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毁约“不可撤销承诺” 王亚伟踩雷

核心提示:一纸“毁约”公告让推进了六年之久的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下称“一汽集团”)整体上市,在最后时限到来的关头瞬间化为泡影。

一纸“毁约”公告让推进了六年之久的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下称“一汽集团”)整体上市,在最后时限到来的关头瞬间化为泡影。

一汽轿车6月3日晚间公告称,由于宏观环境、市场变化、人事变动等三方面的原因,其控股股东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一汽股份”)向其发函,请求股东大会同意将承诺期延迟三年作为过渡期。2011年,一汽股份成立后,曾承诺在2016年6月28日前,通过资产重组或其他方式解决与一汽轿车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

如今,上述承诺最后到期时限已迫在眉睫,如果承诺延期履行,意味着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将再度推迟。早在2007年,一汽集团就表达过整体上市的愿望,而今九年的时光已经流逝,但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却仍遥遥无期。

一汽股份延期履行承诺的要求公布后遭到了投资者的强烈反弹。6月5日,深圳一家名为明耀投资的私募,以公开信的方式对一汽轿车隔空喊话,将征集投票权,对一汽股份上述议案投反对票。

整体上市告吹?

在6月3日晚间的公告中,一汽夏利和一汽轿车两家上市公司均称,由于宏观经济环境变化,汽车行业增速放缓,在内部经营也承受着压力;2015年以来,证券市场大幅波动,难以把握资本运作的窗口期;与此同时,公司管理层也在2015年也出现重大变化。在此情况下,恳请股东大会同意将承诺期延迟三年作为过渡期。

广东富利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樊继浩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类似于一汽集团这种大型国企,之前较少出现没有履行承诺的情况,但一汽股份的三条理由,却并不特别成立,按照证监会规定,只有国家政策、法律法规变化以及其他不可抗力,可以不履行承诺,但一汽股份的三个理由并不是不可抗力。

与此同时,上述公告发出后,迅速引起投资者强烈不满。明曜投资在公开信中表示,对一汽股份的延期要求表示坚决反对,并希望征集投票权,在股东大会上对一汽股份的承诺延期议案投反对票,并提议一汽轿车立即停牌,要求一汽股份立即履行其承诺。

明曜投资认为,一汽股份要求延期的理由,并不支持其要求,而是应当利用经济结构调整和供给侧改革、证券市场规范调整的时间窗口,发挥新管理班子的优势,履行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使一汽轿车真正的市场价值得以实现;作为承诺人,一汽股份作没有单方面改变承诺的权利,其要求已经实际构成对原承诺单方面毁约。

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2月15日,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同时发布承诺履行公告,再次确认了解决与一汽股份的同业竞争问承诺履行最终时间。其中,一汽轿车的最终时间点是2016年6月28日,一汽夏利则为2015年6月28日。按照上述承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最后时间为2016年6月27日。时至今日,承诺最终履行时间,已经仅剩20余天。

2010年,一汽集团启动主业重组改制,以核心业务及主要资产,重组设立一汽股份,并在2011年6月28日工商注册成立。在一汽集团持有的一汽轿车、一汽夏利股份转移至一汽股份过程中,经过监管部门要求,一汽股份做出了五年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

根据公告信息,在当初作出承诺时,一汽股份曾明确表示,一汽轿车与一汽股份控制、合营的整车生产企业,生产的车型并不完全相同,目标客户、地域市场也不完全一致,但仍存在同业竞争或潜在同业竞争。为此,一汽股份承诺,在成立后五年内通过资产重组或其他方式,整合所属的轿车整车生产业务,以解决与一汽轿车的同业竞争。

换言之,在一轿车、一汽夏利同时存在的情况下,一汽股份要想解决同业竞争是不可免的要涉及到一汽集团整体上市。在一汽股份成立之前,一汽集团就已表达这样的愿望。如今,一汽股份申请承诺延期,意味着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短期内将再次告吹。

反观国内的车企,在上市动作上远比一汽集团迅捷。从2007年至今的9年里,东风集团、广汽集团等后来者均已陆续完成上市,而且在市场份额、业绩方面也将一汽集团远远甩在身后。

“一汽整体上市不是现在才遥遥无期,早就遥遥无期了,在国有企业里,承诺无法兑现太常见了。”深圳一名私募总经理对《第一财经日报》称,过去几年中,一汽经营差已经成为业界公认的事实。“如果有能力有动力,早就整体上市了,本来就没动力也没能力,才拖到了这个关头。”

