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尔再次发文!是真关心女儿还是刷存在感?罗尔罗生门折射出什么

核心提示:相信大家都还记得上月末的“罗一笑”事件。深圳小姑娘罗一笑不幸患有白血病,其父罗尔与一帮朋友联手展开社会募款行为。募款的主要手段是公众号,主要文本是罗尔操刀、他人润色的情感类美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该文一出便刷爆了朋友圈,引出大量网友捐款打赏,短短几天募款超两百万。

【21俱乐部微信号(club21cbh)综合自中国经济导报、新浪新闻、搜狐新闻、快科技、东北网、法制日报】

相信大家都还记得上月末的“罗一笑”事件。深圳小姑娘罗一笑不幸患有白血病,其父罗尔与一帮朋友联手展开社会募款行为。募款的主要手段是公众号,主要文本是罗尔操刀、他人润色的情感类美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该文一出便刷爆了朋友圈,引出大量网友捐款打赏,短短几天募款超两百万。

然而没过几天,事情就出现了反转。

罗尔的罗生门

在中国的舆论场中,但凡一个显著事件,不出现剧情反转几乎是不可想象的。罗尔求援事件反转的内容主要指向他被曝家庭经济富裕,不仅有自己的公司而且家庭成员还总共拥有三套房产。概言之,剧情反转的逻辑是,罗尔在有经济能力的前提下,向社会募集了一大笔钱治疗孩子。

一则普通的爱心募资事件就此发酵,罗尔也从一名“救女心切”的普通父亲被贴上了“骗子”的标签。

最终,罗尔在舆论压力下退还了总计超过200万网友捐款。

本以为事件会就此平息,但事实并非如此。

新浪微博援引《新京报》的报道显示,14日晚,罗尔再次在朋友圈就女儿病情发文,文章名为《罗一笑,你给我顶住》,他在文中表示女儿已进入重症室的第22天,这22天时间内,她几乎没吃没喝。目前,女儿的病情依然很严重,需要大约两个星期才能确定是否已脱离危险。

而在文章最后,罗尔还晒出了女儿的最新治疗费用,37天共花费28万。

据说这篇文章在发布后的一小时内点击量就突破了十万。但这一次,网友们所表现出的大多不是同情,而是一种厌恶的情绪。

对于再次发文的目的,罗尔自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社会上有很多爱心人士在关注女儿,发布此文是想让大家了解目前女儿的情况,自己也想“说说话”。

如何解读罗尔的“募捐”或是“炒作”?

在小编的角度来讲,在罗尔“房子要留给儿子,不能卖了救女儿”时,就无法同情这位父亲了。

当罗尔事件被揭开真面纱后,公众就开始质疑这个拥有三套房产的父亲为何不卖房救女。当时罗尔解释:一套房子是留给儿子的;一套房子是现在老婆名下的;还有一套是将来养老用的。

不能否认,罗尔是爱女儿的,不然用文笔募捐的“罗尔事件”不会出现在公众面前。但是,这份爱是有条件的,“我不能舍弃我的所有去爱你,我要先惦记儿子、妻子和自己,最后才是你”。显而易见,罗尔对女儿的爱是自私的,如果这篇文章没有受到关注,捐款没有达到预期,罗一笑可能就真的失去了幼小的生命,而她的父亲,依然会坚持着自己所谓的“理智”。

无独有偶,江苏一名叫“萱萱”的4岁小姑娘被查出患脑癌,需要巨额医疗费用,父亲为了筹钱给女儿救命,打算将尚未拿到手的期房出售。经记者多方查证,这个不幸的女孩尚未满4周岁。在病情得到确诊后,家里已经花了10多万元,由于后期治疗费用缺口巨大,父母打算将家中唯一房产出售筹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孩子的父母表示:他们非常感谢社会的关心,但目前只要能顺利把房子卖了,就能再支撑一段时间,不到万不得已不想麻烦别人。

萱萱的父母同样因为要救女儿受到公众关注,但他们倾其所有、不计后果的态度说明他们给女儿的爱是无私的,为女儿即使一无所有,亦无怨无悔。与罗尔相比,真是高下立判。

“罗一笑事件”折射出什么?

20万元的治疗费用,自付部分仅3.6万元,网上一片哗然之声,众多网友纷纷指责罗尔是骗子。有人指出今年9月,我国首部《慈善法》开始实行,明确禁止个人公开募捐,个人公开募捐属于违法行为。那么罗尔和小铜人公司的行为到底算不算骗捐呢?

就规则而言,慈善募捐带有一些属性,其主体必是具有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且募捐的目的是为了从事慈善活动,受益人为不特定的社会公众或者其一部分,个人求助根本特征是“利己”,慈善活动的特征是“利他”。

据北京大学法学院金锦萍称,个人求助尽管不受慈善法约束,但是却依然需要遵循法律规范。求助者与资助者之间是一种特定法律关系:附特定目的的赠与。特定目的是:帮助求助者解除困境。所以如果求助者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有意隐瞒事实的,会构成民法上的欺诈,资助者可以要求撤销法律行为并返还财产;如果求助者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以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财物的,会构成诈骗罪并定罪量刑。求助者首先要确保自己求助时信息的真实和充分,然后在筹集到足够解除困境的资金时,应该不再接受赠与的财产,同时通过与当初发布求助信息的同样途径发布资金已经筹集完毕的消息。否则也会因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而构成欺诈。

今年9月1日实施的《慈善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基于慈善目的,可以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由该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并管理募得的款物。民政部在9月份指定13家慈善组织网上募捐平台,同时民政部等四部委关于印发《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的通知第十条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组织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综合罗尔的一系列行动,很多业界专家认为,罗尔的行为属于个人求助,不算骗捐。

公益观察家张天潘称:“虽然目前《慈善法》在处理这个案例中,会面临很多的问题,比如如何界定个人求助与公开募捐?打赏算不算捐赠?非自然人和社会慈善组织的法人能否发起求助?这些问题都亟待解决。”

正如媒体人王志安在其公众号中写道:罗尔可能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一个人不管自己多少资产,的确都有权利向公众求助,也可以“卖文”赢得赞赏,但底线是不能虚构事实。罗尔在自己写的系列文章中,大量的细节都经不起推敲,或有意遮蔽或存心误导。这样精心剪裁的故事树立了一个悲情的父亲,赢得了同情,赚取了数百万善款,但是,却在数以亿计的人群中制造了巨大的恐慌,让更多的人陷入了绝望。

罗尔事件,在恰当的时间点,成为中国慈善医疗的“最佳样本”。如果人们能在这一事件中看到我们慈善医疗方式的不足,罗尔事件就有其积极意义,但如果,一个一个罗尔事件反复出现,这种故事就会变成善心的不断挥霍,冷漠的聚集,可悲的是,在罗尔驾轻就熟的知音体的回应文章中,下一个罗尔的影子,已经依稀可见。

【21俱乐部微信号(club21cbh)综合自中国经济导报、新浪新闻、搜狐新闻、快科技、东北网、法制日报】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