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神秘的年轻人,搞垮了国民级民族品牌,至今却逍遥法外

核心提示:三水政府将健力宝75%的国有股权作价3.38亿,卖给一个名不见经传、年仅28岁的年轻人——张海。

2002年1月15日,举世瞩目的健力宝股权争夺战突然尘埃落定,人们惊讶发现,执掌健力宝的既不是把品牌打造得声名大噪的李经纬,也不是实力雄厚、专注实业的新加坡第一家食品。

三水政府将健力宝75%的国有股权作价3.38亿,卖给一个名不见经传、年仅28岁的年轻人——张海。

这个结果充满玄机,这个张海究竟什么来头、有何背景?

怎么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的能量?

他又会将健力宝的未来带向何方?

  诡秘的身世

  直到今天,对大多公众来说,健力宝前董事长张海仍是一个谜。 他14岁特异功能神童、16岁气功大师、18岁藏密大师、25岁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28岁健力宝掌门人。身份转变令人眼花缭乱,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他的每一次变脸,都在迎合当时社会的热点。 他的离奇发迹史,也许恰恰是我们这个转轨时代的一个小小缩影。

  张海是个神秘的人。当他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时,他的身世便充满了模糊与揣测。

  

1997年,张海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这一次是涉足商海。由“藏密大师”向“资本玩家”转型。他入主了一家名叫凯地投资公司的企业,然后在1998年以关联交易的方式进入上市公司中国高科。他后来曾颇为得意地说:“我25岁时担任了中国高科董事长,当时是国内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我们很多董事都是大学的校长。”

  

其后,他又先后染指深南光,炒作银鸽投资,进入方正科技、深天马、飞亚达A、深大通等上市公司。短短几年内,在灰色而惊险的中国资本市场上构筑起了一个威名赫赫的“凯地系”,与唐氏兄弟的 “德隆系”、吕梁的“中科系”等成为当时最著名的几大股市庄家。

2001年5月,张海与祝维沙之“裕兴系”结盟,增持方正科技,欲夺控股权。其时,方正科技董事长祝剑秋与公司控股股东方正集团交恶,欲排挤后者,独揽公司大权。“张祝同盟”审时度势,决意联合方正集团增持方正科技股份,打压祝剑秋。6月,祝剑秋落败,被逼出局。

  健力宝恩怨

2001年7月,当时的三水市政府(现为佛山市三水区政府)召开健力宝转制联席会议,90%的参会者主张卖掉健力宝,而且不能卖给当时已经跟政府矛盾重重的原管理层李经纬团队。

当年底,张海在飞机上翻阅报纸偶然看到这一消息,这使他“兴奋之情难以名状”。于是,他找到三水政府,双方竟一见如故,电光火石间就敲定了这桩大事。

  

  张海的出现,让三水市政府如遇旷世知音,尽管所有的人都对他的年轻难以置信,可是他所代表的“凯地系”和中国高科却是如雷贯耳。心急的三水市政府官员们实在分不清楚眼前这个年轻的神秘人物到底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不过,他的背景和开出的条件是让 人满意的,张海承诺按李经纬的出价收购,而出面的公司将是浙江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一家纯种的国有企业。

  首先,在健力宝估值上他绝不纠结,你说75%的股权卖3.38亿——没问题。不等审查结果,张海就敢说出“即便健力宝集团资产为零,我也有信心依靠健力宝这个品牌把健力宝做好”的大话;

  第二,张海的收购以浙江国投为先导,消除了“外资入主”的顾虑,让三水政府松了口气;

  第三,他开出“凯地系”上市公司将在三水投资建厂的优厚条件,让地方政府大喜过望;最后,他对健力宝原管理层做出了优厚“承诺”:李经纬团队将获10%的股权奖励,李经纬个人则获得其中的5%。

  如此花言巧语,三水政府怎能不上钩?此刻看来,张海已是最好的选择。敲定交易后,三水政府已喜不自胜,并对这次交易给予“无痛分娩,快乐转制”的极高评价。

  

