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海公司大起底:“超级炸弹”背后的“黑洞”

核心提示:2015年8月12日晚11时30分许,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发生剧烈爆炸。一声巨响,让瑞海公司进入万劫不复的火海,也让这座城市失去往日的安宁。

20158121130分许,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发生剧烈爆炸。一声巨响,让瑞海公司进入万劫不复的火海,也让这座城市失去往日的安宁。

截至19日上午9时,共发现遇难者114人,已确认身份101人,目前共有住院治疗人员677人,其中危重症伤员56人,伤亡惨重,令世人震惊。

惊天大爆炸是如何发生的?涉事的瑞海公司如何获得相关部门的许可和认证?爆炸前的瑞海公司存在哪些漏洞和问题?危化品仓库离居民区多远才能真正保证我们的安全?

瑞海高管回忆事发现场

疑集装罐起火引爆硝酸铵

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经济参考报》记者见到瑞海公司分管操作部的副总经理曹海军,12日爆炸当晚,他正在瑞海公司二楼的办公室休息,其办公室离起火点只有100多米。

据曹海军回忆,他被一声不算太大的爆炸声震醒,赶紧打开窗户往外看,发现运抵区西南角已经着火了。正在四楼的吊车司机王永刚打电话报告曹海军,说运抵区有个箱子炸了。

曹海军跑到楼下,看到公司总经理只峰、安保部副总经理李金明等十来个人正在现场,只峰告诉他已经报警了。“过了大概三四分钟,我看见四辆消防车赶到现场。”曹海军说。

曹海军回忆说,消防队开进来之后,问我什么着火了。我当时在火光的映射下,看到堆五类危化品地方的集装箱着了,也就是硝酸盐类着火。当时大火照得很清楚,是5.1类的硝酸钾。“当时在起火的位置,大约有二三十个硝酸盐类的箱子,每个箱子二十吨。硝酸铵有10来个集装箱,硝酸钾和硝酸钙的集装箱各有七八个。”曹海军说。

曹海军说,危险化学品共有九类,瑞海没有一类和七类,一类是爆炸品,七类是放射品。四类危化品遇水就炸,五类危化品遇水不会爆炸,五类和四类相隔有10多米。当时起火那个位置是五类,没有电石。“硝酸盐类溶于水,不易着火,除非有强烈的震动或者高温才会爆炸。如果是硝酸盐类着火,现场的消防员用水灭火是合适的。”曹海军说。

曹海军在火势变大后被消防队通知撤离,在撤到离起火点200左右的一个路口五六分钟后,现场发生剧烈爆炸。曹海军说,“我被爆炸冲击波推出四五米,摔在一处草坪上。当时耳朵已经听不见了,但脑子还很清醒。我爬起来赶紧跑,跑了100多米后,发现一个被炸飞的集装箱,就躲在集装箱里。我在集装箱里躲了十来分钟,看到天上不停掉东西。随后我和碰到的同事继续往远处跑,一直跑了将近两公里才停下来。当时没发现自己受伤了。”

曹海军随后被送往医院,紧接着被警方控制。随后的两天,他一直在现场协助救援。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究竟为什么会发生爆炸。大家都说氰化钠的事,其实氰化钠不爆炸也不燃烧。”曹海军说,“当时从我的角度看不到硝酸钾旁边是什么,现在也找不到当时存货的记录和现场录像,但那个地方习惯性放冷藏罐和冷藏箱。我怀疑是旁边有冷藏罐泄漏起火,引爆了五类区的硝酸铵。硝酸铵遇火就是能量巨大的炸药,国外进硝酸铵都是炸矿山的。当时现场有强烈的震动和高温,而硝酸铵遇到震动和高温很容易爆炸。”

曹海军说,“在瑞海我们比较谨慎,自己装箱,每次都要照相、验货,才倒进运抵区。运抵这块唯一我们不把控的就是送来的冷藏罐,那些罐子都是厂家装好直接运来的。以前也出现过冷藏罐皮条不紧,导致泄漏的情况。如果出现泄漏,我们都会要求厂家运回。”

