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大王”曹德旺又开嘴炮:中国除了人便宜,啥都比美国贵!

核心提示:两个月前,由福耀玻璃(600660)投资的美国俄亥俄州的汽车玻璃工厂正式竣工投产,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单体工厂。据公开资料,福耀玻璃对俄亥俄工厂的总投资约6亿美元,成为该州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中国投资。

【金评媒微信号(jpman21)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郑世凤)、新京报(作者:陶短房)、侠客岛(作者:霍木桐)】

两个月前,由福耀玻璃(600660)投资的美国俄亥俄州的汽车玻璃工厂正式竣工投产,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单体工厂。据公开资料,福耀玻璃对俄亥俄工厂的总投资约6亿美元,成为该州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中国投资。

谈到将工厂搬入美国这个选择时,“玻璃大王”曹德旺有自己不一样的考虑。“在美国,能源、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蓝领工资价格是中国的8倍,白领工资价格是中国的2倍多”。

近日,曹德旺公开谈到中美投资的利与弊。他提到,“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高35%。”在他看来,在中国发展制造业,还意味着更高的人力、土地和运输成本。

而背后,是他对美国市场20年的观察和摸索。

“我在美国投资是1995年开始,原来拿几百万美金、一千万美金去投资,对美国政治、文化、市场,观察了20年后我才下手。”曹德旺公开提到。

目前,这座面积18万平方米的工厂,占地面积675亩里,生产汽车前挡玻璃、后挡玻璃、门窗玻璃等汽车配套玻璃,具备450万套配套产品和400万片配件产品的生产能力,雇佣当地工人2000多名。

而面对中国老板的示好,俄亥俄州当地政府也抛出了橄榄枝。

曹德旺曾亲口表示:“我买这个厂房花了1500万美元,改造用了1500万美元,当地政府通过各种渠道补贴我3000多万美元,所以我购买厂房基本上没花钱。”

从1976年福建福清市高山镇异形玻璃厂的小小采购员,到1993年带领福耀玻璃登陆A股,直至2016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上,以17.4亿美元的身家位列第1198名,这位企业家仍旧不忘“精明”算账。

他举了一个例子,“做一片夹层玻璃在中国要1块2,在美国要5块5,我们预算是6块5,差5块。差5块的时候我在美国做是5块5。我们出口美国,出口是先征后退,在这基础上还要交4%,这样,一块玻璃出口需要交1块多钱,这就省去了1块多。那么在美国还有电价便宜,气价便宜,还有很多优惠条件,总的来说,算起来总利润会差40%,在美国能多赚百分之十几。”

那么,美国真的是一个“遍地黄金”、“遍地机会”的地方吗?

这位企业家给出了否定的回答。“美国制造业回流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在于劳动力,年轻人不干,都跑到华尔街或者硅谷去”。看到机会的同时,他也发现了问题所在。

他认为,美国的劳动生产率还是中国高,因为中国能够招到年轻的工人,只要一个细节就可以说明,他在美国的工厂“两千多工人招的是超大年纪的人”。

不过,潜在的数据也许更能说明一切。根据2016年三季报,福耀玻璃前三季度营收115.91亿元,同比增长19.5%,净利润21.75亿同比增长17.65%。

对此,中金研报评价,“随着福耀美国工厂在10 月顺利投产,11月开始美国工厂收入将进入收入和盈利快速增长阶段,未来美元资产的比重将进一步增长,福耀玻璃因为美元资产本币负债的结构,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受益美元兑人民币升值。”

而对于中国当下的制造业变局,这位“玻璃大王”也有自己的看法。“我们中国呢,最赚钱的就是IT,IT实际上本身没有赚钱,他就是忽悠就是从资本化利用民间钱拿来做这个事情,第二个就是私募基金、投资银行,银行这几年赚的盆满钵满。”

但是相比而言,制造业“四年前跟今年比人工工资涨了三倍”,除了人工成本高,实体经济需要的有效劳工“都去做房地产,盖房子要用劳力,再加上转金融业、IT业,这些服务业的需要劳工也找不到人” 。

他也看到了国内过度投资导致的重复建设,房地产过剩,三产过剩,酒店过剩,制造业中的钢铁、玻璃、水泥全部过剩。对此,这位饱经沙场的企业家不禁发问,“我们宁可继续做那些不靠谱的事情,从来没想过救了今年,明年怎么办?”