  1月16日,李经纬在签约仪式上“眼含泪花仰头长叹”的大幅照片刊登在国内各大媒体上,观者无不为之动容

交易双方约定,3.38亿股权转让金,张海将分三次注入三水政府:首期1亿,于合同签订24小时内支付;两个月内,再付1.38亿;余下1亿,一年之内付清。

从付款细节看,三水政府对李经纬极为苛刻,却对张海极为宽限,以至于多年后才窥见张海“空手套白狼”的神奇财技。而三水政府既不请财务顾问,又不对买家资信进行调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场败局。

  张海“埋雷”

  

健力宝有了新掌门。张海上任之初,也确实点过两把火。

  首先,健力宝极缺现金,但在银行授信良好,于是张海干的头件大事,就是找各大债权银行谈判,将大量短期贷款变成长期贷款;然后寻求更高的银行授信,套出更多的资金,以重启健力宝。这件事,擅长搞资本运作的张海干得漂亮,3月底完成债务重组,90%的“短贷”变为“长贷”,缓解了健力宝资金短缺之苦。

  接着,饮料行业现金流良好,只要管好供应链,就不愁没有钱来。张海把健力宝的供应链融资玩到了极致:一方面,原料供应商要在货物入库90天后才能收到汇票,等于健力宝每个月能押上供应商2亿资金;另一方面,健力宝在经销商这头是先收款后发货,每个月又能净收1亿。这种模式,靠的是供应商和经销商对健力宝品牌的极度信赖。但对不懂实业经营的菜鸟来说,一着不慎,则会让整个资金链崩断。

  表面上张海妙手不断,一季度就实现销售收入9亿、税后利润6700万,是最近几年的最好成绩。只可惜“地雷”悄然埋下,引爆尚需时日。

  手头有钱了,张海便决定要惊艳乾坤,轰轰烈烈地干几票大事。

  尴尬“第5季”

2002年4月24日,北京梅地亚中心,央视世界杯足球赛广告招标会火爆开拍。在当年,这就中国最烧钱的“豪门盛宴”。中国顶级的企业豪强们在此鏖战3小时,最后健力宝豪掷1.38亿,在万众瞩目中夺得世界杯“独家特约播出权”。接着,张海又斥资3100万,在央视黄金广告时段隆重推出新型饮料“第5季”。

  一时间,人们惊呼张海之能:短短三个月,竟率领健力宝风云崛起,重新雄霸天下。

  只有知情人才知道,此时的健力宝资金依然吃紧。这番豪赌,看似风轻云淡,实则凶险无比。不过大部分人确实被唬住了,因为豪掷亿金后,张海依旧淡然表示:“如何把钱花出去,对我才是真正的问题。”

  5月31日,韩日世界杯在汉城开幕,“现在流行第5季”的广告顿时在央视铺天盖地。密集的广告轰炸和新奇另类的策划,很快吸引了消费者的眼球,品牌知名度迅速蹿红。但是,谁也不知道“第5季”是个什么鬼,因为超市根本买不到。

  

有人怀疑张海在玩饥饿营销,因为从常理看,代价如此巨大的品牌宣传,只能以巨量的销售来弥补。当媒体提出质疑时,一位健力宝高层人士曾表示,“第5季”的销售情况非常火爆,供不应求,只待全国范围内铺货。而经销商们则心急如焚,钱都付出去几个月了都收不到货,眼见着饮料销售旺季的夏天都要过去了,“第5季”却在北上广都难觅踪影。

  事后多年,人们才搞清楚“第5季”光打雷不下雨的真实原因:因为罐装塑料瓶缺货。张海把钱都拿去打广告,却连给供应商的瓶子钱都拿不出来。这突出地暴露出他的致命短板:根本不会做实业。

  

