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一大波中产被消灭!这些人财富却暴涨

核心提示:这意味着,众多富人不仅跑赢了经济基本面,跑赢了自家企业的收入和利润增长,跑赢了股市大盘,跑赢了全球富豪,而且他们还在加速跑!

去一年,中国最富有的500个人的上榜门槛,从40亿元跃升到65亿元,他们的人均财富达到160.4亿元,同比增长41.8%,百亿富豪达到302位,同比增长87.6%。这意味着,众多富人不仅跑赢了经济基本面,跑赢了自家企业的收入和利润增长,跑赢了股市大盘,跑赢了全球富豪,而且他们还在加速跑!

2015年一大波中产被消灭!这些人财富却暴涨

富人财富增长的关键词,是资产证券化。公司未上市的富人通过IPO和一级市场融资,公司上市的富人通过“定增+并购重组”等资本运作,借由估值仍然高企的国内资本市场,放大了自身财富值。上市尤其是A股上市由此成为富人不懈的追求,富人的资产证券化率已从2007年的42%增长到今年的91%,10年间翻番有余。

富人们陡峭的财富增长曲线背后,是嗅觉灵敏、拥有资源优势的先发群体,精准把握宽松货币之下的资产荒和A股市场的高估值,收割新兴产业的财富机遇。部分富人还通过高位减持收割韭菜,完成财富套现。从个人而言,这是富人为了实现自身资产价值最大化而进行理性选择的必然结果;但从中国经济整体来看,由此导致的财富集中乃至创富机遇集中的态势令人担忧。如何在保持市场机制的前提之下,为大众提供均衡的财富机遇,值得深虑。

作者:孙红

来源:《新财富》杂志2016年5月号

21财闻汇获得授权

经过近百日的搜寻和计算之后,我们得到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结果。

过去一年,中国最富有的500个人的上榜门槛,从40亿元提高到了65亿元,增长62.5%。500富人拥有的财富总额达到了80191.5亿元,人均财富达到160.4亿元,较上年的113.1亿元增长41.8%,远高于上一年25.7%的增速(图1)。

2015年一大波中产被消灭!这些人财富却暴涨

从财富量级看,超级富豪的人数也大量增加,百亿富豪比去年大幅增长87.6%,达到302位,超过上榜富人总数的60%(图2)。无论财富总额、平均财富、上榜门槛还是百亿级富人数,今年均创下了历史新高。

2015年一大波中产被消灭!这些人财富却暴涨

这样一组逆风飞扬的数据,堪称是中国财富集中度持续提升的生动写照。它意味着,中国富人们不仅跑赢了经济基本面,跑赢了自家企业的收入和利润增长,跑赢了大多中小股东,跑赢了全球富豪,更远远跑赢了你我。重要的是,他们还在加!速!跑!

要知道,过去一年,中国GDP增速滑落到了6.9%,创下25年新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10.33万亿元,同比增长0.8%,实现利润63554亿元,同比下降2.3%,一些式微产业如采矿,利润同比下降58.2%,境况萧条;环球金融市场动荡下,《福布斯》发布的2016全球富豪榜上,身家10亿美元以上的亿万富豪从1826人减至1810人,总财富亦下跌700亿美元,至6.48万亿美元,其平均财富同样缩水至36亿美元,是2010年来首次下跌。

更何况,2015年的A股市场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暴涨暴跌。A股总市值由2014年末的36.95万亿元,一路狂升至2015年5月末的62.9万亿元,累计涨幅达70.23%,然后陡然下降到9月末的41.72万亿元,相对缩水33.68%;得益于救市之举,到12月末,总市值又回升到52.96万亿元,比上年末增长43.32%,比9月末的41.72万亿元增长26.94%,总体划出一条“N”字线。这一年,既是中国股市自重建以来年度总市值剧烈震荡的一年,也是年末市值记录最高的一年。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的持股市值都完成了N型走势,在大喜大悲的跌宕起伏中,一大波韭菜被收割、中产被消灭。据中登公司数据显示,2015年6月,持仓市值在50万-100万元的账户数减少85492户,100万-500万元的减少127481户,500万-1000万元的减少17375户,1000万-1亿元的减少11333户,1亿元以上者减少406户。

假如忽略货币增发,财富分配只是一场零和游戏,那么,在经济不景、实业低迷的宏观环境之下,富人们究竟有着怎样惊人的财技,能实现财富超过40%的增长?他们的增量财富,又究竟从何而来?

