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花2800亿收购一家农业公司,外国人怎么看?

核心提示:中国企业最大海外收购终于尘埃落定!2月3日,中国化工集团公司(ChemChina,下称“中国化工”)宣布,已经同意通过公开要约收购瑞士农化和种子公司先正达,斥资约3000亿元人民币。

中国企业最大海外收购终于尘埃落定!2月3日,中国化工集团公司(ChemChina,下称“中国化工”)宣布,已经同意通过公开要约收购瑞士农化和种子公司先正达,斥资约3000亿元人民币。

中国化工和先正达的收购协议显示,先正达董事会“全体一致推荐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100%股权的要约,要约价格为每股465美元现金”。要约还允许交易交割时,中国化工支付每股5瑞士法郎特别分红。这一收购,还取决于先正达股东批准。目前先正达已发行股本金的总价值为430亿美元,这将是中国企业在海外最大的收购交易。

2800亿买一家农业公司?!先正达是何方神圣?!

先正达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是全球第一大植物保护公司、第三大种子公司。

先正达集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58年,那时,约翰·鲁道夫·嘉基-格穆塞斯(Johann Rudolf Geigy-Gemuseus)创建了一家小型贸易公司,专门经销化学和医药产品。这一家族企业世代相传,但是直到一个世纪以后,约翰·鲁道夫·嘉基-麦里安(Johann Rudolf Geigy-Merian)着手生产用于羊毛、丝绸以及木材的有机与合成染料时,公司才开始兴旺发达。

大约在19世纪中叶,巴塞尔的化工产业突飞猛进,得益于莱茵河(Rhine)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这里一度成为瑞士与北欧之间原材料的贸易中心,巴塞尔大学也是欧洲最古老的高等学府之一,这更令巴塞尔市引以为豪。1859年,法国商人亚历山大·克拉魏勒(Alexandre Clavel)在巴塞尔开设了一家公司,开始生产用于纺织品的红色染料-品红,从1884年起,该公司正式命名为“汽巴” (Ciba)。两年以后,巴塞尔市的化工行业又出现了一个新的竞争对手-山德士公司(Sandoz),也专门生产染料。

自二十世纪初期,巴塞尔这三家化工企业开始主要在两个领域各显身手,他们的实验室越来越专注于药品的研发工作,成效卓越。此外,他们在巴塞尔又创建新厂,生产农药与杀虫剂,产品中就包括声名狼藉的滴滴涕(DDT),几十年中,全世界都在使用该农药,后来大多数国家都禁止使用这一工业品。

化学和医药因此成为瑞士工业领域的主要支柱之一,除此之外,众多研究人员也被授予诺贝尔化学和医学奖,其中就有在嘉基公司(Geigy)任职的化学家保罗·赫尔曼·穆勒(Paul Hermann Müller),1939年,他发现了杀虫剂滴滴涕的效验,曾经一度,该产品在抵制疟疾和伤寒上功不可没。在巴塞尔实验室研发的倍受争议的其他产品中,世人熟知的还有麦角酰二乙酰胺(LSD),1943年,山德士公司的研究人员阿尔伯特·霍夫曼(Albert Hoffmann)验证了其致幻药的属性。

嘉基、汽巴与山德士公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幸免于难,而其德国和法国的竞争同行们却因两次大战而停滞不前,上个世纪后半期,瑞士的这三家企业迅速跻身国际主要化工公司之列,并且不断在海外市场大展拳脚。山德士公司收购了美国和欧洲的其他公司,因而实力日渐强大;1970年,嘉基和汽巴公司决定联姻,以此巩固他们在国际市场的地位。

在一系列的合并过程中,首次重组为先正达公司的创立奠定了基础。1996年,山德士与汽巴-嘉基公司合并到一起,因此,诺华公司(Novartis)诞生,成为瑞士首家化学医药集团,去年营业额超过550亿瑞郎。与其抗衡的只有瑞士的新兴医药巨头罗氏公司(Roche),2015年,其销售额度达480亿瑞郎。

自1896年创立之初,罗氏公司就专门致力于医药领域,而诺华自创立以来则涉业广泛。因此,这家跨国公司的领导层决定将农化部门分离出去,长期以来,相对于医药与诊疗领域,其农化产业的拓展十分有限。

这一决定也和化学产业令公司形象“大打折扣”不无关系,其医药产业很可能因此受到人们的偏见。创建之初,大家一直心存愿景,而最近几十年来,化学工业一直背负着“赚黑心钱”的恶名,对人类和环境也带来了负面影响。由于1986年山德士公司Schweizerhalle工厂发生的事故,造成了从巴塞尔到鹿特丹(Rotterdam)莱茵河河段史无前例的污染,这一印象在瑞士人心中更是根深蒂固、挥之不去。

2000年,诺华集团的农化产业与阿斯利康制药公司(AstraZeneca)的农化产业进行合并,因此先正达集团诞生。1999年,阿斯特捷利康制药公司由瑞典的阿斯特拉公司(Astra)与英国的捷利康公司(Zeneca)合并组建而成。最初,诺华集团拥有其61%的股份,阿斯特捷利康制药公司拥有39%。

作为首家跨国企业,先正达公司专注于农化领域,在其16年的创业史中,其发展波澜起伏,究其原因,主要是随农产品的价格而跌宕不定,归功于其几次收购,巴塞尔的这家集团自诞生初期营业额翻了一番以上,去年超过130亿美元。

巴塞尔的这家农化巨头在全球拥有28000名员工,无论是从社会还是环境角度来说,自成立之初,先正达一直不断提升企业责任心。早在2001年,为了发展可续农业,他们创建了先正达基金会(Fondazione Syngenta)。然而,由于生产和销售农药、杀虫剂以及转基因农产品,瑞士的这家企业在很多国家都倍受争议。此外,先正达还遭到了非政府组织(NGO)的批评,该组织认为,先正达令全球很多小本经营的农民处境艰难,该公司与其他四家大型跨国农化公司一起,控制着世界50%以上的种子市场, 垄断着近半数的农作物技术专利权。

中国再次“土豪”收购,外国人怎么看?

美国《外交政策》2月15日文章,中国花430亿美元收购一家农业公司,并非是为满足其工业需求、扩大金融影响力或提升战略地位。相反,中国430亿美元收购瑞士农业公司先正达是为了更基本、也更重要的东西:确保其农田能产出足够多的粮食,跟上该国不断增加的人口的需求。

北京目前面临的难题与几千年里困扰中国统治者的困境差不多——如何以如此少的可耕地养活如此多的人口。中国人口不断增多,可耕地不断缩小。同时,中国人食用越来越多的肉类,对谷物的需求也不断上升。这种情况下,若想养活本国人口,就需要农业生产率大飞跃。确保所有国人有粮吃且吃得起的能力,对北京而言是个难题。先正达收购案——意在保障中国农业欣欣向荣,或许就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的高级经济学家弗雷德·盖尔说,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日益突出,北京正投入大量政治资本强调粮食安全。因此,中企才会瞄准瑞士这家农企——全球最大的农作物保护产品生产商之一,产品有杀虫剂、杀菌剂,能提高玉米、稻谷和小麦收成的新型种子等。这或许正是北京需要的。盖尔认为,收购先正达与中国的改革农业目标十分吻合:通过新技术提高生产率。

当然,这宗收购不只是一项战略性、国家推动的决定。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德博拉·布罗蒂加姆说:“对中国来说,粮食安全向来是政治上的一个重要目标,但先正达这类收购在商业上也有充分理由。中国人正通过大力收购以获得技术和知识产权。”

(21财搜综合环球时报、瑞士资讯中文网等报道)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