他初到健力宝,就把原先80%的销售人员全部炒掉,然后重新招了一批新人大搞封闭培训;接着,又把非健力宝品牌的产品全部停掉,无端失去五六个亿的营收;之后,把原有的健力宝产品扔在一边,重金推出“第5季”系列,杂乱地囊括了果汁、茶、水和维C碳酸饮料,完全不懂如何做品类细分。不过这都不重要,由于欠着上游制罐厂的货款,“第5季”压根没生产出多少,上亿广告费就这样打了水漂。

  “第5季”大败,让张海的自信心备受打击。经销商和供应商好不容易重建的信心,再次跌落谷底。要命的是,由于在推广“第5季”上支出巨大,健力宝的资金链更为紧张。然而,饭要吃、戏要演,张海很快又想出一个饮鸩止渴的妙计:借着健力宝周年庆,再搞个无比豪华的大庆典,把“全天下人的钱”再忽悠一遍。

2002年8月28日,新加坡。在亚洲最豪华的“处女星”号邮轮上,张海踌躇满志地亲手拉响了邮轮起航的汽笛。借着这场健力宝18周年华诞的庆典,张海让全国各地前来观礼的300多名经销商感受到“新健力宝”的奢华实力。不过,这确实让上下游的供应商和经销商安了心,张海得以继续玩着资金链上的刀尖游戏。

  

一年折腾下来,人们突然发现,2002年健力宝集团利润竟高达1.2亿元,远超2001年的4600万元。这份光鲜亮丽的财报,后来素有争议,但当年看来,张海简直就是健力宝的“救世主”。不过,太多的迷雾和谎言笼罩其间,今天人们已搞不清这究竟是张海高超财技的表现,还是健力宝最后一次“回光返照”。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2004年8月,健力宝即将迎来20周年庆典之际,张海却跑海南三亚度假去了。8月23日,他突然接到电话通知,被正式免去董事长总裁职务。执掌健力宝两年零8个月后,张海出局。

  

一时间,外界搞不清真假。为什么昔日的“控股股东”、收购健力宝的主导者张海,会突然被扫地出门?

  张海将此事称之为“逼宫”,发起人正是“左膀右臂”祝维沙和叶红汉。对此,张海一直表示无法理解。但实际上他心知肚明,因为收购健力宝这件事,他根本就没出钱。

  逼宫事件,显露出张海入主健力宝的真相。但祝维沙接手公司后很快发现,企业已经没法做了,数十亿资金被张海挪用,钱去哪了不知道。一个流行的说法是,张海至少挪用了6亿投入了资本市场。

  对此,张海完全否认。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无论是实业经营还是资本投资,他都大获成功。因为直到他卸任,健力宝总资产45亿元,银行负债约22亿元。2003年年底,健力宝账上还有几亿现金。

  但实际上,表面看得过去的巨额资产中,充斥着大量的滞销存货,早已无法掩盖健力宝资不抵债的惨状。“第5季”惨败后,张海又琢磨出个“爆果汽”,还得意地把瓶子颜色设计成奇葩的黑色,结果瓶子遇光吸热、变形,造成废品无数。面对巨量退货,张海的做法竟然是把生产日期抹了,重新发货……好好的健力宝,就这样被张海玩残在手里。

  2004年以来,健力宝已由半停产转向全面停产。银行催款,工资拖欠,供应商拒绝提供原料,经销商整日上门催讨货款……张海下课时已是天怒人怨。

  但很快,更离奇的事情发生了:逼宫的祝维沙和张海并没有反目,反而再度联手,决定将健力宝股权再卖一遍。毕竟,巨额的债务黑洞已经形成,只要能把健力宝卖给下家,张海、祝维沙还是能全身而退。而本来要由他们承担的责任和风险,最终都能化为无形。

  很快,张海就寻到了他的新“猎物”,那就是汇中天恒的李志达。2004年11月16日,张海和李志达签署协议,将91.1%的健力宝股份转让,让真正出钱买下健力宝的祝维沙,在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复杂交易中得以全身而退。