假借亲友注册公司

“隐形股东”暗中操控

一场惊天爆炸,使瑞海公司的股东结构和高管层的真实背景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公开资料显示,瑞海国际以经营危险化学品集装箱拆箱、装箱、中转运输、货物申报、运抵配送及仓储服务等业务为主,年货运吞吐量100万吨,年营业收入达3000万元以上。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瑞海公司于20121128注册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人民币,股东为李亮、舒铮,法定代表人为李亮。2015129,瑞海公司增加注册资本至1亿元人民币,同时法定代表人由李亮变更为只峰。

爆炸发生后,瑞海公司法人代表兼总经理只峰首先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各种传言首先在他身上集中爆发。

15日下午,记者在泰达医院住院部见到了呈昏迷状态的只峰,他在12日的爆炸中受伤,此时已被警方控制。其妻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只峰和自己都是工薪阶层,只峰并非瑞海公司实际控制人,只负责公司日常管理,没有股权,“真正的老板一个叫于学伟,一个姓董。”

17日下午,记者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见到被警方控制的李亮,此前有传言称其有高官背景。李亮告诉记者,他是普通家庭出身,父亲为天津市东丽区老干部局科员,自己没有任何高层背景。李亮说,瑞海公司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名叫于学伟,是自己的表姐夫,瑞海公司注册时以自己名字注册,55%的股份为自己替于学伟代持,不参与公司经营。

李亮表示,自己是天津市山川国际贸易公司的员工,负责海运询价。山川国贸的法定代表人叫柳桂英,但柳也是替人代持股份。公司真正的控制人叫尹鸿雁,是自己的表姐、于学伟的妻子。山川国贸和瑞海国际有一定的业务往来。李亮表示,瑞海物流的占股45%的股东舒铮也是替人代持股份,真正的股东叫董社轩,是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长之子。

在看守所,记者见到33岁的董社轩。董社轩表示,自己是瑞海公司副董事长,在瑞海公司占股45%,其股份由高中同学舒铮代持。他表示,之所以找人代持股份,是因为其父是原天津港公安局局长董培军(已于20148月去世),注册时其父正接受组织调查。

董社轩表示,公司成立后,自己先后投资了约1000万元。自己虽然是公司真正的二股东,但并不负责任何具体事务,至今也没有过分红。此说法亦获得其他被访者的佐证。

817下午,记者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见到已被天津警方控制的于学伟。

于学伟表示,自己是天津人,1974年出生,从20145月开始任瑞海公司董事长,是瑞海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拥有公司55%股份,由妻子尹鸿雁的表弟李亮为自己代持。

于学伟表示,自己1994年毕业后进入中化工作,20129月从中化集团天津分公司离职。离职前任中化集团天津分公司副总经理,对危化品仓储相关的业务非常熟悉,掌握中化集团天津分公司的几乎所有客户资源。

一个有业务资源,一个有“官方背景”,于学伟和董社轩一拍即合。20121128,瑞海公司注册成立,他和董社轩分别找亲戚李亮和同学舒铮代持股份。公司成立后,他从中化集团天津分公司挖来大量人员,瑞海公司的主要管理层:总经理只峰、主管操作部的副总经理曹海军、主管业务部的副总经理刘振国均曾就职于中化集团天津分公司。

于学伟和董社轩说,瑞海公司成立后,管理层对于行业情况非常熟悉,很快步入正轨。瑞海公司服务好,在业内有很好的口碑,许多客户宁愿多花钱也在瑞海公司做危化品仓储。

“瑞海公司的客户基本都是原来中化的客户,瑞海公司发展起来后,分流中化大量的客源,对中化滨海物流公司形成非常强大的竞争。”于学伟说。

消防、规划、环评、安评

层层突破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瑞海公司成立初期的经营许可项目明确表明“危化品除外”。201458,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发生变更,表明瑞海公司已获得危化品经营资质。

