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泪活着!上海一家三口奋斗史震撼整个日本,讲的也是你我的故事

核心提示:这是一个上海家庭的惊人奋斗史,也是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最真实的生存与梦想。

所谓付出,绝不是随便出点力那么简单。有时候,付出意味着要献出整整一生。

下文讲述的这位父亲,连朱镕基也曾给出评价:“深受感动”。

这是上海的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

父亲丁尚彪

母亲陈忻星

女儿丁琳

1996-2005年,华人导演张丽玲耗时十年之久

记录下这一家三口的聚散离合

制作成一部名为《含泪活着》的纪录片

这部纪录片创下了富士电视台的历史记录

取得了20%的高收视率

改变了许多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误解和偏见

荣获“日本放送文化基金奖”纪录片大奖

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访问日本时

曾给与了这样的评价

“我看了这部纪录片后,深受感动。”

一名普通的日本大学生意外地“发现”了它后

投资帮助《含泪活着》走进电影院

上映后,几乎场场爆满

影院大厅里

《含泪活着》影片海报旁贴满了日本观众的观后感

含着泪看完《含泪活着》,这是一部震撼心灵的影片!

无论是谁,看了这部作品,都无法不为之动容。

咬紧牙关的坚强父亲,是真正男人。

片中有许多我们日本人已忘却或失去的美德。盼主人公一家幸福!

这究竟是怎样的三口之家?

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让这么多日本人为之感动?

父亲:丁尚彪

丁尚彪出生于上海

初中毕业后作为知青下乡到了安徽农村

文革后回到上海

他发现自己年纪已大

没有半点技能

成了上海的底层人

想为家人提供更好生活的他

决定去日本读书深造

1989年

已经35岁的他揣着借来的42万日元学费

去了日本

就读于北海道偏远山区的一所语言学校

学校附近是一个废弃了的煤矿

人烟稀少

一年有半年因寒冷封山

连当地的人都说

“我不知道当时中国是什么情况

可要在这种偏僻的地方

生活下去也实在是困难”

丁尚彪逃离北海道

来到了东京

因签证过期

成了黑户口

来日本几年后

他改变了目标

放弃了之前念大学的想法

而是决定好好赚钱

全力栽培女儿

一个人打数份工

每天清晨就出门工作

到凌晨末班车都没有了

才步行下班回家

为了省钱

住的是最便宜的不带浴室的单人房

每天回家后

就用一个塑料布围起来洗澡

这样的生活

一过就是7年

丁尚彪是黑户口

不能回国

因为一旦回国就意味着不能再来日本

与此同时还受到家人的质疑

以为他在这边过得很好

有了新的家庭

直到拍摄人员去到他的家中

将他的生活放给妻女看

误会才消除

女儿顺利考上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后

他干得比以前还多

以此支持女儿留学的学费和生活

为防止失业

他一口气考了五个专业技术资格证书

就这样

又做了7年

如此拼命打工

只是为了有能力培养自己的孩子

堂堂正正做人

才四十出头的丁尚彪

因为常年的辛勤劳作

一口牙齿稀稀松松

掉了好多

在日本15年

他总共才和妻女见过一次面

和女儿的见面是去日本的第8年

女儿考上美国的大学

作为中转站

可以在日本逗留24小时

丁尚彪却不能去机场接机

因为去机场要用身份证

他们相约在一个“日暮里”的站点碰面

两父女有些生疏

丁尚彪离开上海时女儿才读小学

现在已经是一个大学生了

两人说着简单的话

“长高了,头发怎么白了”

“你要好好减肥了”

“用不着减肥”

“你开双眼皮了”

“你不讲,不要让别人知道,这段等下减掉”

两父女相处不过十几个小时

分别的时刻已悄悄来临

父女在地铁上各自无言

丁尚彪在机场的前一站必须下车

父女一窗之隔

都哭得一塌糊涂

和妻子的见面是去日本的第13年

妻子去美国探望女儿

中间可以停留日本72小时

去接妻子的地铁上

丁尚彪亲自策划了路线

要陪妻子出去逛逛

见到妻子后

目不转睛地微笑看着妻子

眼神中都是满满的爱意

但离别很快来临

他依然只能送到机场前一站就下车

和当初送女儿时一样

这15年

支撑他熬过来的信念

是墙上贴着的这张女儿的照片

他说

“就像赛跑一样,

这个接力棒我已经拿了这么远,

我的目标是把这个接力棒最后交给女儿。”

