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煎饼侠”:村民卖煎饼年入几十万(科普摆摊暴富神话)

核心提示:深山农民“收入超越上海”,都因为一张煎饼……

1450685693372504.jpeg

现实版“煎饼侠”来了!卖煎饼开上豪车,沂蒙煎饼闯荡上海滩,煎饼摊年入20万,临沂平邑县郑城镇油篓村共有36栋两层别墅、四栋居民楼,而每当过年过节,村里的宝马、奔驰、玛莎拉蒂等豪车根本停不开。深山农民“收入超越上海”,都因为一张煎饼……

一个煎饼赚4块,每个月卖出1.8W个

1450685454581841.png

临沂平邑县郑城镇油篓村共有36栋两层别墅、四栋居民楼,而每当过年过节,村里的宝马、奔驰、玛莎拉蒂等豪车根本停不开。年收入20多万的家庭算一般一下情况。深山农民“收入超越上海”,都因为一张煎饼……

平邑县郑城镇油篓村这个看似平静萧瑟的深山农村,却和魔都上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村民李兴普称:“村里很多在上海买房子的,有十几户。”

2015年上海的平均房价为32555元每平米,一栋90平米的房子总价约为300万元;人均年收入约为47711元,在全国所有省市中名列第一。然而,贴着“有钱任性”标签的上海,人均年收入却只有平邑县油篓村的三分之一。

油篓村三面环山、一面临湖,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油篓村才有了第一条通往外界的柏油路,路面宽度甚至容不下两辆汽车同时会车。这个既没有工厂、矿产,又不具备任何地理优势的深山农村,是如何在短短20年的时间里,做到“收入超越上海”的呢?答案就是:煎饼

1450685515356683.jpeg

凌晨一点,躁动了一整天的上海,刚刚开始安静下来;与此同时,来自平邑县郑城镇油篓村的李兴文一家六口,准时起床、为煎饼摊开张做着例行准备。这是李兴文到上海摊煎饼的第22个年头,每天凌晨3点,李兴文和老伴都会准时出现在地铁9号线出口,烧旺炉子、支好摊位,等待第一位顾客的到来。

凌晨4点,第一批顾客出现了,李兴文将他们称为“夜间上班族”。随着太阳的升起,第二批顾客“上班族”准时出现。李兴文的摊位靠近地铁出口和公交站牌,看中的正是“上班族”这个客户群体。

方圆5公里之内,和李兴文有关的煎饼摊就有四个:往北20米,是李兴文女婿的煎饼摊;往西800米,是李兴文妹夫的摊位;3公里之外的红松路上,李兴文的儿子经营的也是煎饼摊……实际上,整个上海市区90%的煎饼摊,都来自平邑县郑城镇油篓村。(PS:上海煎饼都被你们县承包了~)

一张薄薄的煎饼,真的能挣到一年二十万吗?!

一个普通煎饼的售价为4块钱,每加一个鸡蛋或一份蔬菜,增加一块钱。做一个简单的算术题:按照每个煎饼卖5块钱、成本1块钱计算,李兴文一家三个摊位每天至少卖出600个煎饼,每月净利润为72000元,一年净利润为864000元。除去三个煎饼摊、每月1万元的租金,每年净收入约为75万元,每个摊位平均年收入25万元。这样的收入水平,且不说千里之外的平邑县,即使放在“全国平均收入最高”的上海,也不遑多让。

看看网友是怎么评价的:

1450685896966913.png


摆摊卖早点夜宵真的能一夜暴富吗?

新浪PHP程序员转行卖水果,征途游戏程序员转行卖烧饼,北京五道口西少爷肉夹馍……越来越多职场人士转行,去卖水果、烧烤摊、夜宵摊,他们真的都能月入几万,走上人生巅峰。这行的真实状况究竟如何?今天我们就根据知乎网友给的例子来窥知一二。

案例一

表哥和表嫂属于进城务工人员,一开始在大学食堂工作,后来机缘巧合进入“黑暗料理”界。由于我们关系很好,所以我比较了解他们的业务模式。

业务范围如下:1.早上卖油条,包子和粥,顺便带着茶叶蛋。2.晚上卖炒饭。

经营地点和客户:大学周边,主要客户群就是大学生们,夜里面就是卖给网吧的包夜屌丝们。

人员配备:表哥(主厨),表嫂(收钱,送外卖),姨妈(打杂)

