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裁中兴通讯的内幕!

核心提示:媒体报道称,由于公司向伊朗出售产品,违反了此前的联合国制裁禁令,公司将受到华盛顿的惩罚。

对于通信设备及智能手机制造商中兴通讯(HKEx: 763; Shenzhen: 000063)的公司高管而言,本周开局来的颇为棘手。媒体报道称,由于公司向伊朗出售产品,违反了此前的联合国制裁禁令,公司将受到华盛顿的惩罚。此消息一出,迅速占据头条,并促使中兴通讯要求对在香港交易的股票暂停交易。

美方对中兴公司的制裁措施,将从三月八号星期二开始生效,任何企业,在向中兴公司出售美国制造的零组件与仪器之前,必须先向美国商务部申请出口许可,而这些申请绝大多数都会被驳回。当然中兴如果对于制裁有异议,是可以提起上诉的。

此次制裁将对中兴业绩产生影响

路透社最早于2012年就揭露中兴与伊朗最大通讯公司签约,由中兴先取得IBM、微软与甲骨文等美国厂通讯软硬件后,再转卖予伊朗,由于当时美国严禁高通讯科技输往伊朗,因此讯息见报后即引起商务部关注并启动调查。

据中兴官网显示,英特尔(Intle)、汉威联合国际(HoneywellInternational)也都是中兴关键供货商,禁运是否会对营运造成影响,中兴尚不发表评论。

生产这些产品的美国企业包括微软、IBM、甲骨文和戴尔,均表示不知晓与伊朗的合同。尚不清楚这些企业是否仍在与中兴做生意。美国政府长期以来禁止将美国制造的科技产品出售给伊朗。商务部调查着重于中兴是否通过幌子公司购买美国产品然后运往伊朗,这样做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规定。

这一消息到来之际,正值中兴通讯从今年前的重大调整中开始出现转机。今年1月,公司公布了2015年初步业绩,其中包括运营利润增长23%以及净利润增长43%。(港交所公告)在此之前,公司因为其核心通信网络设备业务扩展过于激进而受挫,而其智能手机业务也因为中国国内市场激烈的价格战而没有太大作为。

来自美国的最新惩罚行动将会对中兴通讯的供应链造成重大的断裂,这一点几乎是可以肯定的。大部分美国企业在这一惩罚生效后将不会愿意和中兴通讯继续做买卖,哪怕从离岸地点进行销售,因为审批会激怒华盛顿。中兴通讯或许能够在欧洲和亚洲找到替代的供应商,但这需要时间并且可能会导致对产品的一些重大的重新设计。

中兴通讯表示,公司已经意识到媒体的报道,而我们将很快看到该公司针对这些报道更为详细的回应,而美国商务部将在本周晚些时候正式公布惩罚措施。市场预计中兴通讯的股价在复盘后将受到重创,并且华盛顿的行动将迫使公司下修2016年的销售目标,至少在10-15%之间。

说白了是贸易战

中兴通讯的这一事件要追溯到2012年,当时有报道指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在对中兴通讯进行调查,称该公司向伊朗出售美国计算机设备,而在当时伊朗因为核开发项目而与西方的紧张关系正处在风口浪尖。中兴通讯的同胞对手华为当时也面临类似的制裁。

中兴通讯董事长侯为贵1985年前往深圳创办了一家电信设备公司,这家公司后来成为中兴通讯。中兴通讯最初为跨国公司生产零部件,后来开始为中国的电话网络制造自己品牌的设备。

当移动通讯技术开始在新兴市场飞速发展时,中兴通讯便积极拓展海外市场,极力争取订单。中兴通讯于2004 年在香港上市,并搭上了全球智能手机产业大发展的顺风车。

然而,对于美国国家安全机构而言,中兴通讯现在却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方。

作为一家制造电信设备的中国公司,中兴通讯被认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了危险,从中折射出美国对遭到中国发动网络攻击和间谍刺探有多么恐慌不安。

外界普遍认为中国的电信设备制造商是在中国政府的授意下创建的。驻北京的产业顾问、《建立人脉关系》(Makingthe Connection)作者戴维· 沃尔夫(DavidWolf)认为这是一种错误的看法。沃尔夫指出,在中兴通讯和华为就技术投资方面做出了正确选择的同时,其他国有的竞争对手因未能跟上产业发展步伐而被淘汰。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得出的结论是,鉴于中兴通讯和华为与中国政府都有关联,如果让这两家中国公司参与美国关键的基础设施建设的话,那便无法相信他们不会 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议员迈克· 罗杰斯(Mike Rogers)表示,“对于华为和中兴通讯以及他们与中国政府之间存在的联系,我们感到非常担忧。”

“数年前丰田在美国市场遭遇的狙击故事,正在中兴与华为身上重演。”一位熟悉美国法律环境的律师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

2008年,丰田第一次超过美国通用,成为世界最大汽车制造商,在新能源汽车等与美国存在产业碰撞的新兴领域占据领先地位,而号称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的通用、福特、凯迪拉克则在金融危机中陷入经营危机。

2009年,美国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交通运输部、航空航天局等机构开始对丰田展开密集的调查,通过律师、议员、官员与媒体的轮番轰炸令大众相信,丰田汽车的电子系统存在缺陷,足以导致汽车突然加速引发事故,并牵扯出政治献金等系列“丑闻”。这一狙击令丰田不得不在全球展开大规模召回,并陷入市场信任危机。

2011年2月,美国交通运输部公布调查结果,承认并没有发现丰田汽车的电子系统存在该缺陷,但已无事无补,通用已超过焦头烂额的丰田,重新夺回全球汽车霸主地位。

这意味着,通过安全调查与舆论炒作,美国成功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竞争对手推下了深渊。

“显然,美国一些以国家安全、国民安全为名义的调查,往往是因为有外国企业威胁到了美国的领导地位,所以施展的遏制手段。”该律师说。

工信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知识产权处处长谢学军说,美国对国外高科技企业的打压,一直集中在对美国形成市场威胁的产业聚集区域。比如纵观美国337调查史,20世纪80年代,337调查的主要对象主要是日本公司,90年代主要集中在中国台湾公司;1995年以后,中国内地公司的被调查数量开始上升。2002年至今,中国已经连续10年成为遭遇美国“337调查”案件数量最多的国家。

华为与中兴面临类似处境。除了国家安全威胁调查之外,更多针对中兴与华为的调查与炒作都在进行中。

(21财搜综合中金在线、中国财经、国家财经周刊等报道)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