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印玺超4000万起拍,比股市、楼市更疯狂的艺术品市场!

核心提示:相比股市、楼市,金钱的游戏在艺术品市场体现得淋漓尽致,据悉,过去30年顶级艺术品投资回报率高达1560%!

3月15日消息,清朝康熙皇帝的一枚重要印玺将于4月拍卖,拍卖公司苏富比的专家14日形容这是“权力之玺”,是拍卖史上最具历史价值的珍宝。

此次拍卖的清朝康熙皇帝印玺

据台湾“中央社”网站报道,这枚由檀香木制造并刻上“敬天勤民”4字的印玺,是康熙皇帝一生拥有的众多印玺之一,但其重要性却排名首位,地位特殊。

康熙帝“敬天勤民”宝玺正代表了贯穿中国历史的“君权天授”哲学思想,以及天子作为天命所归的统治者之正统性,是康熙帝作为君主的座右铭。

这枚印玺预定于4月6日拍卖,由于太珍贵,拍卖方难以估价,但起码从5000万港元(约合4187万元人民币)起拍!

谈起艺术品投资市场,人们经常会联系到“无价”两个字,相比股市、楼市,金钱的游戏在艺术品市场体现得淋漓尽致,据悉,过去30年顶级艺术品投资回报率高达1560%!

熊市是艺术品交易的催化剂

与一般人想象中不一样,近100年来,西方艺术品价格上涨最快的时期,不是经济繁荣之时,而是在股市、债券、货币和其它投资方式低迷之时,艺术品市场最为繁荣,艺术品价格上涨最快。我们可以通过《TheArtMarketsince1850》以及罗宾·达西创建的数据来一窥西方股票熊市背后的艺术品市场的潮起潮落。

1,1880年—1921年之间,美国经济历经了冰火几重天,美国在一战期间贩卖军火,黄金大量流入,以及铁路大建设等等让美国经济持续暴涨。接下来却是银行业的崩溃和股市危机。在经济持续增长之时,股票和债券的微薄回报跟不上经济的步伐,在经济下滑之际,股票和债券却一落千丈。美国人意识到股市并不是最安全高效的投资市场,商人们开始寻找更安全和高效的投资渠道,他们开始尝试投资艺术品市场。当时的银行家摩根、铁路投资商亨廷顿等商界巨子,都把他们的主要资产投在艺术品上。1921年至1929年间,极低的利息,膨胀的信贷,让更多的资金流向艺术品市场。这是美国人第一次意识到艺术品远比股票更安全保值。

1980年,美国经济的衰退与高利率让艺术品市场陷入低迷状态,1980年起,美国的优惠贷款利率不断上扬,直至历史最高点。也验证了一个事实,只要利息高昂、银根紧缩,艺术品市场必然衰落。直到1986年,美联储降低利率,艺术品市场再度迎来一个狂欢的时刻。1987年到1990年,华尔街的黑色星期一爆发,接下来又是互联网泡沫破裂,而后911事件让金融市场雪上加霜,但是就在愁雾惨云笼罩华尔街的1987—1990年,却是西方艺术品交易的繁荣时期。1990年的时候,德加、莫迪里阿尼、梵高、雷诺阿等作品的价格上涨到前所未有的高价,比1980年上涨了五到十倍。

1987年12月至1990年5月的两年半之间,苏富比的艺术指数显示,印象派作品的价格上涨了153%。而造成这个奇迹的是华尔街股市的“黑色星期一”,在那一天,道琼斯指数下跌22.6%,但是这一次让许多人血本无归的股市暴跌,却让许多资金涌入艺术品市场寻找避难所,由此引发艺术品交易的高潮。

这一次艺术品市场的高潮背后还有一个原因是美元的贬值,引来了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和瑞士人,尤其是日本人进入美国艺术品交易市场,把艺术品价格推上历史最高位。当时创下天价的《向日葵》、《鸢尾花》为这一轮艺术品市场狂潮写下炫目的注脚。

近100年以来西方的几次艺术品交易繁荣期,从19世纪末的巴黎和伦敦,到20世纪20年代和1987年的美国,再到2005年—2008年之间。这三个时期的西方投资者都面临着重要工业指数增长缓慢,股价不时暴跌,GDP增长停滞的困境,这是股市的资金流入艺术品市场的重要催化剂。

艺术品与股票的投资回报率

看了以上数据,也许会给我们一个错觉:艺术品投资远优于股市投资。而事实恰恰相反,绝大多数的艺术品回报低于股市的回报。

罗宾·达西创建的数据库www.artmarketreport.com中显示,过去三十年艺术品投资的回报率低于华尔街股市。过去三十年,标准普尔500增长了930%,顶端10%的艺术品增长了914%——低于股票回报,而其余九成的中低端艺术品只增长了780%——远低于股市回报。只有顶端2%的艺术品回报率才远超股市,达到1560%——这下该明白为什么刘益谦这头股市大鳄总是买最贵的艺术品了吧。