  此时,三水政府对健力宝的乱象终于忍无可忍,并突然宣布强行接管健力宝。原因很简单,李志达一接手,张海在健力宝的事就查不清了。即便地方政府仅掌握8.9%的股权,但如果缩水,国有资产流失的责任谁也吃罪不起。

  三水政府派驻工作组审核后发现,现实的情况比最糟糕的预料还糟糕。健力宝的负债从2002年底张海接管前的25亿,激增至41亿。如此巨大的财务黑洞,已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出来混,迟早要还。2005年3月,张海因涉嫌“做假账、虚假投资、侵吞健力宝资金”,被佛山警方正式拘捕。

  空手套白狼

2006年11月2日,张海在看守所被羁押了18个月后,走进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检察院指控张海侵占健力宝1.21亿元、挪用9473万元。一言以蔽之,“他用健力宝的钱买了健力宝”。

  这犹如一个精彩的魔术,一切则要从收购健力宝时说起。

当年,张海敲定3.38亿买下健力宝75%的股权时,其实并不轻松。1亿股权款必须在24小时内支付,张海随即质押了一批国债,拆借期只有1个月。后面1.38亿股权款要两个月内付清,加上公司运转也要钱,而张海恰恰没那么多钱。

  然而,张海团队对健力宝的尽职调查进展神速。一周后,张海得到健力宝的财务数据后仰天长笑,无比得意地说:“3个亿,就是单买下健力宝大厦也值呀!”

  有了这个底,张海调动“凯地系”的关联公司开始了眼花缭乱的资金魔术。很快,三水政府发现,张海给的1亿无法兑付,开始索要现金。张海于是找到北大方正,由其出资先堵了这个“窟窿”。但接下来,力图完全掌控健力宝的张海提出要引入多个投资者,却遭到有同样雄心的北大方正的反对。

  于是,张海很快甩掉北大方正,找到了祝维沙。他们在3月20日登记成立了一个名叫正天科技的空壳公司,张海、祝维沙、叶红汉三人充当股东,所持股份比例为4:3:3。在这个空壳公司名下,张海向祝维沙借款2.38亿,1亿给北大方正,1.38亿给三水政府,由此完成了对健力宝的收购。

  就这样,健力宝成了张海的囊中物,随后,开始从健力宝掏钱“还”给祝维沙,以实现“用健力宝买健力宝”的目的。这一过程中,张海用过各种曲折转款的方法,还使用了虚增库存、购买原材料、支付借款等千奇百怪的手法。另外,他还挪用公款给自己买别墅、搞装修……好好的健力宝,就这样生生被掏空。

  如果张海经营得当,这一隐秘手法很可能大获成功。但张海显然不是干实业的料,健力宝的经营每况愈下,到2003年年末,张海还未能还清巨款,让祝维沙也急了。眼见着健力宝摇摇欲坠,张海四处玩各种资本运作,祝维沙更怀疑他有转移资产之嫌,于是悍然发动“逼宫”。但祝维沙把企业拿到手才发现,健力宝已债台高筑,自己经营也无力回天。于是伙同张海再将健力宝股权卖给李志达,祝维沙得以最终解套。

  但张海对这一切毫无悔意,大呼冤枉,绝不认罪。2007年2月,佛山中院作出一审宣判,以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判处张海有期徒刑15年。

  

  奇葩“越狱”

2011年1月26日,在服刑不到6年后,张海突然获得自由。社会公众得到的解释是,由于在狱中多次立功、表现良好,张海获得两次减刑机会。

3年后,广州中院发出通报,张海“假立功”多次大幅减刑,存在弄虚作假。而此时,张海早已逃出生天、不知所踪。

  张海为何如此神通广大?一言以蔽之,司法队伍中有败类,苍蝇叮了有缝的蛋。然而,张海在狱中毕竟作为有限,能把一连串假立功、减刑的事办下来,秘书康杰和女友黄鹭可谓“功不可没”。

