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成为中等偏高收入国家?哭了!到底谁在画“高收入”的饼

核心提示:近日,社科院发布报告称,中国正处于工业化后期增长阶段,已成功跨过了中等偏高收入门槛,正式进入中等偏高收入国家行列。

【21俱乐部微信号(club21cbh)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不执着财经(作者:张平)、北京商报】

近日,社科院发布报告称,中国正处于工业化后期增长阶段,已成功跨过了中等偏高收入门槛,正式进入中等偏高收入国家行列。

此报告一出,大家立刻就要有疑问了:什么鬼?中国已经进入中等偏高收入国家行列,怎么我们的收入还是那么低?都快要活不下去了喂!

好吧,我们现在就来看看这个“中等偏高收入国家”到底说的是啥。

中等偏高收入国家?专家:标准太低

近日,由中国社科院研究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等共同主办的《经济蓝皮书夏季号:中国经济增长报告(2015-2016)》发布会在北京召开。

报告称,2016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6.7%,整体上看经济增速下行趋势未改,但下行速度有所减缓,有些经济指标向好,预计2016年宏观经济总体稳定,经济整体增速不会低于6.5%。

同时,报告提出,整体而言,中国正处于工业化后期增长阶段,成功跨过了中等偏高收入门槛,正式进入中等偏高收入国家行列。

社科院的上述结论,主要是参照了国际分类标准。按人均GDP,世界银行对各国经济发展水平进行了分组:

人均GDP低于1045美元为低收入国家;

1045~4125美元为中等偏下收入国家;

4126~12735美元之间为中等偏上收入国家;

高于12736美元为高收入国家。

根据这个标准,2015年中国人均GDP为5.2万元(按13亿人口计),约合8016美元,正好位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范围。

不过,也有经济学家表示,这个标准太低了。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小鲁表示,按照世界银行的划分标准,中国算中等偏上收入国家,但是这个标准比较低,按照这个标准,世界上属于中上等收入的国家至少有四五十个。

“人均GDP在8000美元左右,和发达国家几万美元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王小鲁说。

经济大省,经济发展阶段却不咋样?

值得注意的是,社科院上述报告还将经济增长阶段划分为六个阶段,与世界银行的划分标准相比:

第一阶段近似于低收入阶段;

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为中等偏低收入阶段;

第四阶段为中等偏高收入阶段;

第五阶段和第六阶段为高收入阶段。

根据此标准,报告指出,一些省市区经济增长较快,已经成功迈过第五阶段的收入门槛,进入工业化后期阶段,成为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中国进入第五阶段的省市区有6个,即天津、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内蒙古。2015年,天津人均GDP为17166美元排第一,北京17064美元排第二,上海16555美元排第三。

值得注意的是,内蒙古人均GDP为11547美元,排第六,高于“经济大省”广东和福建。

从上面表格不难看出,经济大省并不代表经济发展处于高阶段,因为人口因素影响极大,较多的人口会拉低人均GDP。比如广东、山东、江苏,其经济总量排全国前三甲,但它们的人均GDP均未进入前三。

如何解读“中等偏高收入国家”?

我们要清楚的是,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是两回事,人均GDP是国内生产总值按照人头除出来的,2015年中国人均GDP为5.2万元,但实际全年国内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万元,不足人均GDP的一半。

一个简单的例子可以区分出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差别。比如,生产一台电视价值1万元,这1万元就是GDP,但1万元当中,给工人的工资是4000元,则这4000元就是工人的可支配收入。另外6000元一部分是材料成本,一份是工厂利润,一部分则是税收、利息等费用。

所以,人均GDP肯定会比人均可支配收入高得多。不过,面对社科院的中国已进入“中等偏高收入国家”的结论,还是有很多人提出质疑,为啥我们百姓的真实感受并不明显?小编认为,中国GDP蛋糕本来存在水份,再加上居民分配到的比重偏小,而且社会内部也存在不合理的分配问题。