财富放大器之一:IPO + 一级市场融资

富人财富增长的关键词,是资产证券化。其第一途径,是IPO。

长久以来,IPO一直是成就巨富的重要途径,上市也是富人不懈的追求,今年依然如此。尽管由于市场动荡,2015年A股IPO一度暂停,但当年仍完成了219起IPO,累计融资1588亿元,较2014年分别急升76%和102%,IPO公司数量领跑全球,融资额仅次于香港、位居第二。昆仑万维的周亚辉等17位财富新贵,便由于旗下公司2015年在A股上市、财富得以大幅提升而上榜,并且,其中11位的财富都突破了100亿元(表1)。

2015年一大波中产被消灭!这些人财富却暴涨

一些早前已经上榜的富人,也由于旗下公司2015年上市而身家倍增。例如,王均金家族因旗下吉祥航空、柯尊洪因旗下康弘药业在A股上市,财富增长分别达到483.3%、344.4%;保利协鑫的朱共山因旗下民用光伏产品板块借壳*ST超日,财富由去年的69亿元大增408.7%至350亿元;许世辉家族更因达利食品登陆港交所,一跃成为福建首富。甚至连今年首富王健林的财富构成中,也有约50%来自于新上市的万达院线的贡献—2015年1月IPO的万达院线,一年时间股价就暴涨了10倍,弥补了房地产市场下跌对王健林财富的冲击。

2015年的A股市场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暴涨暴跌,引得一大批投资者心痛割肉,也使得在二级市场搏杀的投资界富人财富大幅缩水,最典型的包括混沌投资的葛卫东、敦和资产的叶庆均,今年均以60%的财富缩水率出现在财富跌幅榜的前列。

然而,尽管经历了近一年的下跌,综观全年,A股行情依然在全球领先,上证综指、深圳中小板指和创业板指全年涨幅分别达到9.4%、53.7%和84.4%,创业板指数的涨幅更是笑傲全球。恰由于民营企业多在中小创上市,因此,其控制人的财富也水涨船高。2015年上榜的500富人中,有392人在今年财富继续增长,其中128人(约33%)旗下有公司在创业板或中小板上市。而今年上榜的118位新富中,旗下有上市公司达105位,其中有67位旗下公司在创业板或中小板上市,占比高达57%,中小创继续成为名副其实的创富根据地。

同时,A股估值泡沫仍然未减。据深交所统计,今年3月创业板的平均市盈率仍有79.8倍。今年新上榜的周亚辉,财富高达250亿元,他旗下的上市公司昆仑万维,在计算时点的动态市盈率超过百倍;今年财富达113亿元的蔡小如家族,他旗下上市公司达华智能的动态市盈率超过155倍。这还仅是大跌之后、2015年底的数据。

此外,2015年挂牌公司数量暴增3565家、在当年底达到5129家的新三板,也成为上榜富人的新来源。今年榜单上有10人的财富来源于新三板的8家公司,其中九鼎集团和硅谷天堂都占据了两个席位,分别是九鼎集团的吴刚/吴强兄弟和黄晓捷,硅谷天堂的王林江和李国祥。值得注意的是,这8家公司中有6家属于创业投资类公司(表2)。持有九鼎集团23.76%股份的吴氏兄弟,2010年末创业时公司只有1000万注册资本,如今这个数字是1000亿,这样的财富神话,放在古今中外都堪称罕见。