营收情况:大致在25W左右一年。

由于属于“流动大军”,一直被城管“追缉”,后来时间长了,和地头方面混的比较熟以后,每年“上贡”2W,获得了固定摊位。(有些摊位会和一些店铺签订协议,每月交一些管理费,租用店面前的空位。)

都是家人,所以其实没有工资。

具体情况:

1.异常辛苦。一开始,家里做早市和晚市。早上四点多必须起床,因为需要蒸包子,做早市的准备。因为要炸油条,夜里必须起床发面,连续睡眠时间基本不超过4个小时。早上6点出摊,早上10点半收摊,回家以后可以睡到下午,然后还要去菜场进货,为晚上的炒饭做准备(烧饭,剁菜,洗菜)。后来实在扛不住了,就放弃了早市,改做中午和晚上两顿,但也是辛苦非常。

2.真的赚钱么?一直都有很多传言说,这些生意非常赚钱,几年买房,几年买车。我想说的是,这个行业相对于这些城市打工者收入来说,的确是赚钱的,但是赚的真是血汗钱!而且简单的把账单细分下来看,其实收入和付出也不一定能够成正比。家里这个小摊子,表哥和表嫂加上姨娘,一共三个人,划下来每个人一年的收入在8W左右。这个收入水平,在社会上来说,只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更加重要的是,这个收入很不稳定,基本年年都要看政策,说不定哪天城管大军就直接把家伙就端了。(还有一段时间传言,提供主要客源的那个大学,居然要把这个校区卖了,搬到郊区去了。)这样的生意,是很难看到前途的,最好的结局就是存一笔钱,然后盘一家店,做正经生意去,但是知易行难。所以基本就是做一天看一天的节奏。

3.隐形的付出。姨妈已经做过两次手术了,都是由于劳累过度,胆囊出了问题。由于属于进城务工人员,前几年都没有医保,身体出了问题都是自己负责。个人也没啥意识去买保险。作为一个淳朴的农村女性,她一心想帮儿子打理事业,即使手术后医生嘱咐不要过度劳累,她也还是继续每天起早贪黑的给儿子媳妇打下手,就为了省一点人工费,也不想让孩子觉得自己在白吃白住。嫂子也由于劳累过度,做了手术。表哥的衰老程度,也是基本可以用肉眼看得出来的。

4.偶尔也会有一些突发性的事件。比如和另外的炒饭摊子为了抢生意发生身体冲突。别的摊子雇佣社会闲散人士(多为老乡),打砸我们的摊子,表哥头上缝了5针。

世上什么都是有价值的,任何生意,总的来说都是等价交换的。不要只看到隔壁的农民小伙,做了生意,买房买车,其实背后他们交换了很多外人看不到的。

早市夜市这样的生意,对于本来收入就不是很高的进城务工人员来说,算是一个很好的工作。但对于受过良好教育,现拥有一份稳定收入的广大在职员工来说,也许并不是那么容易玩得转的。

做地摊的人大多来自农村,文化水平较低,在进入这个行业得到一笔财富的时候,往往会产生一种微妙的心理,希望得到周围别人的认可,这和大多数人在成功之后希望跟别人分享的心情一样。他们不会计算什么叫做隐形付出,什么叫做“闷声发大财”,很多时候他们反而会带着跟多的“小伙伴们”,进入这个行业。这种情况下,产生那样暴富的传言,也不足为奇了。

哪怕的确有“暴富”的存在,那也是人家辛苦出来的,而且起步时的基础往往不同。对于大部分摆摊的人来说,本身就没有什么钱,根本不敢雇人,也从没敢想过搞连锁。所以,那些想进入这个行业的人,请三思而行吧。

案例二

家里在三线地级市经营一个粉面早餐店,平均客单价5元,有一个小门面,但是仍然要露天经营(实际为部分设备要摆在店外,但没有侵占任何人行道等公共设施)。

1、账目流水好看,毛利率相对较高

早餐夜宵摊的经营成本相对饭店低(开店启动资金不多,相对饭店来说劳动率高,人力成本摊下来比饭店要低,同样营业额饭店可能要5个人,这里3个人可能就能达到,这是最主要的。虽然起步赚钱难,但是基本不会亏本,亏本了也船小好掉头)。单价低但是可以通过量上去,最后营业额不会很差,毛利30%—40%(用料良心),如果黑一点毛利可以更高。这个毛利率可以比得上甚至超过饭店毛利率。

2、行政类隐形支出不少

城管、环卫、街道都要那个,一年近3、4W。(澄清:支出主要指罚款而非贿赂,但是有时莫名其妙的罚款)

