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比温州、莆田更牛的是这个商帮!

核心提示:相比温州、莆田等等曾经辉煌或正在辉煌的商帮,潮汕人拥有更加强大的经济活力,他们像鲶鱼一样搅动着“以和为贵”的中国商场。

相比温州、莆田等等曾经辉煌或正在辉煌的商帮,潮汕人拥有更加强大的经济活力,他们像鲶鱼一样搅动着“以和为贵”的中国商场。

原本明争暗斗正酣,相互角力不分上下的万宝之争,在上个周末又有了新的参战方。

7月8日,不仅广东省汕头市委书记陈良贤参观考察了宝能集团,更有很多潮汕商人都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名声在外的“潮汕商帮”在这场战役中站明了自己的立场,要对姚振华进行全方位的支持。

有参会的人士向外界透露,“在会上,很多各地的潮汕会长说,如果宝能需要支持就尽管开口,他们全力支持。但姚振华表示感谢大家的好心,现在还不需要支持,他自己能解决问题。他(姚振华)显得很有信心。

潮汕商帮牛在哪儿?

潮汕商帮向来以实力强大且抱团、团结发展著称,这次在双方角力的关键时期,选择明确坚定支持宝能,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个神秘的群体,究竟有着怎样的能量,又有怎样的特点?

多年来,大家对潮汕商帮都有一个明确的认识:经济实力雄厚,盘根错节影响深远。

事实也确实如此,从香港老一辈商界掌舵人李嘉诚、李兆基,到多年来盘踞广东的合生创展朱孟依、观澜湖地产创始人朱鼎健,再到奥飞动漫创始人蔡东青、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腾讯科技创始人马化腾等等,都是才干出众、社会影响力巨大的企业家。

相比之下,姚振华原本并非潮汕商人中实力最雄厚,最为出名的人物,即便是在地产行业中,宝能的名号也并非特别响亮,在行业排名中,位列100名开外。

虽然姚振华一直宣称宝能的净资产规模已经达到1200亿元,但其中仍有颇多疑点,收购万科股份所用的资金,也更多的是来源于前海人寿的保费收入和投资收益等。

在资金实力雄厚的潮汕商帮中,这并非是数一数二,甚至是难以排进前二三十名的实力规模,潮汕商人深不见底的实力,可见一斑。

为何潮汕人这么牛?有评论说的好,潮汕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海洋型性格”的聚集地,偏居广东一隅、只能靠海吃海的潮汕人,自古以来就有着极强的开拓精神。

“他们喜欢拼搏,会努力去克服一切困难,广东有一句俗语,力不到不为财,只有勇敢坚强的人才有可能在残酷的商业战争中死里逃生”,有人这样形容潮汕人。

当然,有勇气是创业、经商最重要的成功因素之一,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商业上的成功,从来不是由莽夫所创造,只有一番冲劲,显然不足以成就一番事业。更何况成材率如此之高的潮汕商帮,其中成功经验,定然不止是勇气。

极强的成功欲和学习能力

并非所有人都对潮汕商人持肯定的态度。

财经名人秦朔曾经在他的“朋友圈”中表示,潮汕生意人的主要特点包括了封闭性(只用自己人)、投机性(赚钱至上)、保守性(学习新知识迟钝)等等,认为“这些是潮汕商人亟待超越的障碍,而政商关系的清洁化,则是潮汕商人上台阶的关键”。

从笔者的观察来看,如果说到封闭性,这恐怕是所有能够称得上“商帮”的团体,都共同具备的一个特点。

而投机能力强、政商关系问题则更是全国范围内企业经营都在面临的问题。即便是在中国以“自由和市场”闻名的深圳,前不久也还有数个高级别官员因经济、商业问题而下马。

去年12月20日,新财富杂志曾经发布了一篇名为《汕头——败得一塌糊涂的经济特区,为什么?》的文章,一度引起了广泛的争论,其中所描述和引述关于汕头的种种问题,才能折射出潮汕商人的症结所在。

“汕头的市貌市容很颓废。初到汕头的人无不震惊——机场那些宰客不打表的出租车,会在半路忽然停下来顺便再拉一个客人与你同车,此种‘搭便车’即便用‘匪夷所思’也无法形容;进入市区,破败不堪不拆也不建的‘小公园’让人回到几十年前;几乎没有哪条街看不到占道经营,大街小巷的垃圾无人清扫,三轮车、摩托车和机动车横冲直闯”。