2015年一大波中产被消灭!这些人财富却暴涨

相比之下,由于海外股市相对平淡,旗下公司在海外上市的富人,大部分财富较去年有所缩水。今年财富跌幅前50位的富人当中,他们就占到了16席,包括唯品会的沈亚、洪晓波,阿里影业的股东赵薇/黄有龙,玖龙纸业的张茵,SOHO中国的潘石屹/张欣夫妇,聚美优品的陈欧等。

为了分享A股估值红利,中概股公司已经掀起了一波回归的热潮,江南春的分众传媒,更成为首个从美股退市、通过借壳七喜控股再登陆A股的上市公司,而江南春本人的财富也经由A股市场的重估获得了333.7%的增长。这种财富效应,引得包括周鸿祎旗下的奇虎360、史玉柱的巨人网络、陈欧的聚美优品、莫天全的搜房网、徐航旗下的迈瑞医疗等公司纷纷启动了回A征程。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33家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收到私有化要约,要约总额超过300亿美元。

即使是公司暂时尚未上市的富人,也通过不断融资,向资产证券化迈进。过去,上市与未上市公司的股权价值之间存在较大差异,但如今,伴随PE、VC的活跃,二级市场的估值水平,也在不断向一线市场传递。尤其是在TMT等热点行业,从A轮到D轮,估值的跳涨幅度可能更加疯狂。

有鉴于此,公司未上市但在一级市场进行融资的富人,与拥有上市公司的富人之间的财富差距已经不大。今年上榜的500富人中,454人旗下有上市公司,他们的人均财富是161.44亿元;而46名公司未上市的富人,人均财富是149.9亿元。其中不乏雷军这样进入前十名的巨富。不过小米由于2015年业绩不佳,据指在最近的融资中,估值已经缩水。类似的还有今年新上榜的汪滔,其旗下的大疆创新科技成立不到10年,在2015年5月硅谷风投Accel Partners参与的7500万美元融资中,估值已达到80亿美元左右。

财富放大器之二:定增+并购重组

在资产未上市的富人利用当前估值高涨的国内一二级资本市场大举融资、完成财富跃进之外,大量已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们,则通过“定增+并购重组”这一资本市场目前流行的玩法,实现体外资产的证券化,让自己的腰包继续膨胀。

在今天排队上市的公司成“堰塞湖”的背景下,2014年以来,A股增发并购的案例数及金额均出现井喷。根据同花顺数据,2015年上市公司通过定增和配股募集资金合计1.24万亿元,比2014年再增79.7%,远超IPO的1588亿元,创出新高。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在2015年亦十分活跃。根据统计,当年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交易2669单,交易总金额约为2.2万亿元、同比增长52%。

在当前经济结构调整的背景下,上市公司的并购重组,无论其股东目的在于谋求业务转型,还是卖壳退出,从结果看,这一模式都能够使更多新兴资产通过被收购的方式进入A 股市场,相当于变相IPO。相对漫长的IPO而言,其程序更加简洁,耗用时间更短。而且,无论资产被收购或借壳上市的一方,还是收购或退出套现的一方,都能够实现有效的财富增值。今年财富增速居前的前50人中,就有相当部分是通过这一“财技”获得财富高速增长的。

例如,今年财富增速最快的徐传化、徐冠巨父子,便是通过这一模式将物流资产置入上市公司体内,从而实现了财富的爆炸式增长;三七互娱的吴绪顺家族原本从事汽车零部件生产,旗下上市公司股价也萎靡不振,但通过“定增+并购重组”模式置入游戏资产后,不仅吴绪顺家族财富暴涨,由重组之前的不到10亿元迅速增长到今年的110亿元,而且原持有游戏资产的李卫伟、曾开天,也借道吴绪顺家族的上市平台实现了资产证券化,进入今年的富人榜,他们的财富分别为82亿、75亿元。