西方的艺术品基金业绩最出色的英国铁路养老基金在1974年至1996年间的年回报率是5.33%,而同样的基金如果在华尔街可以带来7.3%的年回报。尽管我们看到在某些时候,某些艺术家身上的投资会有巨大的回报,但是这个规律显然不适用于一般的艺术品,甚至最高端的10%的艺术品回报率都比不上股市。低端的艺术品市场回报率更加让人丧气。结论很明确:对于西方普通人而言,艺术品并不是一个比股市更好的投资。

要想在艺术品市场上获得比股市更大的收益,只有三个可能:一、购买最顶端的2%的艺术品,这显然不是一般人的游戏;二、发现明日之星,趁底吸入,这个可能性跟买彩票差不多;三、踩准艺术品市场的步伐,对一般投资者而言,这似乎是唯一的可能性。根据过去三十年的经验,华尔街崩盘之时,就是艺术品准备暴涨之时。股市低迷的时候,资金会寻找新的投资领域。1987年和2000年的艺术品市场都证明了这一点。就在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之后,迎来了艺术品市场的大繁荣,2000年股市的互联网泡沫破裂之时,当代艺术品价格上涨了68.3%。

3,市场暴涨与艺术的合法性

王尔德说:“世故的人知道每一件事物的价格,却不知道其价值。”王尔德未必说得对,至少艺术品的价格与价值并非没有关系。每一轮艺术品价格的飙升,背后不仅仅是股市资金的流向和炒家之手的操控,更加是基于人们的历史观与艺术观的巨大转变。从印象派到当代艺术的市场价的暴涨都可以看出,市场价格和艺术价值两者之间互相影响。

2005年1月—2008年10月,这是西方在新世纪的第一个艺术品繁荣期:高端的当代艺术品价格飙升426%,中等的现当代艺术品价格飙升339%。而在同一时期,道琼斯指数由2005年的10500点上升到2007年10月的14279点,最高上升了36%,随后又跌至2008年10月的8579点。当代艺术佳作的回报远远高于同期的股票市场(注意,不是所有艺术领域都暴涨,仅是当代艺术)。

相比起历史上的每一次艺术品价格暴涨,新世纪的这一轮当代艺术板块的飙升更加来势汹汹。从股市流向艺术品市场的资金只是表面的果,政治与文化才是深层次的因。

二战结束之后,美国成为政治、经济与军事上无可争议的超级大国,但是美国的文化与艺术却与超级大国的地位并不相符。从20世纪4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的文化与艺术就一直“去欧洲化”,只有摆脱欧洲的影响,才能建立“美国艺术”的地位。反欧洲古典主义的美国当代艺术逐渐成为“美国艺术”的符号。但是取得了学术的合法性还不够,还需要夺取市场天价的地位,在艺术理论的“价值”和艺术市场的“价格”上双双获得合法性才是美国艺术的最终目的。1970年琼斯和利希滕斯坦最高价不过区区10万美元,波洛克不过7万美元,代表性艺术家的市场低价显然不能显示美国艺术的地位。

美国人开始利用每一次金融市场上的机会,把代表性的艺术家推上市场最高位。在1980年代之后的30年间,美国人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1985年以来,罗斯科的最高价格飙升40倍,沃霍尔的最高价格飙升了481倍。市场最顶端的10%的当代艺术品价格上涨了21倍。而同期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只上涨了6.6倍。2007年是重要分水岭,美国当代艺术首次超过印象派和现代主义,成为苏富比和佳士得销售额最高的板块——价格巩固了价值,市场的天价让当代艺术的学术地位更加稳如磐石。

如果说,美国是在当代艺术获得学术和文化上的合法性之后,再通过几轮股票熊市背后的资金把当代艺术的代表作抬上天价的位置,最终取得市场的认可。那么,中国则恰恰相反,我们的当代艺术希望先通过市场的认可,然后再取得学术和政治上的合法性,但是这么些年下来,我们似乎只看到市场在起伏,而不是艺术在进步。我们要思考一个问题:市场的繁荣能不能帮助当代艺术获得学术和政治上的合法性?还是相反,当代艺术只有获得学术和政治的认可才能真正进入市场的繁荣?

