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科院医闹”说开去:起底职业医闹的黑色产业链

核心提示:日前,一起堪称史上最大牌的医患纠纷,把整个医疗圈都炸开了锅。事情的起因系中科院一名待产职工,在北医三院因主动脉夹层破裂而不治身亡。随之有报道称,死者家属等五十多人“占领”了医院产科,喧哗辱骂、追打医务人员,打砸物品,并“索赔1000万”等。网传除危重产妇外,其他孕产妇被迫转院。

日前,一起堪称史上最大牌的医患纠纷,把整个医疗圈都炸开了锅。

事情的起因系中科院一名待产职工,在北医三院因主动脉夹层破裂而不治身亡。随之有报道称,死者家属等五十多人“占领”了医院产科,喧哗辱骂、追打医务人员,打砸物品,并“索赔1000万”等。网传除危重产妇外,其他孕产妇被迫转院。

随后,3份官方声明的先后出现更让这件事进一步发酵。先是死者单位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发函,请求医院给出一份真实完整的调查结论;紧接着,医院回应事件经过,并指出死者家属打砸物品,追打医务人员,严重扰乱医疗秩序;随后,中国医师协会发布声明力挺院方,质疑中科院理化所发声明的程序合理性。

北医三院产科遭遇顶级“医闹”的背后原因,你应该知道!

网传被砸碎的北医三院产科玻璃

目前,事件的真相仍在调查当中。死者家属方面承认有过冲突,但否认医闹和天价索赔;北医三院方面则表示死者家属数十人在医院打砸物品,但侧面承认家属天价索赔是“子虚乌有”。1月18日,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公开回应该事件,表示“反对任何形式的医闹”。

事件真相仍有待水落石出,但从这场把医学、科学领域两大顶尖机构——北医三院和中科院同时卷入的医疗纠纷和舆论漩涡中,我们可以看出什么?

“公函维权”也是一种医闹?

其实,作为一起医疗纠纷,该事件并不复杂:一是,院方对于死者死因的医学解释,是否足够客观;二是,家属在与院方的沟通过程中,是否真的存在“医闹”行为。对于前者,既然双方无法达成共识,那么,请示第三方调查机构或主管部门进行专业调查,答案应该不难得出;至于第二方面,医院监控以及警方出警记录,也应该能够予以说明。

这件事的特殊之处,在于死者杨冰和其丈夫张自强的身份,他们都是中科院理化研究所的博士,被认为是“高知分子”。在处理这起医疗纠纷的时候,他们所在的单位理化所向当事医院北医三院发了一封公函,称杨冰去世是该所重大损失,“望”北医三院做出“公正、翔实、透明”的调查。

中科院理化所就此事给北医三院发的公函

这样的阵势,让质疑医院处理不当的死者丈夫张自强被安上了“中国顶级医闹”的帽子。对此,医院方面也没有示弱,北医三院与中国医师协会分别发文回应,理化所又再次在官网做出了说明,中科院官方微博进行了转载,于是这次事件成为不同寻常的“发文大战”。

客观地说,孕妇死亡是个人与医院之间的事情,死者单位用公函的形式要求医院出具调查报告,本身就是“越位之举”。毕竟,死者单位与医院之间,并无直接的关联,其之所以发函,更大程度上是想表达一种态度,即死者是有关系有背景的人,不是普通百姓,医院出具调查报告得给我认真点。这在本质上还是一种“事情闹越大对我越有力”的逻辑,指望医院能因此在解决纠纷过程中退让、息事宁人。这是“中国式医闹”范式的典型做法。维权是维权,但维权的方式就不妥了,甚至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种公函也是一种“医闹”。

而中国医师协会在无第三方调查结果公布前,就发布声明力挺院方,并质疑中科院理化所公函的程序合理性,同样也可以说是“用力过猛”。于是这种外力“干预”下,原本家属与院方之间的纠纷,则导向了中科院对中国医师协会甚至“科学家”对“医生”的站队角力。这恐怕也是患者家属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这种突兀的“公函”,或只是一道象征,它代表了在医疗纠纷处置中的一种超越真相的“扭曲力”,这种扭曲力,在普通人那里,或许就表现为找“职业医闹”了。

起底职业医闹的黑色产业链

2015年8月29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刑法修正案(九),“医闹入刑”获得正式通过,并于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医闹”的入刑,也从侧面反映了医闹现象的严重。时至今日,仍有不少职业“医闹”活跃在大医院周边,从谋划策略到人员选择,再到收费标准的制定,已形成完整的地下产业链。