通过并购分享财富盛宴的富人,不止于一个方向。三胞集团的袁亚非旗下南京新百在并购了英国百年老店—弗雷泽百货商店集团后,又发起对金卫医疗BVI所持有的美股上市公司中国脐带血库企业集团全部股权的收购;卓尔投资的阎志旗下卓尔发展斥资4.97亿元购买兰亭集势4250万股计30%股权,成为其最大股东;东方财富的其实家族通过收购同信证券等券商打通金融产业链等。

善于资本运作的浙籍上市公司,尤其热衷于“定增+并购重组”这一新玩法。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浙江共有近300家公司登陆A股,其中,约60家公司在2015年启动重大资产重组,占到浙籍上市公司总量的约20%,远超平均水平—2015年A股各类重组公司大约有450家,占上市公司总数15%左右。据不完全统计,在2015年启动重组的数十家浙江上市公司中,超过八成都是来自化学、有色、纺织、批发等传统产业,而其通过重组跨入的领域,则几乎清一色的是受到市场追捧的医药、环保、传媒、互联网等新兴产业。

除传化物流外,浙籍上市公司中近年还涌现出龙生股份、世纪华通、艾迪西、完美环球这样的重组案例,几乎个个引人关注。例如,世纪华通原本是绍兴一家从事汽车零部件生产的民企,2015年末,其宣布拟一举揽入近135亿元的游戏资产,其拟收购的中手游曾推出《富豪金三顺》、《英雄本色》等多款月流水过千万的自研游戏,2015年第一季度,中手游游戏发行业务按流水计算占中国移动游戏发行商市场份额达到20.1%。今年,世纪华通的王苗通以93亿元的身家首次上榜。

艾迪西更是A股下半年重组中具有标志性的一案,快递业巨头之一的申通快递借此登陆A股,在“四通一达”以及顺丰之中抢得先机,有望成为快递业第一股。通过旗下资产证券化,今年申通快递的陈德军、陈小英兄妹以354亿元的巨额财富跻身富人榜第34位。

个人的理性选择,整体的资源错配?

接轨资本市场,原本就可以将未来收益折现到当下,形成财富放大效应;国内一二级资本市场整体的高估值,更使得这一放大效应进一步放大。这一背景下,拥有上市公司的新财富500富人比例,从2007年的42%一路增长到今年的91%,10年间翻番有余。

富人资产证券化率的持续走高,当然意味着中国市场经济环境日臻成熟之下,各类隐形富人的财富走向阳光化、透明化,从个体看,这也是富人为了实现自身资产价值最大化而进行理性选择的必然结果。然而,从中国经济整体来看,由此导致的财富集中乃至创富机遇集中的态势却令人担忧。

富人们陡峭的财富增长曲线背后,首先是宽松货币之下的资产荒。一方面,为刺激经济增长,大量流动性被释放;另一方面,旧产业痛苦去产能,新产业贡献有限、尚待培育,实体经济低迷,投资标的匮乏。于是,大量流动性通过各种途径进入资本市场。由此不仅带来资本市场的高估值,一些非正常的暴富示范下,赚快钱的投机心理蔓延。市场资源配置功能的扭曲,再次把宽松的货币引入资本市场,远离实业。

其次是嗅觉灵敏、拥有资源的富人,对于财富机遇的精准把控。高估值,为拥有资本运作平台的富人带来了强大的吸金能力,使之可以充分利用转型新经济的政策风口和投资者对新兴产业未来前景的良好预期,收购那些上市无门的优质资产,实现资产价值最大化,从而成为宽松货币下资产泡沫膨胀过程中最大的受益人。

具有新兴产业和转型概念的上市公司,由此成为资产荒背景下的资金蓄水池,其估值持续高企。体现在今年的富人榜上,就是新兴产业完胜传统,不仅房地产行业上榜富人人数破天荒地沦为第二,而且代表新经济的TMT行业上榜富人人数也跃升到了第一的位置。今年118位上榜的新富人当中,旗下有上市公司达105位,他们中有高达24位来自TMT行业。