引申:拍卖市场上那些不为人知的猫腻

为藏品作价,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为藏品定价,而且定价之后,也不是为了让藏品在市场之中能继续正常地流通,这里的作价是有另外的一层含义和作用的。“作价”者们的目的,是在找到一件卖相上能担得起一个“度”价钱的藏品,只是外观和卖相上能符合要求就行。然后将其买进或者定下,在与拍卖公司协商佣金和操作方案之后,再到拍场上将其价格炒高,再将这件藏品抵押给银行。

有些拍卖公司为达成交易,会迁就买卖双方的暗箱操作要求,其中之一就是虚增成交价。具体做法是:首先三方(委托方、买受方、拍卖公司)事先约定“真实”成交价和“真实”佣金,此后,就进入了表演阶段。以落槌价为1000万元的标的为例,在其他市场买进时需支付货款300万元,炒作到1000万元之后,再加买卖佣金共计200万元。因为是买卖一手托,经与拍卖公司协议后,总佣金可能只有10%,也就是100万元,然后按1100万元的总价抵押给银行,如果银行照惯例给八成的额度,可以贷得880万元,减去买入价和佣金之后,至少可以得到480万至580万元,并且等于是将藏品卖给了银行。如果标的不是买下来的,而仅仅是用定金定下的,更无须支付全部货款,那总投资就更少,等于空手套白狼,而且这个价钱都是演给人看的,不会按这个价钱进行结算。

某些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们,也会采用这种方法来热心地为上市公司进行“收藏”,所不同的是,他们会买具有真实价值的藏品,因为藏品可以挂在他们的办公室等场所,由他们来享用。

通常发生虚增成交价情况的原因还有以下几种:

其一,拍卖公司为创纪录。拍卖是一个黑洞行业,谁的最终成交价越高,好东西和大买家就会越向谁的公司集中。有了好东西和大买家,又可以拍出更好价钱,再吸引更多、更好的东西和更多、更大的买家,从而进入良性循环。

其二,卖家等钱用,或者为了能确保成交,不得不接受买家或拍卖公司的要求。

其三,卖家为了不使自身形象受损,或者为了获取其他更大利益(比如配合股市的坐庄动作等),要求买家或拍卖公司配合他们行动,而做“表演价”。

其四,买家为了能在短期内就获得巨大的投资收益,或者为了能向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取得更高的财产估值,从而人为炒高最终成交价。

其五,买家为了能改变或者树立自身形象,或者为了做广告等等,所以人为炒高最终成交价。

这些表演事件的幕后真实情况,是其他投资者们所不了解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有时人们看到一些并不出色的藏品,会热炒到非正常高度的真正原因。如果一旦贸然介入,或者真的相信了这些表演价,在他们下一次再拿出来拍卖之时,以表演价为基础去计算增值率,将蒙受巨大损失。

艺术品庄家造市、托市手段高

如果某个机构或个人,要做某类艺术品或某位艺术家作品的庄家,经常会采用或者首先想到的就是拍卖。

拍卖作为经济生活中常用的交易行为,极易引起轰动,也极易引起跟风效仿的连锁反应。因此,造市的“穴头儿”、“庄家”们不会随便放弃如此快捷、便利并且隐蔽的手段。做某一艺术家或某一品种的庄头们,因其已掌握某位、某种、某流派、某类艺术家或艺术品大量的标的,常常会抬高一幅(件)拍品的价位,而带动全体同类标的价位的炒作行动。抬高一幅(件)拍品的价位,就会起到点燃市场、启动市场的关键作用。而且仅仅抬高一幅(件)拍品的价位,所需资金也有限,所用时间也很短,所做文章也不大,牵扯精力也不多,而所起的作用,常常是事半功倍。

造市的“穴头儿”、“庄家”们最常用的“做市”方法是:拍场高价单件虚假成交;制造传播虚假消息、制造炒作虚假纠纷;虚假的频繁交易等。

拍卖公司一场艺术品拍卖会结束之后,大约有5%至8%的成交标的的买受人不来付款,这已变得十分常见,这种现象称为“场下流标”,这种现象的频繁出现绝非偶然。

股市庄家拍场做

某上市公司如在净资产收益率、单位净资产、每股利润等会计项目上达不到国家的配股要求之时,可以以艺术品类资产与公司内的不良资产相置换,达到粉饰会计报表以便符合配股资格的要求。有时,上市公司的每股利润、每股净资产都会因此而有巨大的改善,其最终结果是不言而喻的。这种堤内损失堤外补的操作技巧和其中的奥妙,是那些非艺术品和股市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们,所不易或根本不能理解的。而且大多数情况也很隐蔽,不易被中小投资者们甚至其他机构投资者所发现。

值得一提的情况是,某些精明的上市公司或股份公司,或是在股市上炒作上市公司的庄家们,为改善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或者干脆仅仅为粉饰其年度会计报表,以利抬升股价或者出货,会先用上市公司低价收进一批某位或某类的艺术品,然后于拍场上大幅度拉升的做法,从而改变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年度会计报表。这样,其所掌握的整批标的,在进行新的资产评估之时,会为其带来许多好处。进行配股圈钱、出货、资本运作或其他操作等等时,就变得十分方便了。

艺术品类资产无须进行坏账准备,亦不存在产品的技术更新、时间更新、流行更新、文化更新等等。艺术品类资产在进行公司资本重新评估之时,亦存在相当的弹性,可为公司在这阶段赢得较大的利益。

(文章内容整合自参考消息网、微信号/艺术品投资与收藏、微信号/艺术战争《股票熊市背后的艺术品市场》)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