3、劳动强度大且时间跨度长,招工难,家庭模式居多,毛利减掉房租、人工、上面的隐形支出再除上人数,人均收入与劳动付出比例悬殊

以我家为例,日营业额约2K,毛利算40%,一个月毛利约为2.4W。一共4人,其中帮工一人月工资(包括住房福利合计)2K5,行政隐形支出算3K,房租2K,水电500剩余1.6W,家里三个人平均收入为5K/月。这个收入在当地确实不低了,但是劳动强度极高。

父母早上2点起床,下午3点才能回家,中间13个小时没有一分钟休息。清晨的准备,早高峰的高强度客流,中午以后要准备第二天需要的食材料,一年365天360天在工作岗位。(父母从业十几年,家里红白喜事婚丧嫁娶,店里没有一次在这360天歇业,他们的敬业精神我远远达不到)。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准时出门,这样5k每月的收入高吗?(因为父母已经轻车熟路了,其他店想做到这个营业额需要更多的人力,人均收入就更低了。这个行业也有二八法则,家里已经那20%了,况且没有其他社会保障或福利,详见第五点。)

4、不稳定,饭碗要看各类大爷的脸色

店子算是老字号了,客流多不得不占道经营,所以之前的隐形支出不得不出。但是在中国,哪怕是小小刚刚大学毕业的城管队员也可以对他的父亲辈的劳动人民颐指气使,呼来喝去。要你收摊你必须收,要想长久做生意,你必须对他们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环卫,街道,混混的也一样,各种理由创收、捞钱。

5、工作社会认同感低,社会保障和福利待遇几乎为零

在传统中国人眼里,政府机关、事业单位身份是一种社会地位的象征,这一行在人们眼里社会地位是不高的。同时社会基本保障和福利也是很低的。一没有企事业单位协助,二从业人员普遍文化水平较低,没有意识到福利保障这一块或者不知道办理门路。三政府福利保障不到位或者暂时没有照顾到,五险一金对于大部分从业者只存在新闻里和事企业单位的嘴巴里。

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买房?养老?看病?只有靠拼年龄体力,现在多赚一点是一点,才能有或许足够的钱为自己支付将来的病痛、养老等开支。而恰恰从事这类工作的人群是慢性病的高发人群,以父母为例,父亲有胃病母亲脊椎已经变形,而这不是个例!一场大病可能就能摧毁一个家庭,影响经营。(像夫妻店,一方大病,另一方一个人往往很难再把店子经营下去,这样就断了经济来源,往往是到最后多年的经营血本无归。如果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往往更加困难。)

6、资本的大潮也影响到这一行

这个行业慢慢也有资本进入的迹象,但我说的不是成百上千万的资本。有一些有前瞻的老板能够意识到要转型(KFC就是他们的目标,但往往只看到其门店干净整洁的优点,看不到或者做不到其客户管理、产品质量控制(对于中餐来说,标准生产流程的建立是很难的,往往靠经验和口耳相传)、产业链管理等优点),但是苦于几十万的资金压力,举步维艰。

而有资本的有人脉的店家,连锁店可以慢慢铺开,慢慢开始做品牌,客单价可以提高,工作流程可以规范起来,虽然毛利不高,至少也是可持续发展了。仍以我家为例,就目前的地产、人力资源支出的情况看,要做个现在各地都有的KFC式的中式早餐店(如蒸功夫?仅就店面装潢,不含其他方面),在当地启动资金约为30W,钱不多,但是对于我家这样的来说,确实是一笔很大的开支,风险不可谓不大。且客单价难以提高太多以应对租金人工等成本,最后要么亏本,要么转型失败。

7、行业竞争日趋激烈

新的国家领导班子上台以来,各项遏制公款吃喝的举措算得上是雷厉风行,连小小的早餐店都有那点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意味了。整个餐饮行业(其实不仅仅是高端餐饮)都受到一定冲击。一些饭店老板开始关注这块以前不被看重的市场,准备或者已经转型到这一块来。他们有资本,有管理经验,有团队,能够吸引一些综合要求高的顾客。这也从侧面看出小店转型哪怕成功,面临的竞争也将不小。

总结:在中国,做实业难,哪怕经营一个小成本的餐馆都不是易事。在这一行,想靠着手艺和良心赚点钱,往往需要你付出不成比例的代价。在这一行,若想赚快钱,必需要有精明的头脑乃至要强大的资本。

(文章整合自:每日经济新闻、中国新闻网、知乎)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