此前就有媒体采访过职业“医闹”人员:根据不同需要,医闹还有不同等级的服务,收取不同价钱。最普通的“闹”法每天需支付每名“医闹”300元。掮客负责找一些上年纪的人,这些人不负责打闹,只是在医院门前耗着。

该名掮客补充称,“这些人你们让他们上哪就上哪,比如你要他们在主治医师门前耗着,他们就在那儿待上一天。反正我们完全按照你的要求来,再不成,你买几张席子让上年纪的睡医院门口都行。还有一点,这300元就是服务费,不包含其他项目,所以中午饭这些你得负责给人家解决了。”

还有更“高级”的500元模式:掮客将帮助寻找些年轻人,若对哪个医生的做法不满,这几个人就去医生办公室摆个阵势吓唬。掮客声称,“如果你想教训人,我们还有另外的收费标准,那是一次性付费,价格另算。你要砸砸医院闹闹事啥的也行,但是现在是法治社会管得严,我们也不能去医院那么明目张胆地闹,但是私下里教训个人没啥问题。”

据报导,专业医闹并不会“无理取闹”,“开闹”之前需要患者家属的配合,比如出示医院出错的证据。

“你把化验单、输液单那些原始文件拿到手研究一下,看究竟是哪一步出了问题,首先要找到医院的漏洞,比如是不是医院输液输错了,这个必须要有实打实的证据,否则我们也不好闹。其次,就是要逼着医院松口,比如医院承认过失,一旦他说了可以赔点钱,你就咬着他不放,直到闹到你满意的价格为止,最重要的是让医院先开那个口,然后我们再以家属的身份跟着一块去闹。”

报导透露,现在的医闹并不对赔付结果负责。对于能赔多少钱,并不负责。“我们就是在过程里帮你争取一下。所以工资必须要日付,我们出人力,你出钱,其他的你不用管。”

值得一提的是,据相关数据2015年光广州一地就发生了57宗医闹事件,其中12宗有职业医闹的参与,但没有一宗通过“闹”而解决。

如何走出“中国式医闹”的恶性循环?

其实,不只是中国才有医疗纠纷,全世界都有这种现象,尤其是在高龄孕妇越来越多的产科。美国麻省总医院的Jena医生2011年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撰文指出:74%的美国的妇产科医生在45岁及以前,至少会被患者起诉一次。

然而美国少有“医闹”现象,原因何在?

这首先自然是因为美国对医闹行为的严厉打击,这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因为医闹行为往往会危及他人的安全,执法人员会毫不犹豫进行处理。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美国处理医疗纠纷有一套受到医患双方认可的标准化流程。

出现不良治疗结果后,医院方面先跟患者、家属沟通、说明情况,然后提供完整医疗纪录,患者或家属如果不满会求助于律师,律师会聘请医学专业人员评估该纠纷是否存在医疗差错和疏忽,然后再决定是否提起诉讼,诉讼发起后法院会让医患双方做陈述,律师会进行询问,最后依然根据双方医学专家的意见,由法庭做出裁决,更常见的情况则是双方选择庭外和解。

整个程序,不需要警察的参与,不需要发单位公函,最重要的是,也不需要舆论的参与,由医患双方或法庭根据医学专业人士的意见做出处理决定就行了,在这种处理流程下,医疗纠纷的平息自然要容易很多。

回顾中科院医闹事件。本来在公众看来,医生、科学家都是高知群体。这样的群体之间博弈,应该是摆事实、讲道理的。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像公众期待的那样,而是上演了一堂反面典型课,即信背景与关系更甚于相信法律。因此,才有了中科院理化所的公函要挟,也才有了医院与中国医师协会的发文回应。然而,事实真相永远“有理不在声高”。

而这种恶劣的医闹,最大的伤害,可能是整个医护群体的心。近年来,医科已渐成高考报读的冷门专业,医学分数线直线下降;而2014年调查显示,5/6的医科生放弃从医,过半人表示后悔学医。这种医疗环境的恶化,最后买单的,还是我们广大患者。

医疗纠纷要迎来良性处置,医患关系要得到真正改善,无论是医方还是患方,恐怕都必须要走出“公函”、“医闹”的迷途,代之真正让真相、事实说话,回归法治轨道。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澎湃新闻、广西新闻网、网易财经、腾讯财经、华西都市报、就医160、南华早报、头条新闻等)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