从杂乱的市容和低下的GDP数据中可以看到,潮汕商人虽然名声在外,但实际上汕头本市的经济水准并不高,整体上是一个比较穷的地方。

潮汕人虽然穷,但是非常好面子,反差之下,非常多的人希望借助经商改变人生轨迹,再加上同乡之中成功案例不计其数,因此整体的成功欲非常强烈,表现在商业上,会具备更强的攻击性,以及改变现状的冲动。

这意味着在欲望的驱使之下,潮汕人更希望用高风险的动作获得更高的收益。

另外,潮汕商帮并非如秦朔所说的“学习新知识迟钝”相反,潮汕籍商人有非常强大的学习能力,其商业疆域之广,可以说超越所有其他“商帮”。

大名鼎鼎的深圳华强北,是电子产品的聚集地,这里有大量的潮汕商人;

李嘉诚从塑料花起家,靠房地产取得“超人”的社会地位,但他常年来积极向科技产业投资拓展,电信产业已经成为长和最关键的组成部分之一;

更不用说,潮汕人中还有大量的互联网创业者:腾讯马化腾,豌豆荚王俊煜,礼物说温城辉,他们要么是互联网行业中的行业翘楚,要么是新生代的优秀创业者。

不同于温州商帮、莆田商帮等按行业扎堆的风格,潮汕商人在各行各业都有从事,且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没有强大的学习能力,显然是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就。

被产业结构变革甩下的温州人

作为新一代潮汕商人的代表,姚振华同样有强大的成功欲,和极强的学习能力、跨界能力。

从早年经营“卖菜”的菜篮子工程,到后期参股物流公司,再依托物流公司进军地产,再到创立前海人寿,走金融投资、产融结合的道路,姚振华鲜明的诠释了产业升级对于企业经营者的重要性。

不断转型的姚振华成功了,坚守互联网创新高地的马化腾成功了,甚至华强北的大量潮汕创业者,也在自己的领域成功了。

但反观曾经辉煌的温州商帮,如今同样关注度颇高但名声不太好的莆田商帮,这些企业家群体仍在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苟延残喘,除了几家大企业脱颖而出之外,几乎是再无新意。

曾经以皮鞋、服装、小商品而闻名于世的温州商人,在市场经济发展初期,依靠强大的轻工业生产制造能力,将产品行销到全国各地。

但随着市场经济进一步向纵深发展,行业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量新兴产业层出不穷,各类电子信息制造业、服务业蓬勃发展,但其中温州商人的数量寥寥无几。

成功者如正泰电器、报喜鸟、奥康等等,大多数仍然在从事鞋服、电器等传统制造业行业,且以基础型产品为主,附加值一直较低。

在互联网创业,乃至新型金融业态方面,曾经领先全国的温州商人,都失去了自己的位置,各个行业大大小小的领军者几乎无一来自温州。

很显然,他们被产业结构升级的浪潮甩在了身后。

最近名声不是很好的莆田商帮,也同样存在此类问题,在鞋服、医疗、钢贸、木材等优势行业之外,这些敢于拼搏的莆田商人,再也没有在产业升级的过程中更进一步。

取得辉煌成就的温州、莆田商人们,坐拥改革开放以来多年的原始积累,其金融创新能力、商业模式的创新能力、高新技术的研发能力却趋近于零,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

相比之下,产出了李嘉诚、马化腾、姚振华等人的潮汕商帮,最起码能够在创新上拥有更强大的能力,不论是商业模式的创新还是金融创新,都能为后世带来很多启发。

王石曾说“我是很尊重潮汕帮的”,在深圳摸爬滚打多年的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应该并无谬谎,但王石也好,看客们也好,更应该明白的是,相比温州、莆田等等,正是潮汕商帮,拥有着强大的经济活力,像鲶鱼一样搅动着“以和为贵”的中国商场。

创新能力、团结的作风、更强大的成功欲、紧跟时代潮流的能力,一个个难能可贵的标签之下,潮汕商帮理应获得王石之外,更多国人的尊重。

本文作者:刘学辉微信公众号:砺石商业评论;ID:libusiness

微信号推荐:

21早新闻

ID:News-21



长按并识别关注


21早新闻:专注财经领域,为您提供兼具速度、深度和广度,同时有热度、态度和锐度的财经资讯,致力于提升您的财富价值。
金吾望

ID:jinlicai18



长按并识别关注


金吾望:世道艰难,[金吾望],只谈实用理财思路和技巧。前路未知,惟愿你我,以[金吾望]为纽带,携手相伴,共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