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I创两年新高背后:原材料涨 局部地区现“煤荒”

核心提示:房地产调控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尚未显现,与房地产最为相关的建筑业PMI依然在高位运行,仍然处于历史最高区间。
21世纪经济报道 

10月制造业PMI和非制造业PMI双双回暖,分别创下27个月和10个月高点,显示生产和需求明显回升。值得注意的是,房地产调控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尚未显现,与房地产最为相关的建筑业PMI依然在高位运行,仍然处于历史最高区间。

从高频数据看,内需中的基建和PPP对近期投资需求提振作用明显。今年以来,基建投资一直保持较高增速,带动作用明显。前9个月基建投资同比增长19.4%,同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仅为8.2%。在稳增长持续发挥主力作用。财政部公布的第三批PPP示范项目数量已较第二批翻番,预计未来为了维持基建高速增长,PPP等准财政政策还将加大实施力度。但如果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发生明显下降,单单依靠基建投资稳增长的难度会越来越大。

在去产能和大宗商品价格回暖的背景下,10月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达到62.6%,比上月大幅上升5.1个百分点,价格带动下,三季度煤炭与钢铁效益明显好转。

10月制造业PMI(51.2%)比上月跳涨0.8个百分点,一举创下27个月来的新高。五大分项指数全线飘红。

在去产能和大宗商品价格回暖的背景下,10月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达到62.6%,比上月大幅上升5.1个百分点,价格带动下,三季度煤炭与钢铁效益明显好转。

当前情况下,对去产能与限产量急需做出新的界定,在严限煤炭生产天数、寒冬提前来临等因素叠加下,局部地区出现了较为严重的煤炭供应紧张,尽管发改委等部门频催煤企尽快释放产量,但仍面临着煤炭运力不济、煤企增产积极性不高等问题。

PMI创下27个月以来新高

11月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10月制造业PMI为51.2%,较9月上升0.8个百分点,创下27个月以来的新高。

分项指标中,生产和市场需求正在加快扩张。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分别为53.3%和52.8%,比上月分别上升0.5和1.9个百分点,均创下近两年来的新高,两者共同推动本月PMI指数增长了0.695个百分点。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10月PMI反映了企业对未来经营预期的大幅好转。他认为,这一方面是去产能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较好成效,另一方面9月PPI已经转正,说明工业领域的通缩正在改善当中,企业的信心因而会上升。

“此外,由于去年的同期基数较低,近期工业的效益和利润也出现了好转,效益一上来,就会增加投资,这使企业对未来的信心有所增强。”牛犁说。

值得注意的是,企业正在积极补库存:10月原材料库存指数升至48.1%,较上月回升0.7个百分点,涨幅仅次于今年3月;采购量指数为52.4%,较上月回升0.5个百分点;10月原材料库存为2015年9月以来最高值,产成品库存为2015年11月以来最高值。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发表点评称,中国经济进入了主动补库存阶段,目前原材料库存仅为48.1%,产成品库存仅为46.9%,距离高库存仍有相当长的距离。

10月的需求回升更多来自内需扩张。10月新出口订单为49.2%,环比下降0.9个百分点,进口指数为49.9%,环比下降0.5个百分点,招商宏观分析师张一平认为,临近圣诞我国出口季节性增长将趋于结束,年内外贸进一步改善的动力下降,从高频数据看,内需中的基建和PPP对近期投资需求提振作用明显。

去产能将“啃硬骨头”

钢铁煤炭等行业的回暖是PMI大幅上涨的重要原因。

10月份的钢铁行业PMI重回扩张区间,环比回升1.2个百分点至50.7%,创近五个月的新高,其中钢铁生产指数回升0.5个百分点至50.7%,连续四个月保持在50%的临界点以上;新订单指数和购进价格指数分别大幅回升5.4个百分点和11.7个百分点至54.6%和68.3%,均为近六个月以来的最高。

受去产能去库存和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回暖的影响,近期煤炭等原材料价格持续回升。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提供的数据显示,10月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为62.6%,比上月大幅上升5.1个百分点,相关企业效益明显好转。

赵庆河指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部分传统行业生产经营状况出现改善,其供求关系发生积极变化,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等传统行业的生产指数均高于上月,且处于扩张区间。

随着煤钢价格的反弹,相关企业的经营明显改善。截至10月31日,公布三季报的35家钢铁公司中有29家业绩收红,共实现净利润91.44亿元,同比增长147.77%;同期发布三季报的33家煤企中,也有22家净利润为正。

10月钢铁、有色等传统行业生产指数均超过临界值,多位专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部分工业品价格的大幅回升可能会对传统行业去产能造成不利影响。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介绍,今年国家计划去除4500万吨钢铁产能。但各省、央企公布的计划远超此目标,约8500万吨,其中不足30%为在产产能。随着行业效益的好转,去产能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但相对于需求,钢煤产能仍然明显过剩。徐向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产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其目的是帮助行业脱困,“啥时大家认为脱贫解困了,去产能才能完成历史使命。”他认为,明后年去产能将要“啃硬骨头”。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表示,到10月底,各个省的钢铁、煤炭年度去产能工作基本告一个段落,当前成绩来之不易,阶段性效果开始显现,但在价格回暖背景下,明年将是攻坚的一年。

限产之下,“煤荒”初现

尽管钢铁行业业绩在改善,但山东一家钢管厂的负责人罗江(化名)却丝毫高兴不起来。

“钢价是有上涨,但炼钢的焦煤、焦炭价格上涨的幅度比我们要大得多。成本一直在上升,不少厂白忙活了好几个月也不赚钱,而且现在很多时候找不到煤,现在煤炭紧张,主要是保供电供暖这一块,而不会优先给钢铁企业。”

一位煤炭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钢厂缺煤已成为不少地方的普遍现象。最直接的原因是此前的限产措施,“之前要求减产能15%,将煤矿合规产能乘以0.84的系数后要求不超过276个工作日,但去除周六周日,实际上能生产的时间只有220多天。”

牛犁指出,产能和产量不是一回事,前者大量闲置,是绝对过剩,需要去除,但限制生产天数是限产量的措施。随着房地产、钢铁、建材等行业的回暖,以及天气超预期的变冷,煤炭需求大幅上升,因而在短期出现了供需紧张。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将一部分优质的产能投放到市场,加快煤炭供应。

10月25日,发改委会同国家能源局等召集全国22家重点煤企高层举行座谈会,要求已经批准了的先进产能矿井要尽快释放产量。

然而,上述煤炭行业人士指出,当前煤企复产的积极性并不高。“说是挣钱了,但煤企欠了很多贷款,这些钱来不到他们手上就都被银行收走了,矿上还是困难,还是发不出工资,这怎么会有增产和扩产的积极性?而且还有一部分企业看到煤炭涨价了,就捂煤惜售,盼着以更高的价格售出。”

该人士强调,当前需要高度关注煤炭严重的运力不足问题。

首先,为应对春运,当下产煤省(比如山西)的铁路线路正在大修,部分煤炭接收企业所在的路局也在修,大量煤炭运不出去。而且,今年铁路收回了很多运煤车皮。

“铁路是计划经济,不是根据市场调节的。9月份以后它认为还是淡季,就根据去年这时候铁路的运力和需求确定了车皮数量,没想到今年用煤量激增,车皮远远匹配不上。”

汽运方面,9月21日开始实施的《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严格限制超载,也加剧了部分地方的煤荒现象。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