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银行沦陷了!广发银行9.3亿元被调包,又是票据诈骗?

核心提示:今年以来,银行票据市场颇不平静,出现票据风险事件的银行一家接着一家。继农行、天津银行等商业银行先后出事后,广发银行又被曝出买入返售业务陷入票据风险事件!其涉及金额约9.28亿元,成为年内爆发票据风险事件的第六家商业银行,且手法与此前几家银行几乎如出一辙。

(21财经搜索综合自南方都市报、融360、界面、华尔街见闻、福州晚报)

今年以来,银行票据市场颇不平静,出现票据风险事件的银行一家接着一家。继农行、天津银行等商业银行先后出事后,广发银行又被曝出买入返售业务陷入票据风险事件!其涉及金额约9.28亿元,成为年内爆发票据风险事件的第六家商业银行,且手法与此前几家银行几乎如出一辙。

广发“跑单”牵出一串风险

今年票据大案不少,而这一次中招的却是总部在广州的股份制银行———广发银行。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15年8月18日,广发银行佛山分行与中原银行信阳分行起息了一笔期限为两个月的买入返售业务,金额约9.28亿元,涉及票据98张。但是至2015年10月19日,返售到期,广发银行在发出票据后未能如期回收资金。在这起票据交易中,包括晋商银行、廊坊银行、库车国民村镇银行、通化农商行等多家银行充当“过桥银行”。

交易流程为:广发银行佛山分行在起息日从光大银行取得票据,并将资金经中间几家“过桥行”至光大银行。返售到期,该笔票据由晋商银行买断托收,广发银行佛山分行将票据送给晋商银行,晋商银行再通过其他几家“过桥行”将资金拨给中原银行信阳分行。

问题出现在返售环节。广发银行佛山分行于到期日发出票据后,未能如期回收资金,原因是资金已经在“过桥行”之间的划转过程中被挪用。知情人士称,挪用资金的正是撮合广发佛山分行和中原信阳分行这笔交易的票据中介,而资金已经投到了股市。

对此,广发银行称,本次事件是由于外部同业在票据交易中的不规范行为所导致。广发发现风险情况后第一时间启动紧急追收机制,全方位抓紧清收,目前已回收大部分款项,并在持续做好回收工作,剩余款项在进一步回款中。

但是,票据就在几家银行之间流转,为何会不翼而飞?

事实上,正如广发银行说的“外部同业在票据交易中的不规范所导致”一样,一位银行业人士表示,这些票据应该是在其中某个环节被挪用,除了过桥的几家银行外,还会有其他中介参与。资金的流向几乎都是股市,入市时行情较好,但随后市场波动,票据到期时资金就会出现问题。

据业内人士介绍,票据回购交易为纯线下业务,没有统一联网的托管机构负责结算、清算工作,因此可能发生票、款不同时兑付的情况。如果出现“钱没到账,票据却没了”的情况,可能是双方有常年的业务基础,比较信任对方,忽视了操作规范和风险监控。

票据风险大案频发,监管怎么破?

今年以来,票据风险大案频发,加上本次广发银行事件,年内已有六起重大票据风险事件爆发,涉及风险金额逾百亿。背后折射出的是监管漏洞、银行内控不严、票据交易不规范、票据中介违规操作等多重问题。此外,纸质票据的使用为票据交易增添了更多人为操纵和造假的风险。

针对票据风险的集中爆发,监管层已经从多方面入手,强化对票据业务的监管和引导。银监会自2015年12月31日下发《关于票据业务风险提示的通知》后,又于今年4月底和央行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票据业务监管促进票据市场健康发展的通知》,要求银行于2016年6月30日前,全系统开展票据业务风险排查。对存在的风险银行,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堵塞漏洞,并于7月15日前将风险自查情况同时报送央行和银监会。

同时,拟对票据中介的情况进行全面摸底,研究确定其功能定位和业务范围,出台行业规范制度,并对非法票据中介活动进行治理。并强调,要坚持贸易背景真实性要求,严禁资金空转,严格贸易背景真实性审查;加强客户授信调查和统一授信管理;加强承兑保证金管理;不得掩盖信用风险。

7月6日,银监会城市银行部下发《关于对城商行票据业务进行风险排查的通知》,要求各城商行排查全部票据业务及票据从业人员。

此外,央行正在推动构建电子票据交易体系,一个全国统一的票据交易所有望在11月正式上线运行。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7月初,票据交易所相关负责人召集农行、招行、平安、民生、中信银行在内的八九家主要商业银行在上海召开有关交易中心上线运行的通气会。会上交易所要求各家银行系统接口要尽快实现同步,确保票据交易所在11月正式上线运行。

受监管趋严和多起风险事件影响,上半年,银行票据业务普遍收紧。央行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上半年,未贴现承兑汇票减少约1.28万亿,截至6月末,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4.58万亿,同比下降34.1%。

低风险票据理财为何扎堆出事?

除去流程漏洞和违规操作之外,票据理财本身也存在诸多风险:银行破产;企业违约;瑕疵票、克隆票真伪难辨,兑付困难;多方辗转贴现,一环出错满盘皆输;部分票据中介不具备验票能力,导致票据手续不完整、没有背书、一票多用、多次抵押等。

但是,为什么一桩桩票据事件直到2016年才集中爆发呢?

就广发票据事件而言,车国民村镇银行只将9.23亿元中的4.63亿元划付给廊坊银行,剩下的4.6亿元哪去了?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被挪用,进入股市了。”

挪用资金流入股市,与农行票据窝案如出一辙。但从2015年6月股灾至今,股市先是暴跌,随后波动不止,使得流入股市的资金血本无归,资金链断裂。而银行承兑汇票,期限多为180天即半年左右,很多2015年下半年亏进股市里的票据理财资金,到了2016年面临到期兑付,终于“东窗事发”,这正是2016年票据不断爆出风险事件的主要原因之一。

此外,2014年的巅峰战绩,使票据理财市场迅速扩大;2016年以来,市场利率持续下行,利于违规套利;经济形势走低,促使铤而走险——资金规模、套利条件、违规动机三者兼具,也是票据理财风险事件频发的原因。

最后,农行票据案作为近年票据第一大案,上报国务院,受到空前重视,在业内“杀一儆百”。据多位从业人士所言,票据理财领域的违规操作久已有之,票据风险也时有爆发,只不过从前金额偏小,而且银行间可能“互相帮助”,把坏账依靠庞大资金基数和高利润消化掉,所以一直未爆出大案。

然而,农行票据案作为2016开年大案之一,受严肃处理,所以此后票据理财领域再有风险爆出,基本找不到哪家银行愿意“接盘”,涉事银行本身也不敢大而化之。纸包不住火,又无人泼水救火,风险自然再也掩盖不住。

银行在发售票据理财产品时,会注明是非保本浮动收益产品。流程上存在的漏洞使其在自身固有的风险之外,更有各个环节夹带的风险。票据的核心功能是支付,却日渐异化为纯融资工具;审票靠人工,不仅对业务能力要求严苛,更负载着道德风险。2016年起监管收紧,对于广大投资人而言是好消息。未来,一票一号的电子票据可能会逐渐取代古老的纸质票据,届时票据理财可能会迎来又一个快速发展时期。

(21财经搜索综合自南方都市报、融360、界面、华尔街见闻、福州晚报)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