记者采访发现,在201458以前,瑞海公司已陆续获得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队出具的意见书,并通过了相关部门的规划审批、安全评价、环境评估。

——消防支队称“消防设计审核合格”

记者采访了解到,瑞海公司之前只有普通物流仓库,它的两个危化品仓库是2013年申请新建的,包括一个面积为700平方米的甲类仓库和一个面积为200平方米丙类仓库,甲类仓库中可以存放的危险品危险级别最高。在瑞海公司2013年申请新建危化品仓库时,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队出具的意见书显示,“该工程的消防设计审核合格”。

回忆起办消防鉴定的过程,董社轩说,“我的关系主要在公安、消防方面,于学伟的关系主要在安监、港口管理局、海关、海事、环保方面。公司成立时,我去找的天津港公安消防支队负责人,说想做危化品仓储。当时我把天津市化工设计院设计的改造方案这些材料都拿了过去,很快消防鉴定就办下来了。”

——规划部门:相关规划并不违规

天津市滨海新区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副局长朱立明说,瑞海公司建设两个危化品仓库符合规划审批依据,拿到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关于安全距离,我们审批前参考了消防部门出具的建设工程消防设计审核意见书。”朱立明说。

——环境评价:风险可控,具备环境可行性

瑞海公司的环评是否通过?记者获得的一份20131210天津市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的环评报告显示,瑞海公司租用另一家公司的堆场,拟把物流堆场改造成为一个集装箱堆场。项目建成后危险品货物年周转量2万吨左右,非危险品货物周转量5吨左右。该报告认为,“经生产过程潜在危险性识别,本项目存在重大危险源”,“该项目建设内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选址符合地区总体发展规划。施工期对环境的影响较小,运营期主要是环境风险问题,发生泄漏及燃烧爆炸事故后,在有效落实应急预案,落实报告书提出的各项环保治理措施和加强环境管理的条件下,本项目建设具备环境可行性。”

——安全评价:取得全国甲级安全评价机构安全条件审查报告

按照《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国家对危险化学品经营实行许可制度。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危险化学品。新建、改建、扩建储存、装卸危险化学品的港口建设项目,由港口行政管理部门按照国务院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的规定进行安全条件审查。

据天津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高怀友介绍,瑞海公司取得了全国甲级安全评价机构——天津市中滨海盛安全评价监测有限公司的安全条件审查报告后,相关主管部门即根据安评结果,对现场及结论进行审查,符合相关规定。记者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2013925,天津市交通港口管理局相关批复认为:该工程安全预评价报告和安全条件论证报告基本符合国家和交通运输部有关编制规定,根据专家组意见,同意备案。

资质曾有“空白期”

安评、环评报告疑点重重

记者调查发现,瑞海公司表面合规的背后其实问题重重。

——危化品经营资质曾有半年以上的空白期

根据记者掌握的瑞海物流工商登记基本情况表得知,该公司拥有交通部门批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经营许可证(津)港经证(ZC54303)号。依照港口法,取得港口经营许可证,即可经营危险化学品相关业务。

记者调查发现,20144月,瑞海公司才首次获得天津市交通部门批复的危化品经营资质,有效期至20141016。而该公司正式获得港口经营许可证是在20156月,也就是说,从201410月至20156月的8个月中,该公司没有经营危化品的资质。

于学伟说,公司此前拿到了经营危化品的试运营资质,到201410月份到期。公司经营危化品的正式资质是在20156月拿到的,此前大概有半年多的时间没有拿到交委的资质,期间公司危化品业务正常进行没受到影响。于学伟说,“当时试运营资质到期后,公司没有办延期。一方面觉得正式资质很快就会批下来,另一方面觉得很多其他公司都没办延期,有的拖的时间比半年更长也没人管,就没当回事儿。”