对于曹德旺的这番言论,新京报刊发专栏作家陶短房文章指出,“对于曹德旺的言论、对于中美制造业的优势比较,人们固可见仁见智,但今天的中国在产业、发展方向抉择上,可千万别“忘了擦火柴”。

以下是评论全文:

有人说“曹德旺跑了、某某某会跑么”,还有人对曹德旺在谈及自己看好美国市场时所罗列的理由加以阐发,其中有些是事实,有些则恐只是“局部事实”或其他。

曹德旺对美国汽车玻璃市场的看好始于几年前,“10亿美元”中的大头也早已到位,毕竟美国不仅是全球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之一,更是几乎不可动摇的全球最大汽车生产、研发市场。

作为汽车上游配套产业之一的汽车玻璃制造业,趁当前美国汽车产业“触底反弹”的良机“抢滩登陆”,反映了一名企业家、投资者敏锐的市场眼光和积极进取的雄心。

与此同时,曹德旺并未放松在中国本土市场的布局——就在11月24日,他还代表福耀集团和辽宁省本溪市签署了优质浮法玻璃项目的签约仪式(规划年产汽车用优质浮法玻璃42万吨,年产值12亿元),并表示对在当地投资发展“充满信心”。

不过,对于曹德旺所提出的、有关中国制造业现状和发展前景的尖锐意见,需要予以重视。

尽管纵观曹德旺谈话全文,实际上并没有说美国在劳动力等成本方面占据优势(真如此就不必紧张墨西哥“抢饭碗”了),但在谈及双方企业税负比较、谈及中国制造业税负沉重等问题上,作为一个长期的市场经营者,他的意见可谓感同身受,相信也会引发许多共鸣。

不仅“台面上”的税负,“台面下”的种种负担、掣肘、牵制,也动辄令中国本土及外国来华制造业投资者步履维艰,这是否事实,相信很多人作为投资者、劳动者和旁观者,都是有目共睹的。“为企业减负”喊了十几二十年,效果如何,大家自有判断。

在中国经济、中国制造业的爬坡阶段,过重的税负和行政负担,还可以用“劳动力红利”去对冲,随着社会的进步,工资、福利成本的水涨船高,“劳动力红利”的式微在任何市场都注定是时间问题,倘再不正视税负和行政负担问题,再不将“务虚”落到实处,后果可想而知。

比这更发人深省的,则是国内某些地方对包括制造业在内、实体经济的态度。

随着中国GDP的堆积和社会面貌的变化,近年来各地都热火朝天地谈论“产业升级”、“腾笼换鸟”,这原本是任何一个经济体发展的必经阶段。但在一些地方,“产业升级”被曲解为“产业虚化”,“腾笼换鸟”被曲解为“放弃实体经济”。

持这些主张者动机各不相同,有些认为“低级产业”已经过时,理应被“高级产业”所替代,并片面地将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理解为“低级产业”;也有人明里暗里嫌弃回报周期长、回报率较低、“傻大黑粗”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一心想着“高来高去”地赚大钱、赚快钱。

中国是个大国,也是个根基尚不扎实、发展并不平衡的新兴经济体,制造业和实体经济不仅是现阶段和今后很长一段时间许多地方无法“跨越”的发展阶段,也是当地经济、就业和社会稳定的重要保证。

不仅如此,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本身也可以“升级换代”。远的不说,即以福耀玻璃而言,当年起家时的平板玻璃、后来发展壮大时的幕墙玻璃,和如今在中美两个汽车生产大国成为新业务重点、热点的汽车用优质浮法玻璃,难道不正是最稳健踏实的“产业升级”?

著名科幻作家阿西莫夫曾在一篇短篇代表作中发人深省地指出,在各种“新生事物”日新月异、令人眼花缭乱后,人们往往忘记了“擦火柴”这种看似“低水准”、却仍能解决许多问题的传统技能,结果常常是自食其果。

对于曹德旺的言论、对于中美制造业的优势比较,人们固可见仁见智,但今天的中国在产业、发展方向抉择上,可千万别“忘了擦火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