐情报工作太落后,太失职。巴黎、布鲁塞尔如此复杂的袭击,必定多人参与,精心策划,情报人员上哪儿去了!

警示二、武器泛滥后果太可怕

去年的巴黎恐怖袭击,今年的布鲁塞尔连环爆炸,恐怖分子轻而易举地获得了各种大杀伤力武器和炸弹。去年还有一次欧洲列车恐怖袭击,万幸的是正好有两个休假的美国大兵,听到了盥洗室内恐怖分子拉枪栓的声音,果断出手才避免了一场惨祸。使用冷兵器的恐怖袭击,就能造成重大伤亡,中国就有血的教训;欧洲还不是美国,武器泛滥且缺乏有效管控,实际更是对恐怖分子的纵容。

警示三、疏松安全管控是恶因

法国、比利时都属于欧盟核心国家,比利时还是欧盟总部所在地,十来个国家适用申根协定,一个签证在手,可以走遍欧洲大陆。这种合作、信任,无疑值得肯定,但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隐患重重。去年上百万的难民,一旦突破希腊等国边境,就可以畅行欧洲,更暴露出边境管控、国土安全的种种漏洞。毕竟,不同国家,安检就很不一样。欧洲这样的管治水平,看似很人道主义,实则是千疮百孔,出事是必然,不出事才是奇迹。

警示四、民族和移民政策不能纵容多元

关键词,不能“纵容”。多元没有错,尊重民族差异,尊重不同信仰,这都是必须的,但治国者不能纵容多元。像巴黎的郊区,像布鲁塞尔的莫伦贝克,大量外来移民自成体系,与主流社会脱离,极端思想泛滥,后果必定可怕。有在欧洲的朋友就说,欧洲的恐怖袭击,有时真的属于“人善被人欺”,在这些国家,人道主义属于政治正确,人道主义也没有错,但过于强调人道主义的治国,结果就是被很不人道的恐怖袭击打脸。

警示五、笨蛋,是经济!

恐怖主义的根源是极端的宗教思想,属于意识形态矛盾。但不可否认的一点,则是当前欧洲恐怖活动猖獗,也同经济不景气密切相关。大量欧洲穆斯林年轻人,无法融入主流社会,现在还找不到工作,一旦被恐怖组织蛊惑,很容易成为本土的恐怖分子。大量中东移民的到来,无疑将加剧欧洲的就业困难,必定滋生出更多的治安问题,欧洲排外主义、种族主义的抬头,又会进一步刺激恐怖主义的发生。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但这就是现在的欧洲。

一次恐怖袭击发生后,还会有另一次恐怖袭击。布鲁塞尔的哀悼仪式结束后,类似的哀悼其实还会在其他欧洲城市举行。这是一个悲哀的、但却是异常残酷的现实。

为无辜遇害的平民哀悼。但愿欧洲能够痛定思痛,但愿其他国家能不重蹈欧洲的覆辙。

(21财经搜索综合网络报道)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