拥有资本、资源优势的富人,不仅通过资本运作收割新兴产业的财富机遇,补充自身创新能力的不足,有的还通过高位减持收割韭菜,完成财富的套现。

过去一年,高估值刺激了大小非们的减持冲动。据Wind统计,以“变动截止日期”作为统一口径,1175家上市公司大小非在2015年合计减持金额高达4566亿元,相比2014年同期的2100亿元增加了一倍多,同时创下A股史上的新高。创业板大小非的减持比例远远超过了主板企业,2015年7月发布的减持新规之前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7月22日至2015年6月8日,在股东宣布减持的1447家公司中,364家为主板公司,307家为创业板公司,776家为中小板公司。尽管从创业板和主板公司的减持数量来看可谓“不相伯仲”,但是从减持比例来说,创业板公司的减持比例远远超过主板公司。在1049家主板公司中,减持公司比例为34.7%,而在464家创业板上市公司中,减持比例则高达66.16%。

2015年以来,创业板中大股东减持套现金额最大的是万邦达董事长王飘扬家族,就在万邦达股价达到51.96元/股高位之后,王飘扬的外甥胡安君和妹妹王婷婷陆续减持9266万股和6177万股,二人合计通过二级市场以及大宗交易的方式套现超过62亿元。

“四成上市公司利润买不起深圳一套房,而大股东减持1%可以买十套”的感慨,正是市场配置功能扭曲的结果。

财富是对于眼光、耐心与创造的奖赏,但是,假如财富的天平一直向资本运作倾斜,长远而言,难免导致产业空心化、经济增长后劲乏力等隐忧。

相比国企,民营企业固然更具活力,其成长也有利于打破经济固化、优化市场资源配置;然而,拥有先发优势的群体收割过多机遇,同样也会导致经济固化、财富集中,从而衍生种种经济与社会问题。即使在海外,为了保证市场活力,民企的垄断也受到限制。如何在保持市场机制的前提之下,为大众提供均衡的财富机遇,同样值得为中国经济长远发展劳心者虑。

首富再度轮换,王健林第三度登顶

2016年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上,尽管富人们的平均财富水平较2015年大幅上升,但财富超过千亿元的巨富比去年减少一位,只有3位,他们分别是大连万达的王健林、阿里巴巴的马云和腾讯的马化腾。

王健林、王思聪父子以1982.6亿元的财富再次成为中国首富,其财富比去年增长50.6%。今年62岁的王健林成为自新财富500富人榜推出以来,首个三度登顶的富人(表1)。这主要得益于万达院线上市后股价一路飙升,万达院线今年为王健林父子的财富贡献高达850.8亿元。

2015年一大波中产被消灭!这些人财富却暴涨

王健林称得上转型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去年地产部分的财富占其个人资产的90%以上,而现在只占到约50%。截至2015年底,万达集团资产(按成本法数据)达到6340亿元,同比增长20.9%;收入2901.6亿元,同比增长19.7%。万达文化和万达金融 2015年的收入分别达到512亿、209亿元。万达商业(03699.HK)目前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不动产企业,已在全国开业133座万达广场、84家酒店,持有物业面积高达2632万平方米。

前两年,万达的国际投资主要在地产领域,而过去一年,其扩大了体育方面的投资,包括74亿元并购盈方体育传媒100%股权,其中万达控股68.2%;41.6亿元并购美国世界铁人公司100%股权;3.2亿元购买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20%股份。

2016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也再度体现了新兴市场变幻莫测的特色。去年跻身前十的李河君、刘强东和魏建军,今年被丁磊、贾跃亭和许家印取而代之。后三人今年的排名分别为第七、第九和第十名,他们的财富增长皆得益于旗下上市公司市值的增长。

贾跃亭的乐视网2015年股价涨幅高达299%,为其财富增长贡献绝大部分增量,贾跃亭今年财富涨幅高达346%,从去年的第90位跃升至今年的第9位。上市5年后,一个庞大的乐视帝国已现雏形。乐视控股中除了上市公司乐视网,还有乐视致新、乐视手机、乐视影业、乐视体育、乐视汽车等五大非上市板块,均由贾跃亭控制。

