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共享经济变成补贴经济,老将PP租车如何挺过寒冬?

核心提示:PP租车的数字不算太耀眼,但在去年普遍喊资本寒冬的大背景下,PP租车坚持了过来,这意味着,这门生意尽管未必有过高的爆发力,但仍然存在可以想象的空间。

当共享经济变成补贴经济,老将PP租车如何挺过寒冬?

“分享经济”在很多领域已经演变成了“补贴经济”,创业者拿着融来的资金去抢占市场,而PP租车CEO张丙军告诉本刊记者,“还能赚点钱(每单盈利)”,在他看来,虽然没有制定庞大的扩张计划,但“有力执行”一样是狼性的。

文 | 21CBR 罗东

上个月,PP租车在京宣布品牌升级计划,除发布新LOGO外,CEO张丙军回顾了自2013年10月10日在中国正式上线运营以来,PP租车的运营数字:

注册车主人数超过 100万,注册租客人数达到200万,平台车型达数千种,并称未来会将共享租车的事业进行到底——在短租业务已经实现每单盈利的前提下,将全力先从一线城市开始打造长租模式。短租、长租与汽车金融将会是今后PP租车的三大业务支柱。

PP租车的数字不算太耀眼,但在去年普遍喊资本寒冬的大背景下,PP租车坚持了过来,这意味着,这门生意尽管未必有过高的爆发力,但仍然存在可以想象的空间。

租车教育

如今,业界似乎对互联网企业,尤其是创业企业融资能力的关注度,要高过对其商业模式的关注——当人们习惯了融资烧钱模式时,融资进度与金额可能是衡量企业生存与成长力最简单直接的模式。

但PP租车上下似乎对融资事宜比较低调,张丙军告诉《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下称《21CBR》)记者,PP租车在去年末就完成了C轮融资,只是数字和外界传的5亿元有所出入。但和许多企业拿投资做背书不同,张丙军并不认为这应该是向外界宣传的重点。

那么PP租车目前关注的重点是什么?张丙军解释道,还是教育用户。“两年前,中国可能没人敢想象自己的车会租给陌生人,也没想过可以租别人的车,市场基础很弱,即便我们推行了两年多,有核心用户群,但是相对于整个大的市场背景和公众的认知度来说,共享租车还处于起步阶段,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解决,有很多的教育需要做。”

当共享经济变成补贴经济,老将PP租车如何挺过寒冬?

PP租车CEO张丙军

作为平台,PP租车的任务是让交易双方都满意。一方面,PP租车希望教育到出租方,他们的车放到PP平台上是可以增加收入的。所以,同很多做O2O创业者死磕性价比不同,PP租车并不单纯强调低价。

PP租车很注重对于车主“可以盈利”的宣传,比如今年初他们还做了一个关于车主租赁收益的调查报告,其中前五名车主的收益确实很可观。

“我们发现20%的车辆价格比市场价高,但是也不愁租。租客愿意溢价付款,可能是因为车的配置好、颜色特别、个性,车主大方、不纠结,甚至车主和租客有别的兴趣点和故事发生等原因。我们在运营的时候,也允许价格有更大的调整空间,鼓励车主以低于市场价的点起步,找到稳定的回头客。”张丙军对《21CBR》记者表示。

当共享经济变成补贴经济,老将PP租车如何挺过寒冬?

PP租车官网专门开设一个讲述车主故事的栏目

此外,PP租车还会帮助车主培育服务意识。“车主送车上门对租户是个很好的体验,那么PP租车就在运营体系上有所激励,比如让车主在搜索体系中更靠前,增加对相关行为的打赏功能。我相信目前国内车主和租客的素质,他们是正能量群体,要对此有信心。”张丙军说。

在新业务发展上,PP租车在积极开拓租车场景,推出了新能源返租计划,即为了占个号牌但并没有实际使用电动车需求的用户,可以把车返租给PP租车共享平台,由PP租车负责运营。

谨慎扩张

张丙军是少数乐于在采访时回答 “盈利”话题的人。他对《21CBR》记者表示,去年年末是资本寒冬,但如果企业迈过这个关卡,不但能提升效率,“还能赚点钱(每单盈利)”。

在运营和人员方面,PP租车都做了缩减和优化,比如去年PP租车对用户有补贴,但今年就没有了;而去年是免费服务,今年也改为收费服务。在这个过程里,难免有用户表示不理解,但张丙军认为,让车主在自己的体系内通过正常运营(而不是刷单)赚到钱更重要。

共享租车的一个难点在于如何在车主和租户之间的体验获得平衡——车主要多挣钱、车安全,而租户要少付钱、使用便捷(比如不用交押金、不用抵押证、后付费)。

张丙军坦承,这加大了管理难度:“从租车角度来说,客户体验在某种意义上和安全风控体系是相悖的。对租客的门槛越低,对于风控要求当然就越高。在实践中,要把这么多要素都做周到,并不容易。PP租车曾尝试给车安装上一个便于租赁管理的硬件,但后来发现成本太高,而且车主担心有安全隐患。”

当共享经济变成补贴经济,老将PP租车如何挺过寒冬?

共享租车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对于处于共享经济行业的创业型企业来说,也有很多细节需要处理好。张丙军称,PP租车运营2年来在车辆安全性和追溯机制上是有保障的,“共享经济在理论上的好处很多,但执行起来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汽车这种重资产的租赁,一旦发生纠纷、事故或者诈骗等行为,对车主来说难免得不偿失,通常来说,有远大目标的平台会不断完善自己的风控和保障体系,只是关键的问题还是在创业阶段,能不能迈过那个坎儿。”

对于扩张,PP租车的用词依然很谨慎:“在北京试运营一段时间后,会正式进军上海,并逐步覆盖中国一、二线城市。 同样是共享出行,共享租车比共享打车需要的模式更重,因此在运营三年后,PP租车才谨慎地推出了品牌与战略升级计划,在短租之外,增加长租模式与汽车金融计划。”张丙军解释道,PP租车需要专业的验车师提供上门验车模式,覆盖保险、保养、违章处理、维修等用车场景,同时价格还要低,并保证用户体验。

在共享经济和O2O风口下,参与者都在以规模与数字抢融资跑马圈地,没有制定一些特别有爆炸力的目标数字的PP租车,相比其他共享经济的创业公司,似乎显得不够有狼性。

对此,张丙军有不同理解:“有的行业地推很是狼性,有的行业补贴效率高是狼性,但我觉得,根据行业不同情况制定不同策略,有力执行,也是狼性。”

编辑:邱月烨

联系作者:luodong@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