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财富管理竞技大赛 |
关注 
  • 微信
  • WAP

21so微博

21soWap站

扫码体验

21SO移动端

 

深交所马维杰:多维度衡量创新型企业IPO标准

核心提示:12月10日下午,在2015亚洲资本年会上,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副总监马维杰在圆桌论坛中作了如下讲话:我们需要推出...

12月10日下午,在2015亚洲资本年会上,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副总监马维杰在圆桌论坛中作了如下讲话:

我们需要推出专门层次吸引创新创业企业上市,大家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叫做创新,用什么样的创新标准挑选企业,吸引企业过来?最近我们也探讨过,创新是跟人力资本高度结合,其实有很多创新企业主要的企业价值在人,在无形资产的人力资源方面。这从你的财务报表上很难体现创新特征的指标。

 

所以我们也找过很多专家来论证,我们能够从报表上,或者从财务效应上,稍微能够反映创新能力可能有两个指标,一个就是你的业务,有专利,发明、无形资产有多少等等,有多少专利,有多少使用新兴发明,还有真正发明,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从财务效应来说,对于创新资本投入或者研发、开发成本或者费用,研发成本占营收比例,这是世界上一个比较通行指标,叫做研发强度。我们创业板大概的研发强度在5.7%,也就是说每年投入到研发里面的占营业收入比例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数字,远远高于十二五规划里面国家对于整体研发投入占GDP比例(2.2%),就是国家标准上来讲,这说明我们创业板这一块创新投入是比较大。但创新投入并不能解释一定就有创新产能,所以只能从这个方面如果真正产出的时候,会有进一步的专利多少,发明了多少,体现在无形资产或者表外资产。

 

但在国际上通行来看,研发强度达到10%的企业,一般被认为是设计型、或者研究型的公司,我们可以看看华为的发展阶段,在起飞阶段研发强度达到20%、30%,从这个角度来说,研发投入对于创新特征,是有强烈相关,所以这一块,这两个指标可能就是下一步如何吸引互联网、未盈利互联网等各种有前景的公司的衡量标准。这很难,原来传统环境下,以净利润为指标,净利润达到我们就认为可以上市,如果没有达到就对不起。现在我们一个难题就是说在未盈利情况下,甚至没有营收情况下,进行生产的企业,比如医药生物研发企业,这是我们下一步研究的重点区域。

 

研发型企业,比如说已经在新药,有三期临床了,这个时候投资者对他又特别认可,给予特别高的估值,当然也经过ABC轮融资,已经体现一定价值。这种情况下我们也要支持这种企业,让这些企业上市。

 

很难的一件事情是,传统指标不适用之后,新指标怎么可以体现出创新或者有前景潜质。我们希望能够从各个纬度去衡量。因为互联网企业原来根植于传统的制造业,传统净利润的指标,已经失效,没有体现出来互联网的作用。真正体现互联网作用可能就是其他指标,比如说微盈利的京东,公司已有一定市场规模,大家都认为京东不盈利,但实际上应该上市,而不是另外一个没有盈利收入而没有规模让他上。这个话题我觉得非常大,在座企业家们应该是每个行业的专家,应该好好分析一下自己公司到底目前现存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如何突破,现在很多企业发展出现天花板,有瓶颈,该往哪个方向突破而不是随意做一些突破转型。

 

举一个例子,在这个行业如果不行,你到一个新行业可能仍然不行,所以如果要进行转型升级,一定要着重于自己实际情况,分析出自己核心竞争力。有一个案例,中集集团如何利用三次并购重组从原来刚刚开始上市的时候,公司规模、营收、市场引导力跟现在创业板公司,起点非常相似,但经过三次并购重组,成为世界级企业,这三次里面有很多经验供大家一起借鉴。

 

首先自己目前的业务核心竞争力在哪里,然后突破往哪个方向突破,我们分析下来中集集团原来做集装箱,往哪个方向突破,先集装箱装货物,然后铁盒子装人,然后又借助与原来已经在集装箱方面的核心竞争力,不断延伸,所以每一步包括后面油罐车到运输到最后的海空装备,这些都是突破方向,都经过好的深思熟虑,而不是追逐热点。

 

比如说互联网游戏互联网教育没有这方面的积累与思考,你怎么卖得好可以,这个财务效应过来,但真正这种核心竞争力,是不是可以获得?你可以外购,你可以自己培育但能否继承,自己好的业务创新指标能否复制,有很多并购时机,并购对象跟踪,这些有很多需要我们借鉴。

 

创新意识一定要有,不管你是否愿意创新,或者是否愿意拥抱互联网,但这个世界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你要顺着大势,从企业发展角度来说,你与其在一个平台里面生存,还不如在蓝海里面做一个跟随者,可能会活得比较轻松。

 

回到我们的课题,如何给上市公司和中小企业,两端如何匹配他们需求,其实我们对于行业,我们出来好几份行业监管书,实际上要深挖细分行业互联网到底特征是什么,你看我们已经有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互联网广告等,互联网整个行业里面还有其他的,包括其他延伸,我们有几个大家又特别不好理解,因为我们整个披露体系原来根植于是制造业,传统制造业,或者传统工业企业来的,所以在披露方面,缺乏能够代表投资者真正想知道投资者需求的那一部分信息,大量这些信息体现在财务报表信息,或者大量的非财务信息或者大量的业务信息,甚至有一些技术指标。

 

举一个例子,互联网公司体现竞争力的指标,大家都以这个指标相对于每个玩家提供的营业收入,还有电子商务有点击率、点击率规模,点击率和成交转换率有多少,这些都是可以体现出行业规模,行业的领先程度以及跟其他公司的区别,我们就把这些能够真正体现出里面的细节,能够传递给投资者,匹配投资者这一块多元化的需求。

 

下一步我们也逐渐推进一些行业的披露情况,包括刚才所说,我们发现光伏电池,光伏转换率,光的转换程度这个指标,机构投资者或者基金和券商的研究员特别看重,而且在行业内是特别主打一个指标,我们也会吸引进来。

 

实际上做一个事情就是做好两方的平衡,因为投资者的需求,可以多元化,投资者要求越来越多,公司总以商业秘密、商业诀窍来回避,我们要做这些要匹配两方面需求,要求上市公司披露越多,可能上市公司的商业机密被竞争对手知悉,一方面满足广大投资者的需求,但也被其他竞争者或者模仿者、追随者所知悉,本来有一些互联网企业技术领先,也就是3个月,一个季度,这个很新模式,可能就是在人家没有意识的时候,抢了三个月的先机,这个时候要求披露,可能就会影响公司成长,所以这一块原则是很难把握这个度。既要满足投资者对信息需求,但也不会伤害上市公司对这一块的利益保护,如果真正披露过多,那么损害上市公司利益,上市公司股东还是间接受到损失,这一块也要做好平衡。

 

原来电影业有几家公司我们要求说把下一年的拍摄计划列出来,当时大家对票房,因为有分成,很多投资者都不明白,比如说一个大话西游可以卖10个亿,公司是不是获得10个亿的利润?这是完全不一样,为了防止这种误解我们要求其做这样的披露,但实行下来我们也不断反思这种要求是否合理,后来发现预计下一年开机计划可能很难,也变化很大,也有可能把的计划披露出来竞争对手也有一些不利于自己的动作,所以我们也就进行了修改。我们修订了是把下一季度的计划调整一下,我们想匹配公司端和投资者端这种供应和需求,实际上这个度把握出来确实难度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