许家印的恒大地产股价由2014年12月31日的每股3.14港元上涨到2015年底的6.82港元,涨幅高达117%。恒大地产2015年收购中新大东方人寿50%股权,强势切入保险行业,乃至恒大淘宝俱乐部顶着“亚洲足球第一股”的头衔在新三板挂牌,均成为恒大地产股价的强力催化剂。许家印的财富也水涨船高,达到586亿元。

李河君旗下的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在经历2015年“5·20”股价暴跌后,一直停牌至今,财富因而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暂别千亿元阵营。

中小创成新富集中地,新三板利好创投富人

今年富人榜的新面孔高达118人,远高于去年的82人。这得益于2015年A股完成219起IPO,较2014年急升76%带来的大换血。其中TMT行业成了最大的赢家,118人中有高达24位来自该行业。

从公司总部分布来看,来自广东和浙江两省的新富最多,分别达到27、25位,说明此二省是创业者最为青睐的区域,同时也反映出两省优良的创业氛围。

新富人当中,财富达到或超过百亿元达48位,远超去年的11位。君华集团的张劲、昆仑万维的周亚辉、温氏集团的温鹏程家族分列今年新富的前三甲,他们的财富分别达到332亿、250亿和233亿元。

今年年仅39岁的周亚辉,2008年才创办了昆仑万维,专注网游,不过,他只用了不到7年的时间,就把昆仑万维做成产业中的佼佼者,2015年1月21日昆仑万维在创业板成功上市,截至2015年底,昆仑万维市值高达462.2亿元。周亚辉的“闪富”,反映出互联网经济强大的创富能力。

温鹏程家族则从事较为传统的农业,其带领下的温氏股份现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肉鸡与肉猪销量均居全国首位。最新的业绩快报显示,2015年温氏股份实现营收达482.34亿元,同比增长24.56%;营业利润为67.17亿元,同比增长132.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2.76亿元,同比增长126.16%。在业内人士看来,温氏股份的发展得益于其独有的“温氏模式”—以紧密型“公司+农户(家庭农场)”为核心、适度规模化养殖为基础的发展和经营管理模式。

作为一家股东人数超6000名的非上市公众公司,温氏集团一直受制于相关政策,未能实现集团资产证券化。不得已之下,温氏集团选择分拆部分资产先行上市,也就有了后来的大华农登陆创业板市场。2015年11月2日,换股合并大华农实现整体上市的温氏股份(300498),股价出现暴涨,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元,成为万千股民追捧的创业板巨无霸。

值得注意的是,温氏股份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共计有13个家族持股,其中以温鹏程家族和严居然家族影响最甚。得益于此次温氏股份的成功整体上市,其中的三个家族登上新财富500富人榜,他们分别是温鹏程家族、严居然家族和黎沃灿家族。

今年榜单上有10人的财富来源于新三板的8家公司,其中身家最高的是九鼎集团的吴刚、吴强兄弟。九鼎集团市值1024.65亿元,吴氏兄弟持有23.76%的股份,身家243.5亿元,而吴刚及其团队创业,是在2010年末,当时九鼎只有1000万元注册资本。

中科招商董事长、总经理单祥双排名第二,身家173.8亿。中科招商成立于2000年,15年前,单祥双持有深圳北大招商(中科招商的前身)15.5%的股份,如今,他牢牢掌握了这家市值432亿元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第三名是九鼎集团董事总经理黄晓捷,身家113.5亿元。作为九鼎“五虎上将”之一,他伴随着这家公司的成长,身家也水涨船高,成为百亿级的富豪。

身家102亿的天地壹号创始人陈生,是新三板非金融行业第一富。天地壹号专营醋饮料,北大毕业的陈生另一个身份是壹号土猪的创始人,北大毕业生陈生杀猪成为超级富豪的故事曾广为人知。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文中投资建议仅供参考。

我们其它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