首先,与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相比,中国的GDP增长存在着较大水份。国外主要是靠消费来拉动经济增长,这样的经济增长比较稳健。而国内GDP主要是靠投资(房地产+基建)来拉动经济的。试想,依赖钢筋水泥拉起的GDP增长数据,再除以人头得出来的数据,本身就存在着较大水份,所以GDP增长的质量较差,分配到居民身上的份额肯定更少。

再者,中等偏高收入国家指的是人均GDP水平,并不意味着老百姓人均收入也达到了世界中等偏上收入行列,只有让居民收入的增长跟经济发展增速同步,劳动报酬的提高要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同步,才会让广大百姓共享经济发展成果。

我国的收入分配改革还没有到位,居民收入比重偏低,劳动报酬比例偏低,在GDP大蛋糕里面,政府和企业拿了大头,而老百姓拿到的份额还是偏少了一点,再加上通胀的因素,货币购买力被稀释。很多老百姓当然不会感受到已进入世界中等偏上收入的行列。

最后,社会的贫富差距过大,少数人分得太多,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偏小,低收入群体和贫困人口比重仍然偏大。显然,对于低收入群体来说,他们更加感受不到进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优越性了。这些年,房地产泡沫兴起,使少数人越来越富,而低收入群体越来越穷,社会两极分化严重。

别总是为老百姓画“高收入”的饼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几个月前,同样是社科院专家在媒体上撰文称,再过六七年,中国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将无悬念,预计从2024年开始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众所周知,中国经济被权威人士定义为不是一两年就能过去的“L型”。值此艰难转型之时,社科院接连鼓舞士气,为民画饼,精神可嘉。不过从“L型”到“高收入”,如果我们不做出些有分量的结构调整和供给改革,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高大上的目标不是不能有,但老拿这个说事,感觉很是浮躁。与高收入国家的“远虑”相比,中等收入陷阱这个“近忧”是实实在在的。在劳动力成本上升和生态环境成本显性化的背景下,在货币宽松制造的泡沫周期里面,在全面深化改革艰难推进的过程中,如果我们没有在创新和消费驱动上有所斩获,那就应该多一些危机感,而不是相反。

我们当然不应妄自菲薄,但同时我们心知肚明,竭泽而渔式增长下的高收入要不得。按照世行2012年的标准,人均国民收入在12476美元之上的国家为高收入国家。截至2015年,中国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只要愿意,中国经济即使不搞创新不搞供给侧,就凭着增长惯性,就凭着全要素资源的厚度和韧性,人均GDP达到12476美元未必不能如愿。

但这种粗放式增长,即使进得了高收入国家的门槛,也实现不了“中国梦”,也就是在本世纪中叶成为中等发达国家,实现2万-3万美元的人均GDP水平。这个惟有创新和效率的增长方式可以撞线,舍此没有捷径和弯道。

何况,我们更喜欢用人均GDP这个统计标准,而非人均国民收入,就在于后者可能没看上去那么美。同样是2015年,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但统计局公布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是超过了3000美元。人均GDP和人均国民收入是两回事,因为GDP并不会一分不少变成国民收入装进老百姓的钱包里。增产不一定增收。而且,我们还要面临着更高级的问题,即分配问题。人均GDP也好,人均国民收入也好,都不能看出收入分化和贫富分化。举例说,在只有两个人的国家里,一个人有2.5万美元,一个人什么都没有,人均国民收入也是1.25万美元,也是高收入国家,但显然这是有问题的。

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依靠丰富资源和低廉成本领一时风骚,但比拼到最后不掉队伍、不坠陷阱,靠的是制度竞争力。这个制度体系能够有效和不断降低整个市场的交易成本。中国经济长达近40年的快速增长,是不断释放的制度改革红利做支撑,未来仍需如此,并需要更多。

【21俱乐部微信号(club21cbh)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不执着财经(作者:张平)、北京商报】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