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煤集团10亿短融正式违约 47亿元存续债券“埋雷”

核心提示:川煤集团是四川省省属国有企业,是川内最大的国有煤炭企业。中金固收团队分析认为,作为首个煤炭地方国企违约案例,川煤集团短融违约可能会再次冲击市场情绪,投资者对于产能过剩行业的风险偏好短期内难以恢复。

导读

川煤集团是四川省省属国有企业,是川内最大的国有煤炭企业。中金固收团队分析认为,作为首个煤炭地方国企违约案例,川煤集团短融违约可能会再次冲击市场情绪,投资者对于产能过剩行业的风险偏好短期内难以恢复。

本报记者李玉敏北京报道

地方国企再现违约。

6月15日下午,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煤集团”)发布该公司发行2015年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债券简称“15川煤炭CP001”)到期未能足额兑付的违约公告。这是煤炭企业在公募市场的第二例违约,也是四川省首例债券违约。

本期债券兑付前的6月14日晚间,川煤集团才发布了兑付存在不确定性的公告,称公司资金链紧张,原计划的资金筹措方案目前尚未落实。不过在此前的6月7日,川煤集团曾发布将正常兑付的公告。

川煤集团是四川省省属国有企业,是川内最大的国有煤炭企业。中金固收团队分析认为,作为首个煤炭地方国企违约案例,川煤集团短融违约可能会再次冲击市场情绪,投资者对于产能过剩行业的风险偏好短期内难以恢复。

公开资料显示,川煤集团曾发行多期公募债券,除公告违约的“15川煤炭CP001”外,还有8只存续债券,合计金额47.5亿元,其中公募债券3只,存量规模13.5亿元;私募债券5只,存量规模34亿元。

已连续多年亏损

作为产能过剩行业,川煤集团短融出现违约并不意外。

中金公司认为,川煤炭违约背后的原因包括:行业景气下行致经营恶化;公司投资激进导致偿债压力和内部流动性压力快速提升;行业再融资渠道不畅通。

中债资信工商企业一部分析师于璐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川煤集团煤炭资源赋存条件恶劣、矿井规模小、人员效率低,整体产能质量相对落后,生产成本较高。销售方面,2015年四川省内火电煤炭需求大幅下滑,加之受下游钢铁行业景气度差的影响,下游钢厂对公司洗精煤需求减少,公司煤炭销售压力较大,2015年吨煤成本、价格已倒挂。

于璐还表示,川煤集团作为老国企,人员冗余形成较大规模的管理费用,平均管理费用维持在15亿元左右。现金流方面,近年受钢厂回款能力弱化以及电厂占款的影响,川煤集团账面应收账款规模不断上升,经营获现能力较差。

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川煤集团资产负债率达到88.48%,处于行业较高水平,且仍存上升压力。鉴于诸多因素,中债资信在2015年7月将川煤集团列为企业信用风险排查名单中的关注企业,后于2015年9月,将其调整至预警企业名单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发现,川煤集团从2012年起便开始亏损,本期违约的短融发行时亏损仍不断扩大。发行文件显示,川煤集团2012-2013年及2014年1-9月连续亏损,净利润分别为-2410.66万元、-26192.37万元和-3084.73万元。

进入2013年以后,煤价持续下降且降幅超过开采成本降幅,加上期间费用高企,公司盈利能力迅速恶化,净利润持续亏损且亏损额逐年扩大。川煤集团2013年-2015年煤炭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3%、20%、6%,2016年1季度进一步跌至-0.3%。

即便政府给予了一定的补贴,但是川煤集团的利润也难以为正。2013年-2015年,川煤集团年分别获得政府补助1.6亿元、2.8亿元和4.8亿元。

2015年及2016年一季度,川煤集团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82.52亿元和16.60亿元,同比下降23.36%和25.04%。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3.77亿元和-2.80亿元,同比下降93.17%和225.23%。

至于为何连年亏损还能成功在公募债券市场融资。于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按照注册制发行模式的债券,审核机构并不对发行企业进行实质判断,因此盈利状况并非该债券发行的决定因素。”

再融资难度大

除了本期违约的债券,川煤集团还有高达47.5存续债券,和东北特钢情况类似,后续债券的连环违约也是大概率事件。

6月14日晚间,评级机构上海新世纪评级将川煤集团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大幅下调至BBB,将其发行的“10川煤债”和“12川煤炭MINT1”的债项等级下调为BBB,将“15川煤炭CP001”的评级下调为A-3。2015年5月27日,新世纪评级曾将川煤集团的评级由AA+/负面调整为AA/负面。

中金公司认为,虽然川煤集团短债占比不算高,但随着应付票据的增长和货币资金的减少,流动性压力也在提升。截至2016年1季末,该公司货币资金24亿元,其中可动用资金仅3.5亿元,相对于94亿元的含应付票据短期债务来说,覆盖率弱。

另外,从川煤集团的总资产分布看,流动资产仅95亿元,占总资产比重24.7%,其中应收票据7.4亿元全部是客户商业承兑汇票,应收账款24亿元,其他应收款14.4亿元主要是保证金和沉陷治理资金等,存货14亿元还可能面临一定跌价损失风险,总的看流动资产能否迅速变现也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此外,中金公司的分析也认为,受行业融资环境影响,川煤集团获得银行新增贷款及债券发行均较为困难。

截至2016年1季末,该公司共获授信总额212.6亿元,其中95.7亿元尚未使用,但实际上该公司2015年在内部现金流仍存缺口的情况下借款规模不增反降,可能与新增借款较困难有关。且2015年4季度以来,煤炭行业债券发行也较为困难,大量煤炭行业新发债推迟或取消发行,即使完成发行的债券平均利率也比同期限同评级债券高200~300基点左右。

(编辑:重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yanqb@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