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管1.7万亿美元的人把钱都投这了

核心提示:动荡不安的欧洲,可能是今年最大黑天鹅。


  面对市场动荡,摩根资产管理负责全球投资的威尔克斯认为,涨多拉回的美股不算昂贵, 高收益商品、新兴市场仍是长期投资方向。而动荡不安的欧洲,可能是今年最大黑天鹅。

  2008年金融海啸后,摩根大通窜升成为美国最大金融集团,摩根大通旗下的摩根资产管理,更跃为全球第二大主动管理(Active Management)的资产管理公司。

  目前,摩根资产管理的资产高达1.7万亿美元,而负责全球投资管理的就是克里斯。威尔克斯(Chris Willcox)。

  有“华尔街最有权势的女王”称号的摩根资产管理执行长欧朵思(Mary Callahan Erdoes)钦点,威尔克斯自2014年5月起,担任摩根资产管理全球投资管理执行长。

  关键一〉

  利率不会有更低利贷款

  外汇投资出身的威尔克斯,在金融海啸后早一步看见股债兼具的多重资产配置趋势,积极调整公司组织和通路布局,让摩根资产管理在2015年一举成为多重资产全球第三大净流入公司。

  三月十七日,这位看管数十万亿美元资产的大掌柜在接受《今周刊》独家专访时表达了对今年金融市场提出了关键看法。

  当前市场上最火热的话题,莫过于欧洲多国、日本等央行祭出的负利率政策。负利率政策希望能刺激银行放款及投资,但威尔克斯一针见血指出,“如果你认为,负利率政策会让银行以更低的利息贷款给你,那你就错了。”威尔克斯认为,负利率无助于提振经济、纾解通缩,因为“欧洲央行的作法是,对各家银行存在央行的超额存款准备金实施负利率,等于银行反过来要付利息给央行,但对存款户仍未征收费用。”那么,银行就没有动力、也不会更便宜地把钱借出去。

  英国伦敦政经学院经济硕士毕业的威尔克斯,目前也担任美联储外汇委员会、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外汇委员会、英国央行外汇之联合常务委员会、伦敦结算所董事会等成员,堪称最熟悉各国央行政策、全球利率走势的专家。

  “负利率是个有趣的政策,但它无法解决经济的根本问题。”威尔克斯经常和各国央行总裁坐下来讨论,他发现,大部分的央行总裁是学者出身,而有些学术理论是无法在真实世界里实践,反之亦然。“就像伯南克说过,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在理论上不可行,却能够在真实世界里运行。”威尔克斯进一步解释:“对学术界来说,利率0.1%和负0.1%,并没有很大差异,尤其是接近零的利率,它只是一个数字。但在真实世界里,对一般人来说,存款利息是正还是负,意义很重大。”无论是负利率或QE,在威尔克斯眼中,都不是救经济的长远之计,“我们只是向未来借了一些成长。”08年之后,各国央行采取非正规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其实是用更长的时间来分散痛苦,因此,在复苏过程中,人们觉得失望、认为经济成长缓慢等,这些都是意料中事。

  “我们签下这个魔鬼交易,因为不想要发生灾难性的经济危机。”威尔克斯相当肯定各国央行和政府在避免经济崩溃所做的努力,“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成功的交易,无论是对全世界,或是市场投资人。”但,到了某种程度和时间点,这些政策都要走到尾声。威尔克斯表示,过去六、七年,美联储有两大忧虑,第一是担心重蹈1930年代的错误,也就是太快进行紧缩政策,导致前功尽废,造成经济大衰退;第二是美联储深谙,过去的货币政策会对市场和资产造成扭曲,且时间愈久,后遗症就愈严重。

  因此,美联储决策一直在这两者之间拔河。

  关键二〉

  市场最大变数应该是欧洲

  美股稳健看好高收益产品为了让货币政策正常化,美联储的作法是,让决策变得非常透明化,也就是,在过去二、三年,一直给予市场足够的警讯,冀望市场提早消化有关QE退场和升息等利空。“然而,问题出在,当市场知道何时该结束派对时,他们反而觉得可以先放轻松,等到时间逼近时,才来紧张疯狂。”每当市场陷入恐慌,美联储又会担心经济衰退而退缩,类似反覆的情况发生了三次,直到去年十二月,美联储才真正启动升息。

  由于全球都受到美国的直接影响,当实施已久的政策发生变化,市场需要一些时间来重新找到资产的合理价值。威尔克斯认为,今年全球市场仍会充满波动性,因为它正在尝试了解所有资产包括股债的未来价值。

  即使开春以来,全球股市就接连经历一、二月的大震荡,但威尔克斯对于2016年的展望仍然相对乐观。他认为,一些涨多拉回的股市如美国,即使不算超级便宜,但也不再昂贵,原因是美国经济复苏依然稳健,未来仍是表现相对好的市场。

  “长期而言,我仍看好的是高收益产品,新兴市场也出现长线投资价值。”在低回报、高波动的市场中,威尔克斯建议投资人透过多重资产配置,进行多元布局。同时,他也提醒投资人不应过度乐观,因为市场波动仍有可能带来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而且我们距离上一次金融海啸并不远。

  “我现在担心的市场最大变数,应该是欧洲。”德国出生、在伦敦念书、曾在新加坡工作多年,目前住在纽约的威尔克斯,对于全球政经局势有独到见解。

  关键三〉

  德英政局最令人忧心

  威尔克斯指出,过去一年,许多人开始对欧洲经济复苏感到乐观,市场也认为欧洲应该被重新评价,因此资金大量涌入欧洲。但,悬而未解的难民问题,却成了笼罩在欧洲上空的一朵乌云。

  三月十三日,被喻为“超级星期日”的德国三邦议会选举,被视为是总理默克尔寻求第四度连任、2017年大选的关键指标。

  但,选举结果却让默克尔输得灰头土脸,外界形容“这是完全崩盘”,她主导的宽松难民政策是败选主因。

  威尔克斯指出,欧洲难民问题影响了整个欧盟的复杂政治结构。默克尔愿意打开国门迎接难民,曾受到国际间高度肯定,但难民引爆的连串危机,却可能让她从一位全欧洲最有权势的领袖,在一夕间面临失去政权。“这对欧洲来说是一大损失。”此外,英国将于六月针对去留欧盟进行公投,威尔克斯认为,欧洲政治领袖的处理失当,已为市场埋下巨大风险。“如果英国公投结果是决定脱离欧盟,对欧洲来说是很糟的事。”不仅如此,乌克兰、叙利亚、土耳其等地区的发展,都是欧洲可能引爆全球风险的地雷。

  “当我们在这个夏天醒来时,有可能会发现,我们已经失去了欧洲最重要的领袖(指默克尔),以及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盟国(指英国)。”威尔克斯为今年第二季的乐观展望报告,下了一个忧心的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