母亲:陈忻星

陈忻星出生于上海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

在下乡的时候与丁尚彪相恋

她一直守在上海的家中

送走丈夫

送走女儿

丈夫走的时候

她说不习惯

以前男人做的事她是不做的

现在断电修保险丝什么的都要自己做

她勤俭持家

一个人打工供母女生活

丁尚彪寄回的钱

她都用来还债和存下来给女儿留学用

她也是个坚韧的女人

从女儿去美国开始

申请签证被拒

她就再申请

又被拒

一年只能申请两次

她每年都会去

连续5年被拒

一次次拒签

她都没有放弃

终于在第12次申请成功

女儿:丁琳

丁琳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一名医生

她的梦想背后是全家的支撑

我们也可以通过这10年

看到丁琳由一个胖乎乎的

满脸是痘的高中生

成长为一个独立自信的大学生

再蜕变为一个美丽的儿童医院医生

让人感动的是一家人都在感恩彼此

丁尚彪说

谢谢妻子支持他的理想

陈忻星说

女儿最应该感谢的是父亲

丁琳说

没有父母就没有她的今天

这个纪录片之所以命名为

《含泪活着》

是因为这15年来

三人都在离别和思念得泪水中度过

但最后

他们终于赢来了大团圆

丁尚彪直到女儿医学博士毕业才决定回国

回国之前

他特地去了当初到日本的第一站

北海道的语言学校

现在

一家人都已拿到绿卡

定居美国

丁琳成了一名出色的妇产科医生

也已结婚生子

有了幸福的家庭

但丁尚彪还是没有闲下来

凭着自己的技能

在某大型酒店当厨师

还尝试写作

并成功在纽约中文报纸上发表文章

有很多人

生活安逸却天天叫嚷着无聊

丁尚彪却用15年的含泪坚持

改变了家族的命运

为了一个目标而坚持不懈地奋斗

这种人类才有的精神,永远让人感动

导演谈纪录片《含泪活着》讲述传奇人生

导演张丽玲

《含泪活着》是华人导演张丽玲《我们的留学生活——在日本的日子》系列纪录片的收山之作。张丽玲说,她20年前赴日留学,独自一人在异国他乡打拼的日子很艰苦,一度曾瘦到只剩37公斤。由于看不懂日文,她甚至将方便面里的干燥剂错当成调味料。她说,正是自己的这段经历,才使她对拍摄一部和她一样度过艰难岁月的留学生生活的纪录片产生了强烈冲动。

由于日本公司不允许职员兼职,她只能利用业余时间悄悄进行拍摄,为此,她倾其所有积蓄,并向朋友借了40万美元,而当时她的每月工资不足4000美元。她甚至还不知道这部纪录片能不能播出,不少人认为她这是疯了。她坦言:“我并不是为了拍片子而拍片子,也从来没有想到用这部片子去获取名利。如果我不做这件事,我会一辈子后悔。”为此,她甚至一天只睡二三小时。“我从留学生身上得到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别人都说我倾家荡产,但我觉得自己太富有了。”《我们的留学生活——在日本的日子》共10集,从筹备到完成历时3年零10个月,先后采访315人,跟踪拍摄66人,拍摄素材长度近700个小时。

张丽玲说,《含泪活着》是其中分量最重的一部,主人公丁尚彪是个上海男人,因日本留学政策的缺陷,他负债赴日留学来到北海道后,竟难以生存也无法回国,不得已被迫辗转来到东京开始了他的“黑户”生涯。他每天打三份重体力劳动的苦工,只是为了完成自己心中的一个愿望,即赚足够的钱让女儿赴美留学,以实现自己未竟的留学梦想。由此,一家三口隔海守望,当女儿终于以优异成绩考上美国某大学时,他听着女儿的报喜电话喜极而泣。女儿赴纽约途中在东京中转,这才终于见到了8年未见的爸爸……丁尚彪的故事感动了张丽玲,她跟随他的脚步,一拍就是十多年。

张丽玲说,由于丁尚彪当时在日本还是“黑户口”,非法滞留无异于犯罪。因此,当她的系列纪录片《我们的留学生活——在日本的日子》接连在日本和中国播出后,她唯独对未播的《含泪活着》保密了十多年。直到2006年老丁回国后才将它公开。片头有这样一句话:“在连续3年每年有3万人自杀的日本,有这样一位中国父亲在顽强地含泪活着!”该片改变了许多日本人对生活的态度。一个漂泊在东京打工15年的上海男人,一下成了名扬日本的“励志英雄”“慈爱父亲”。老丁身上隐忍、坚强、执著的精神,令日本民众感动不已,“中国式父爱”震撼了东瀛。

张丽玲说,《含泪活着》剪去了一个镜头,就是丁尚彪在办理离日回国登机手续时,海关人员看到他的护照大惊失色,随后迅速决定盖章放行,并举手向他致敬。因为整整15年,丁尚彪没有一点其他违法记录。

张丽玲说,使她感到欣慰的是,《含泪活着》这次在中国首映,选择的第一站就是丁尚彪的家乡——上海。如今,他女儿已顺利在美国完成博士学业,成为一名医生,他一家三口也已在大洋彼岸相聚。张丽玲说:“老丁本人也很愿意在家乡上海首映。其实,日本人的感动和赞扬都抵不过故乡的亲人看到这部片子的感受,我真的希望亲人们能够看到他们是如何在海外顽强奋斗的。”

【金评媒微信号(jpman21)综合自文汇教育、日本设计小站、时局参阅、新浪财经、新民晚报】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