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出一点点赚钱一大把 揭秘捐精的灰色产业链

核心提示: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间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

下周二就是七夕了,又到了一年一度牛郎织女公开约炮的日子。

料想人类也是不会闲着的。当天宾馆估计得客满,一大波熊孩子赶在出生的路上。

本来男欢女爱就是人之常情,生儿育女也是人生大事。可是现在人压力大啊。加班熬夜混口饭吃,感觉身体被掏空。

再加上空气污染、食品安全等各种原因。近年来,我国的人口出生率持续走低。再这么下去,低迷的态势都能赶上股市了。

据《2012年中国男性精子质量调查白皮书》的调查显示,全国约有4000万的男女患不孕不育,约占人口比例为12%-15%。

\

男性不育患者中有两成为精液质量差导致。

此外,我国男性的精液质量正以每年1%的速度下降,尤其是司机、白领等更是不育的高发人群。

为了要个孩子,不少家庭误入“地下捐精”市场。

有媒体报道,“地下捐精”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间接的,即男方捐精液,然后用注射器注入女方体内。另一种就是直接发生性关系。地下捐精更像一揽子交易,双方以合约的方式承诺,为保证成功率,会一直“配合”直到买方怀孕。若买方无法受孕,只收取一半的定金。

\

捐精者大多会直言着急用钱,每次的捐精费用多在1000元至8000元不等。

这种地下交易有很多安全隐患,如果捐献精子的人有遗传疾病或者其它传染疾病,对于受捐者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因而“地下捐精”也是国家坚决打击的。

那去正规医院做个试管婴儿要花多少钱呢?

陕西省妇幼精子库的价位是: 人工受精(总计费用):夫妻间,使用丈夫精液,3000元/次;使用精液标本者6500元/次试管婴儿(总计费用):夫妻间,使用丈夫精液2.5万元/次;使用精液标本者3万元/次。

价位并不比地下市场贵太多,许多夫妻不选择这种方式主要还是考虑到自己的私密情况,想通过“地下捐精”来悄悄要孩子,担心医院里登记会泄露自己的秘密。

对于医院来说,除了患者这方面的顾虑,它们还面临着更严重的问题是——多地的精子库库存告急!

上海人类精子库相关负责人表示,上海人类精子库从2003年以后,精子一直供不应求,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人类精子库的储存更加吃紧。其实精子库“缺精”不止上海一家,北京、山西、湖北等地人类精子库先后发公告宣称精子存量紧张,尤其在现在的二孩时代更为明显、紧迫。

这事儿还不像献血,媒体一号召,大家都来捐了。怎么办呢,各地也是想出很多高招啊。

\

四川从今年开始也提高了对志愿捐精者的补助,如果完成整个捐精过程,将获得最高约5000元的补贴。除此之外,捐精成功者还可获得5年期自体精液的保存机会。

\

和国人不同,英国商人西蒙沃森对这事儿就抱着一种我行我上、当仁不让的态度。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41岁的英国商人西蒙沃森称自己为“英国最风流的捐精者”,现在他有超过800名孩子。

\

沃森甚至在国外社交网站上售卖精子,售价为50英镑(折合人民币500元)一瓶。沃森已经连续捐精16年了,他已经是数百个孩子的父亲了,平均每周都会有他的孩子出生。

还有人把这做成了一项产业。丹麦人奥尔·舒尔,创立的了Cryos公司,现在这是全世界最大的精子库。舒尔的公司已经帮助实现了3万次生育,每年帮助生下2000名婴儿,甚至这家公司的精子产品已经被出口至超过70个国家。

其实,扯这么远也白搭,想要孩子,首先得找到孩子妈。昨天哥还跟菜贩子(侃财哥的fans)们聊到,现在农村的青年人都不好搞对象了。(《剩男留乡下剩女在城里 城乡婚恋不协调咋办?》)

为啥呢?男多女少啊。再加上很多农村姑娘又热衷去城市打工赚钱。

哥以前就看过一本书,叫《厂妹》,讲的是打工妹到东莞的工厂打工。经济形势一不好,工厂就裁员,那些打工妹早就习惯了城里的灯红酒绿、花天酒地,让他们回老家,打死也不行。

于是,有些厂妹就流落到一些声色场所,不过东莞的服务业标准是相当高的,这些妹子都要经过严格的培训。

严格训练之后,就形成了东莞有名的莞式服务标准。 客人只要支付400到600元的小费,性工作者就能在两个小时内提供15至30种形式的色情服务,并且把这种色情服务标准化——细致到开头的艳舞,性工作者的面部表情等。

这种莞式服务甚至还有事后评估的制度:几乎所有的东莞酒店桑拿都要求顾客对服务进行分开十余个细节的事后评议,一旦小姐被认为怠工,或者不能吸引回头客,将被扣除薪酬。

曾经有严肃的性学家对东莞的性产业作过专门的调查研究,摸清了莞式服务的很多细节,这些服务的名目也是五花八门,叫什么雨后春笋、深水炸弹。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