  二审时,康杰和黄鹭就开始寻找机会。两人

找到佛山市看守所一负责深挖在押人员犯罪线索的民警,3万“好处费”送进去,犯罪线索拿过来。二审很快认定了张海“立功”,一下就减了5年。之后,张海转到佛山监狱服刑如法炮制,又“发现”一条重大的贩毒线索,再次成功减刑2年。

  靠着揭发狱友的把戏成了两回,张海觉得这个套路不能再用了。不过条条大路能“减刑”,他们发现,搞点“发明创造”也能行。

一次,健力宝老员工纪文到番禺监狱探望张海。这位前中学物理老师爱搞小发明,决定帮张海这个忙。纪文和康杰找到一家专利代理公司,把纪文设计的“汽车前后双视镜”拿去,以张海的名义申请了国家专利。很快,“爱发明”的张海又“立功”了,减刑2年1个月28天,并在2011年1月“刑满释放”。

  

张海能连续“立功”,离不开相关司法人员的腐败渎职。在女友黄鹭的疏通下,张海先后在佛山监狱、番禺监狱和武江监狱轮转服刑,频繁换监狱,为的就是方便“假立功”操作。可叹的是,张海顺利出逃后,24位涉案的司法人员栽了进去,成了张海的“替罪羊”。

  人们最关心的还是张海跑哪去了?这个问题,广东省检察院在2015年2月曾回应称:“目前还没有线索,但慢慢会有的……”

  如今,神秘的张海依然踪迹全无,但还是要相信那句老话: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张海真面目

直到被抓后,人们才得以揭开张海的真面目。

  1974年5月,张海在河南开封出生。父亲是当地公务员,母亲是中学教师。初中毕业后,张海没上高中,而是上了河南大学办的一个收费武术班。在这里,张海慢慢传出有“特异功能”。有人亲见张海把树叶缩小,却保持轮廓不变,甚为神奇。此外,张海还能让“时光倒流”(即用意念拨表倒转),发功给人治病,一时间远近闻名。

  

张海向来访的美国人表演“特异功能”将树叶变小

不过,张海在河南大学的最大收获,是结识了藏密信徒王紫升,并由他推荐,成了藏传佛教大师夏日东活佛的“弟子”(后被证伪)。1991年,《妇女生活》杂志发表一篇《大器早成——记十六岁的藏密气功师张海》的文章,说张海4岁开始学静坐,在夏日东活佛那里学得很多高深功法。从此,张海“藏密大师”的称号不胫而走。

  

18岁的张海“大师”在表演“传功”

1992年,张海以夏日东活佛弟子的身份广开藏密健身中心,招揽学员,传授“密法”。有次,因为给河南社科院一位领导治病,效果颇佳,便得以在河南社科院名下成立了藏密瑜伽文化研究所,18岁的张海当上了所长。有了这个官方身份,张海开始迅速发迹,不但全国各地开班授课,甚至远赴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等国传授藏密气功。此时,人们方才知晓当年新加坡《联合早报》所言不虚。

  张海的第一桶金,正是打着气功大师的旗号忽悠而来。资料显示,他前后曾向30万信徒做带功报告,90年代中期所得就高达上千万。1995年,捞成大富豪的张海举家南迁广州,买豪宅购名车,结识各类富商,渐成资本玩家,在资本市场上编织出让人眼花缭乱的“凯地系”。

  这一切,才是张海在入主健力宝之前的真实人生。如果在收购健力宝时,三水政府能做好尽职调查,知道张海是这么个“神棍”,断然不会将健力宝托付于他。而李经纬则很可能顺利接手,完成健力宝的全面改制,不会酿出此后一连串无法收拾的惨剧。

然而,历史没有如果,大错已然铸成。

  ◆ ◆ ◆ ◆ 

  来源:华商韬略(hstl8888)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