——安评报告换了家安评公司才办下来,至今尚未公开

按照国家安监部门2001年出台的《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550平方米以上的大中型危险化学品仓库选址应与周围公共建筑物、交通干线(公路、铁路、水路)、工矿企业等距离至少保持1000。记者实地脚步测量发现,万科清水港湾小区与该仓库直线最近距离约为560,而该仓库与轻轨东海路站距离也仅约630

明显不足1000如何拿到了安评报告?董社轩表示,“当时做安评时,第一家安评公司说距离居民楼太近,不符合规定,安评做不下来。后来于学伟说别管了,他来弄,后来又换了家安评公司,结果就弄下来了。”不过于学伟却表示,安评的事并不是他具体操办。

目前,瑞海公司危化品仓库的安评报告一直未向社会公开。天津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高怀友15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港口企业的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许可是由交通运输部门发放的,是否需要公开企业的安全评价报告,过去并没有强制性要求,现在在不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的情况下,可部分公开安评报告。

记者联系天津市安监局办公室工作人员杨琳琳,她说:“根据相关法律,安评报告在市交通运输委备案,不需在安监局备案,我们不掌握,何时公布你可以问一下市交委。”

记者联系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原天津市交港局),得到的答复是“所有文件都不允许单独提供,国务院调查组已经开始调查,不方便接受采访”。

——环评报告称130份调查表“没有反对意见”

记者调查发现,瑞海公司的环评民意调查真实性存疑。记者获得的瑞海公司环评报告显示,环评期间共向周边企业及居民发放130份调查表,回收有效调查表128份,“基本支持和赞同该项目的建设,没有反对意见。”

在记者多日采访中,大量居民表示,根本就不知道周边这么近的距离就有危化品仓库。爆炸发生后,很多居民因为刚刚获悉小区距离危化品仓库如此之近,而纷纷表达不满。

住在海港城的杜女士表示,她没有接受过这项调查,也不知道有这个仓库,如果知道了一定不会同意这份环评报告。对距离的安全性感到不安的还有周边的机构和企业,在距离爆炸1公里左右一处办公楼办公的孙先生说,不知道这里有一个危化品仓库,如果知道肯定不会租用这里的办公楼。

万科海港城是此次距离爆炸点最近的小区。万科的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公司20104月获取土地,“当时周边为普通物流仓库,之后我们并未获悉它改造为危险品仓库的情况。”

还有多少“炸弹”亟待拆除守住安全距离底线

爆炸发生之后,最被大众质疑的问题,莫过于危险化学品仓库为何与居民区如此之近。

记者采访发现,按照国家安监部门《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的规定,瑞海公司与居民区及公路、地铁站的距离显然不符合1000的国家标准。

天津市滨海新区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总规划师朱立明说,在企业建设前,它的规划审批、安全评价、环境评估都是同时进行的,互相并不作为参考依据。瑞海公司的安全距离只是符合规划部门的管理规定,而《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是安监部门对企业经营的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经营中的安全方面不是我们主管,规划审批是在经营之前,1000的规定不约束我们。

天津市滨海新区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局长霍兵认为,此次爆炸还是有很多问题值得反思。安评、环评应该前置,作为国土规划部门规划审批的参考。

有专家提出,从这次爆炸强度和后果看,1000的安全距离同样值得反思。即使保证1000的“安全距离”就能保证居民的“安全”吗?记者在位于起火爆炸点以外两三公里的地方走访了解到,很多小区的玻璃都被爆炸震碎,也有居民受伤。

专家认为,应从根本上合理规划,杜绝工业区和居住区过近的问题,在工业区尤其是化工业与居住区之间划出足够的安全距离。在各地“化工围城”的今天,应加强整个审批链条相关部门的协调,合理规划,进一步规范安全距离,通过更加合理的安全距离保障居民安全。

最值得关注的是,还有多少瑞海这样的“炸弹”亟待拆除。