久拖不决的整体上市

早在2007年,一汽集团就发出要整体上市的愿望,同时主管部门对其整体上市也早有安排。根据公开信息,根据国资委最初计划,一汽集团整体上市,在2010年第一轮央企资产改革中就应完成。

2010年,一汽集团启动主业重组改制,以核心业务及主要资产,重组设立一汽股份,并在2011年6月28日工商注册成立,并将一汽集团持有的一汽轿车、一汽夏利股份转移至一汽股份,于是才有了上述承诺。

但一汽股份做出上述承诺后,在履行上却久拖不决。根据媒体公开报道,由于未能及时披露股东承诺进展情况,在证监会2012年底一次专项检查中,一汽夏利和一汽轿车均被点名。

2014年2月15日,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双双公告再次确认了解决同业竞争最终时间的承诺。不过上述公告发布后,一汽股份仍然没有公开实质方案。2015年,原东风集团董事长徐平调任一汽集团,外界认为此举可能在推进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但迄今为止,一汽集团未有任何公开动作。

在整体上市久拖不决的情况下, 作为“共和国的长子”,一汽集团业绩也颓势尽显。2015年,一汽轿车实现整车销售23.59万辆,同比减少19.55%;实现营业收入266。6亿元元,同比减少21.25%;实现营业利润7573.26万元,同比增长8.88%;净利润5294.81万元,同比减少64.75%。

一汽夏利更是惨淡度日。2013年到2015年,该公司连续三年巨亏,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金额分别达到7.07亿元、17.37亿元、11.81亿元,通过向一汽股份出售共计达29亿元的资产之后,一汽夏利才得以扭亏为盈实现保壳。

同期,东风集团、广汽集团不仅在销售收入方面远超一汽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利润规模更是令一汽集团望尘莫及。数据显示,广汽集团2015年营业收入294.18亿元,同比增长31.43%;净利润42.32亿元,同比增长32.48%。东风集团旗下的H股上市公司东风汽车,2014年仅乘用车的销售收入就达到1800.24亿元,同比增长27%以上。

\

\

与此同时,一汽集团汽内部问题频发,并经历了大规模人事动荡。其前任董事长徐建一在2015年两会期间被带走,成为中国汽车行业史上落马的第一位副部级高官。在中纪委的巡视中,一汽集团又有大量管理层落马。

在此背景下,外界对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以及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同业竞争的解决,抱有极大期待。当时,一汽整体上市概念受到市场热捧,一汽轿车、一汽夏利等均多次走出独立上涨行情。

以一汽轿车为例,2013年4月,其股价连续上涨,数次逼近涨停,当月涨幅达到51%,位列同期A股涨幅前五位,当时正处于市场低迷期,沪深股指都大幅下探。此外,5月2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视察东风汽车后,一汽夏利大涨9.9%,一汽轿车上涨8.88%。

值得注意的是,在6月3日的公告中,一汽股份将申请承诺延期的首要原因指向了经营压力。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均在公告中提到,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导致汽车行业增速放缓,公司在内部经营也承受着压力。此前就有媒体报道称,受制于但由于错综复杂的股权以及内部利益纠结,才导致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一拖再拖。

6月6日,《第一财经日报》致电一汽轿车董秘陈清华电话,询问上述说法以及业绩压力对上述承诺履行带来的影响,但其工作人员称,承诺的主体是一汽股份,对于一汽股份的情况不太了解,也不适合进行深入解答。

违约之辩

根据一汽轿车此前公告及2015年年报,一汽股份解决与一汽轿车同业竞争的承诺,为不可撤销承诺。

“既然是不可撤销的,如果延期,控股股东就违反了承诺,存在着明显的违约嫌疑。”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臧小丽律师告诉《第一财经日报》,面对这种情况,中小股东有权利对所有与同意延长承诺期限的议案投反对票,甚至可以联合要求上市公司对控股股东提出诉讼,追究违约责任。,如果上市公司仍受控股股东控制,上市公司方面怠于行使自己的权利,则中小股东可以联合起来代表上市公司起诉控股股东,提起股东代表诉讼法律上也是可行的。

臧小丽认为,当前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利用控股地位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情况并不少见,像明耀投资这样积极行使小股东权利做法值得赞许。

“只要小股东没有通过公开喊话做低股价,然后逢低买入这样的违规行为,股东积极行使权力就是合法的。但一汽轿车、一汽夏利跌停,造成股价的原因可能是控股股东违反承诺等多种因素造成的,股价下跌和明耀投资合法行权之间未必有关联。”臧小丽称。

