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人寿偿付能力不足 被禁加仓股票投资

核心提示:偿付能力不足,中融人寿被禁追投股票,监管层严设险企投资二级市场红线。

偿付能力不足,中融人寿被禁追投股票,监管层严设险企投资二级市场红线。

此次中融人寿因偿付能力不足而被限不得增加股票投资,也给或有同样问题的保险机构发出了警示信号。

2月25日,因偿付能力不足,中融人寿被令不能再增加股票投资。

根据保监会下发的监管函显示,中融人寿2015年3季度末和4季度末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15.95%和74.62%,偿付能力溢额为-23.49亿元和-2.82亿元,远低于监管要求。因此,中融人寿被纳入偿付能力不足类公司。

事实上,此前中融人寿已屡次成为市场焦点。先是因公司股权转让频繁而引发各种乱象,而后又因违规运用保险资金、虚增公司偿付能力等问题遭到保监会罚款,其前任董事长陈远还被禁入保险业一年,可谓“负面”不断。

而此次中融人寿因偿付能力不足而被限不得增加股票投资,也给或有同样问题的保险机构发出了警示信号。

偿付能力不足仍冒险举牌

作为一家成立不足6年的保险公司,中融人寿在二级市场方面的动作可谓十分积极。

2015年4季度,中融人寿连续举牌了真视通(002771.SZ)、鹏辉能源(300438.SZ)和天孚通信(300394.SZ)三家A股公司,这三只股票均为2015年上半年上市的次新股,中融人寿增持该三只股票的均价分别为102.46元/股、103.61元/股、96.19元/股。

而从前述保监会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到,中融人寿在2015年三季末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低至-115.95%,远低于监管层要求保险公司达到的100%偿付能力充足率水平线。在偿付压力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中融人寿仍大胆举牌,足见其行事风格之猛。

比较尴尬的是,受2016年以来市场巨幅波动的影响,中融人寿押宝的这三只股票并未能取得太亮眼的成绩。除鹏辉能源股价尚属稳定之外,真视通和天孚通信折价均已超过20%,给中融人寿带来近2亿元浮亏。

毫无疑问,这种情况导致中融人寿账面损失较大,从而对其偿付能力构成进一步压力,而偿付能力是保监会监管基金公司的重要红线。

华南一家寿险公司的办公室总经理刘明(化名)介绍,“保监会对偿付能力有严格要求,对各家保险公司的情况进行实时监控,每家保险公司都要按期上报数据。如果保险公司偿付能力出现问题,保监会会根据问题的严重程度来规范,不同级别会有不同限制措施。除了不能增加股票投资外,还会有多种限制措施。”

按现有规定,保监会将偿付能力不足分为三档:偿付能力充足率在30%以下,在30%-70%之间,在70%-100%,不同档次采取不同的措施。若根据中融人寿2015年四季末74.62%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尚属情况较轻的70%-100%这一档。

刘明表示,“这次中融人寿的情况基本属于个案,刚好触发了会里在这方面的限制条件,我没有听到其它公司出现这样的情况。”

而有消息称,中融人寿方面已经在积极推进股东增资行动,力图尽快改善现状,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

保监会调研险企二级市场投资

保险机构的二级市场投资一直备受关注。

据刘明透露,今年1月,保监会派相关调研小组前往多家保险机构进行调研,重点了解保险机构在二级市场投资的情况。

刘明告诉记者,“今年1月,保监会财会部和保险保障基金部的相关人士组成了调研小组,到一些保险公司做调研,我们公司也接受了调研。主要是了解经营情况和风险管控情况,重点了解了二级市场投资方面的内容。”

而北京一家寿险公司的高层梁允(化名)亦表示,“春节前,确实有听到保监会到保险机构调研的消息。当时因为万科的事情,引发了很多保险公司大量使用万能险,再利用这种资金举牌,导致了一定程度的资产错配,带来潜在风险,所以听说保监会到做这类业务比较多的公司进行了调研,一些举牌比较多的公司也是重点调研对象。”

事实上,去年12月,保监会印发的《保险公司资金运用信息披露准则第3号:举牌上市公司股票》通知,就被市场解读为是监管层出手干预保险机构举牌过热的行为。

对此,梁允(化名)表示,“今年一季度保险行业高信贷产品占比过高,对保险行业的长期发展将带来很大风险,去年12月这个文件也是表明了监管层的态度和方向。”

“如果用合理的保险资金配置去举牌,无可厚非,但现在有的保险公司用赚快钱的手段,做了大量高信贷业务,大量揽资来去二级市场投资,这就有问题了。所以并不是监管发生了变化,而是行业出现了问题。”梁允补充。


刘明同样不认为监管层会对险企投资二级市场加大限制。他表示,“从会里的改革方向来讲,是要管住后端,放开前端,也就是说只要控制好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对于保险公司进行投资是不会收紧的。尤其今年保险业要开始实施‘偿二代’,根据这个评分系统,如果险企把钱投到资本市场,相对的因子就会调整,提高其资本金的要求,这就是一种合理的限制手段。所以我认为只要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不出问题,监管层不会对保险公司在投资品种方面有更多限制。”

而从近期情况来看,险资举牌上市公司的热情有所消退。沪上一家中型保险公司的陈俊(化名)表示,“这和市场状况有关,不光是保险公司举牌热情降低,个人投资者入市的热情也在削减。我们公司最近在股票投资方面没什么调整,投资占比在10%以下,离30%的上限还有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