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华浩也持同样看法。他认为,既然是不可撤销的承诺,做出后就产生法律效力,一汽股份如今要求延期,就已构成了违约,一汽股份就要为自己的违约,承担相应的代价,或者按期履行当初的承诺。

不过,也有一些机构投资者表达了不同看法。“一汽的管理经营一直都比较差,业绩也不行,比不上大多数自主车企,基本面不好,基本大家都心知肚明,买股票的人也是在赌重组、承诺兑现。”上海一名私募研究总监认为,现在控股股东无法按期履行承诺,非要逼着一汽股份履行承诺,也不大现实。

“愿赌服输,就跟赌壳一样,要明白你的对手方本身就不具备这个能力,赌这事成功,本来就是一个概率不大的事件。”上述深圳私募总经理称,双方的做法都存在问题,明曜投资估计很大一笔资金埋伏进去了,其做法从情理上可以理解。

王亚伟“踩到地雷”

除明曜投资这样的阳光私募,截至一季度末,一汽轿车的投资者中包括中央汇金、中证金、保险、公募基金等大型机构投资者,以及备受市场关注的王亚伟。

一季报显示,一汽轿车的前十大流通股中包括昀沣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及昀沣3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两个资产计划共计持有一汽轿车4353.57万股,占到上市公司流通股的比例是3.09%。

一汽夏利同样出现了王亚伟的身影。一季报显示,截至一季度末,昀沣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昀沣3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千纸鹤1号资产管理计划与昀沣2号证券投资信托合计持有一汽夏利7445.16万股,占到一汽夏利流通股的比例是4.67%。

6月4日,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双双公告,收到控股股东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发来的《关于变更承诺事项履行期限的函》(以下简称“《变更函》”),在《变更函》中,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恳请股东大会同意将在5年前做出的解决两家上市公司同业竞争的承诺期再延迟三年作为过渡期。

一汽系这两家上市公司股票无疑受到相关公告的影响:6日,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双双开盘便封死跌停板。

“一汽股份的要求…也构成对一汽轿车股价的严重影响。”明曜投资在对外公开信中表示。而明曜投资亦向本报表示,其持有一定数量的“一汽”系股票,但具体持仓数量不方便对外公布。

“今天放了比较大的量,有几亿资金买进去了。我感觉明天封死跌停板的概率不大,我感觉有一些资金会关注。可能一部分资金之前是看中了事件性改革套利机会;出来的一部分资金,可能一些散户觉得是一些重大利空,但是公司基本面是不会受到这个消息的影响。” 广东富利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樊继浩分析称。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注意到,6月6日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均实现资金净流入,其中一汽轿车净流入6.53亿元、一汽夏利净流入3210万元。

盘后龙虎榜显示,3个机构席位卖出了一汽轿车,而在一汽轿车、一汽夏利的买入席位上,出现了中国银河证券绍兴证券营业部、国泰君安证券杭州庆春路证券营业部等知名游资大本营的身影。

私募力促承诺完成

2010年,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简称“中国一汽”)启动主业重组改制工作,其核心业务及主要资产经重组设立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一汽股份公司” ),并于2011年6月28日工商注册成立。在这样的背景下,当中国一汽持有的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两个上市公司股份转移至一汽股份公司过程中,在监管部门的要求下,做出了五年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

但一汽股份公司准备将承诺期过渡三年的决定一经发出,便引来了投资者的不满,其中深圳明曜投资的态度最为激烈。有市场人士指出,王亚伟以及明曜投资是赌“国企改革”而大笔持有绩差个股的典型代表。

一汽股份认为,在做出上述承诺以来,一是由于宏观经济环境的变化,汽车行业增速放缓,公司在内部经营也承受着压力;二是自2015年以来,证券市场发生大的波动,难以把握资本运作的窗口期;三是公司内部管理层在2015年也出现重大变化,因此到目前为止,尚未履行上述承诺。

“一汽股份公司解决同业竞争的初衷并未改变。”在发给两家上市公司的《变更函》中,一汽股份公司表示。

“我司认为一汽股份要求延期的理由并不支持其延期要求,我司认为一汽股份作为承诺人,没有单方面提议改变其承诺的权利,更不应臆图逃避其按期履行其承诺的义务。一汽股份的要求,已经实际上构成对其原承诺的单方面毁约。”明曜投资表示,对于一汽股份的延期要求表示坚决反对。

“我们的初衷还是想督促一汽股份能够在期限内至少给投资者一个态度,还是想尽力去完成这个承诺。”明曜投资相关人士在受访时表示。

“改革虽然延迟但是还会继续推进,以后的推进甚至可能加快。”樊继浩认为。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